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宫廷剧

在农村,电视里的宫廷大戏也会在现实中上演。

村支书,看上去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官,但对于一千多人的村子来说,他拥有审批宅基地、代表村民对外签约、以及获得人们的普遍尊重等种种权力与好处,所以,一直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岗位。虽说村一级支部书记都乡镇党委任命的,实际操作上,乡镇对权力分配的更多地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政策,直到出现丑闻或纷争,才插手干预。

说起支书,村里人最敬佩的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任职的老书记,以雷厉风行和一身正气而闻名。村里谁家盖房宅基地偷偷越一下界,他会连夜命人把垒起的墙给拆掉。在他的治下,村里没有一条胡同的路是坑坑洼洼的。父亲也是他改变的。

1966年,文革开始,毛泽东取消了高考,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通过了《纪要》,废除高考,高校招生要按照“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父亲高中毕业,尽管学习成绩一直第一,但因为出身中农,没有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的资格,只好在家务农。当时村里小学有一个当民办教师的机会,不用干农活也可以记工分,并且还跟文化搭边,是一个十分抢手的岗位。跟我父亲竞争的有大队主任的儿子、大队会计的弟弟。

那年初春,发生了一件事。村里准备浇地,水泵的泵头掉进了池塘里,当时春寒料峭,水里还结着冰碴子,一群精壮劳力都围着池塘,七嘴八舌,一筹莫展。此时,就见我父亲,扑通一下跳进冰水,把泵头给捞了上来。

大队里开会决定民办教师人选的那一天,老书记开口了。”咱们先不说文化水平怎么样,教书育人,思想品质得过硬吧。你们都看到了,泵头掉到水里,全村老少爷们都站在那里不动窝,只有他一个人跳了下去。这样的人不当老师,谁当?“其他几个人觉得说得在理,也就附议通过。自此,我父亲成为了民办教师,直到1984年获得了考取公办教师的机会,从此命运为之改变。

老书记之后,村里又换了好几茬支书,没有一个比他更强势。这不光是能力问题,而是农村的社会环境变了。经济实力和宗族势力作用越来越大,仅靠上级授权就可以铁腕管理农村的时代终结了。

去春节回家,才知道村里又换届了,新上任的书记的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铁军。大年初一拜年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他,在早晨初升的霞光里,只见他穿着呢子大衣,双手叉腰,挥斥方遒,意气风发。

今年,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铁军下台了。

原来,村里还有一个副支部书记,一直觊觎铁军的位子。村中有一个中年妇女,容貌年龄不详,夜里约铁军到家中过夜。铁军就去了,在被窝里被中年妇女的丈夫和几个帮闲擒获,打了个半死。又报了警,抓到了派出所。也不知道铁军怎么说的,结果就是,他赔偿了中年妇女5万元,才被放出来。支书的位子也坐不成了,副书记顺利扶正,而那个中年妇女成了村里的妇女主任。

有知情者透露,副书记跟中年妇女早已有染,铁军是被他俩联手做局给害了。不过苍蝇不盯无缝的蛋,铁军自己也有问题。村民说,他老实幼稚,望之不似人君。村里发生孙子打死爷爷的事件,他作为一村之主,不为事主守秘,在大街上讲疯了。

不过这事还不算完。铁军的老婆,不但原谅了丈夫的出轨,而且跑到村委办公室把中年妇女打了一顿。预计这场斗争还不会轻易结束,因为铁军有兄弟五个,在村子里跟谁斗都不会吃亏。

乡村发生的夺权斗争,有时不亚于故宫以西、后海以南的地方。我听说有一个村的支书,因为健康原因准备退位,为了防止侄子夺取自己的位子,他想出一个办法,让侄子的只有20岁的儿子接班,这样,自己就可以垂帘听政。不过,这个动议被镇上给否定了,把一个村交给一个20岁的小伙子,这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放心的。最终,还是他的侄子当上了支书。

有一年跟村里的长辈喝酒,他们认为,如果村里自由选举,上台的也肯定是兄弟众多的泥腿子。村一级的权力斗争,最终拼的是谁的荷包更鼓、拳头更硬。

949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Tags: , , ,

11 Responses to “乡村宫廷剧”

  1. 子鱼 says:

    胡适说过类似的话,人们刚刚开始获得选举权的时候,可能都会用选票换钱,但毕竟有了选举的权力,久而久之,他们会知道用选票换来的钱是得不偿失,会真正选出代表自己的人。只要有一个好的制度,真正的变化才会发生,即使不是在短时间内发生。

  2. 东方九木 says:

    拼荷包拼拳头只不过是农村人还没形成讲道理的习惯,美国最开始的总统大选也是什么情况都有,这并不能说明自由选举不能用。

  3. 乡村也是中国社会的缩影。

  4. vellamo says:

    是的,大学生村官表示符合事实

  5. mengfu says:

    博主说的没错。不少地方农村都这样。
    就以一些地级市区内外的村落而言,村长、村支书产生,都是拿钱砸出来的,买村民选票,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这就是现实。

    乌坎说明,各个地方差异很大,发展不均衡。
    即便乌坎,是由于强大外部力量催化、迫使自身改变所致。而并非村民真的具备了现代社会民主、法治的精神因子。那位封疆大吏说得没错,“并没有创新,只不过把……落到了实处。”

  6. 轻风拂琴 says:

    由此文想起我的父亲。也是中学毕业未能深造的父亲,在村会计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后来给年轻人腾位置,才退了下来。有几年,每次选举他都是得票第一,很多人撺掇他当村支书,但父亲头脑冷静,一直没曾想过取代老支书。

  7. 阿达 says:

    “如果村里自由选举,上台的也肯定是兄弟众多的泥腿子。村一级的权力斗争,最终拼的是谁的荷包更鼓、拳头更硬。”

    这才是扯淡。乌坎之事近在眼前,假装看不见?

  8. 野草博客 says:

    这说明光有选票也不行,还得有成熟的法制环境?

  9. 小明可爱多 say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10. fux says:

    看来在哪都一样。。。。

  11. kun says:

    微瑕一处,是故宫以西,后海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