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毒心凶

前几天接连遇到两件小事。

一天晚上打车绕西湖去接人,出租司机是个老杭州。一开始就用极其自豪的口气夸奖杭州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这也没什么。我想这人最远送客到萧山,没见过市面也是正常。忽然,他恶狠狠地诅咒起来:“你看看大街上这么多人,都跑到杭州来了。依我看,应该枪毙一半。大家抽签,抽到的,都去死。”后来,他大度地说:“连我也参加抽签。抽到谁,谁去死。这样杭州就清净了。”

前天中午,走在运河边的小桥旁。看到一个农民在卖甲鱼或者乌龟。正上桥之际,一个陌生的胖乎乎的男人,从我身边走过。嘴里唠叨:“自己抓了乌龟,还劝我买了放生,良心都不知道哪儿去了。”见我们看了他一眼。他一下子更来劲了,肚子像个被踩了一脚的蟾蜍。“这个卖乌龟的就是该死。我看明天他一上街,就会被汽车撞死。会得胰腺癌、白血病……”他把能知道的绝症都说了一遍。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性,表面上似乎热爱大自然,珍爱周围的环境,然而,对同类却内心怨毒,并常常把这种凶狠发泄比自己更弱势的一方。

就在昨天,福建南安,一个二十多年前我到过的闽南小县南平,发生了恶性杀童事件。一个40多岁的男子,在小学门口持刀乱砍,已经有8名儿童殒命。虽然不清楚此人作案的动机,但我知道,我遇到的那两个人一样,他的心里一定含着愤怒的毒。

1,517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Tags: , ,

18 Responses to “人毒心凶”

  1. 俺们汉族人是不是遭了魔咒了吧
    咋变地那么有魔有样了呢

  2. ringring says:

    王老师您好,我是长春《杂文选刊》的编辑,我刊转载了您的这篇作品,请您告知通信地址,以奉寄稿酬和样刊。即颂 撰祺
    电话:0431-85331331

  3. 谁谁 says:

    因为你多看了他一眼,所以他会更来劲,后面那些诅咒的话只是为了对得起你的青睐。就像小孩子为了博得大人的重视胡搅蛮缠一样,虽然这力道用错了地方,但也不必上升到××高度。会这么说的人,往往不会这么做,让他再说一遍,他也说不出同样的话语。

  4. 月初光辉 says:

    回复内容见我的博客。

  5. Sarah says:

    谢谢marsegg还有郑渊洁,原来又是房子惹的祸……不过好像一般医生都买得起房的,除非那些不收红包、不靠开药拿提成的,还有就是乡村医生吧。
    人要是到42岁还因为买不起房而结不了婚的话,是有可能疯癫的。

  6. 厨娘 says:

    这些天在外流浪碰到不同种族的人,俺们一直在想:
    俺们汉族人是不是遭了魔咒了吧
    咋变地那么有魔有样了呢

  7. ruru says:

    纠正下:南平是在福建北部,不是佩妈说的“一个二十多年前我到过的闽南小县南平”

  8. 旧梦重拾 says:

    老罗说“每天在杀人与忍住不杀之间徘徊”,我觉得这是现在大部分人内心的真实感受。

  9. 小布头 says:

    厕所出了小问题没法冲水,于是封门撒香水,日积月累,终于矢尿横流,盖不住了!

  10. 已是良人 says:

    战栗地活着! 上帝保佑吧!

  11. 风子 says:

    扭曲

  12. Num0 says:

    这年头,谁没动过砍人的念头啊……只是没几个真的敢去做罢了

  13. marsegg says:

    外科主治医生郑民生,医术高明,有“一刀”之美誉。其手中的刀挽救过不少人的生命。据说因无力购房,恋爱十余次均告败,42岁仍单身。昨天,郑医生在福建南平实验小学门外于55秒之内用刀刺死8位孩子。不要说他精神有问题,个人的精神问题大都传染自国家的精神问题。是什么使得同样一只手从救人到杀人?

    今天郑渊洁的微博写的。

  14. 北极熊 says:

    邪恶的的念头有不得O_O

  15. 黑白 says:

    都是党的教育的结果。

  16. evilz says:

    规则,我就是想强调一下规则的重要性。制度、法律、习俗、道德等等都是社会规则的一部分,社会规则由群体创造,用于约束个体。政府就是最大的规则维护者,这也是它存在的意义。当我们看到这类恶性事件时,就已经能够知道规则在变质、在失效。规则的缺失会导致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降低,社会均衡能力降低,个体的差异增大。扭曲的社会创造扭曲的个体。

  17. o says:

    这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18. jsk says:

    哎,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