杂拍与杂写

当所有的大炮土炮窝心炮在春哥(谁是春哥?)指挥下,一起射向google的时候,在我所游弋的网络小圈中,弥漫着一股悲哀与孤愤的气息。可是今天的世界跟昨天比并没有什么两样,皮鞭甩在空中,与皮鞭落在屁股上,对毛驴来说,虽然有隐痛和很痛的区别,但对于它与赶车人的关系来说,却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nEO_IMG_spider-man-1518

下午,往窗外一看,只见一个被称为“蜘蛛人”的大楼清洗工正在工作。跟他们面临的艰辛与危险相比,我们上不了google的那点烦恼可以约等于零。

nEO_IMG_west-sky-1567

黄昏的天空开满了奇异的云朵,仿佛天人感应一样。不过春哥的威力还不足以带来世界的末日,这不过是把古老的游戏又玩一次。从反右,到清除精神污染,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到清洗google,一脉相承,毫无新意。

无人点燃天边的晚霞,千年的冰雪也不会融化。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的生活愉悦起来,多思考,多表达,多聚首,多交流,有茶畅聊,无酒亦欢,一句话,要活得比他们好,要活得比春哥长,因为他们虽强犹惧,虽生犹死!

1200-liuguilan-1627

补充一下,还是由我来宣布吧,近来老高非常开怀,因为他的宝贝女儿高陀陀在刚刚结束的中考中,以高出录取分数线12分的好成绩,一举考上了杭州高级中学(相当于北京的北师大附中、上海的交大附中、厦门的双十中学),而这一成绩是通过近40天的冲刺取得的,在40天之前,小姑娘沉迷于各式各样的网络文学,令老高非常焦虑。事实证明,虎父无猫女,革命自有后来人。当高陀陀提着苏格来带回来的威士忌看望她的王叔叔的时候,一个崭新的时代总算来临了。让我们活在盼望里。

964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Tags: ,

4 Responses to “杂拍与杂写”

  1. 谁谁谁 says:

    从和菜头那里看到你引用他文字的链接。我前面的留言被他block了。

    我看到了他一方面留下李宇春的视频链接,一方面又自欺欺人地说这与李宇春无关,在这些所谓的“无关”文字中见到“菊爆”或“菊花开啤酒”之类的文字,我想很多女性都会感到生理上的不适。

    我一直认为,男性风度和道德的底线至少应该在这之上,就是,不对并非从事性服务工作的普通女性用这样猥琐的语气谈论性行为或人体器官。

    人生充满失望。在别的时候歌颂正义、公平和善良的,在此时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猥琐男。

  2. fone says:

    春哥会成为新信仰的
    40天能冲刺,很佩服

  3. yediana says:

    凭佘么是双十~

  4. 小象 says:

    “跟他们面临的艰辛与危险相比,我们上不了google的那点烦恼可以约等于零”;“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的生活愉悦起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