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预测落空了吗?

最近在精读《共产党宣言》 ,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马克思的一些预测是准的,比如全球化;而另一些预测,比如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劳动阶层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论断,却没能实现呢?

我在《未来简史》 这本书中找到了一个答案。

《未来简史》是《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作,作者写道:

马克思在19世纪中叶,预测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冲突将会加剧,而后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他非常确定地说,革命将首先在工业革命蓬勃兴起的国家点燃,然后,漫延到其它地区。

但是马克思忘记了一件事:资本家自己也读书。在看到马克思的预测逐步成为现实,革命之火熊熊点燃的时候,资本家开始警觉起来,他们也开始使用马克思的方法,来分析形式,制定对策。比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被克林顿有样学样,并在1992年总统大选的时,变成一句口号:

It’s the economy, stupid. (傻瓜,根子在经济。)

即便是马克思,也不可能总结得更好。

当人们采纳马克思的判断的时候,就随之改变了自己的行为。

从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开始,资本家开始克制自己的贪婪,逐步改善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因此,马克思“无产阶级贫困化”的预测落空了。同时,资本家及其代言人,让工人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又灌输给他们民族主义思想,这样,工党在各国的选举中取得胜利,工人的政治参与欲得到满足,社会有了减压阀,资本家也就高枕无忧了。

这让我想起一张传说中的大学考卷上的答案。

问: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方式是什么?

答:提高工人待遇,缩短劳动时间。

真是鞭辟入里。

《未来简史》 的作者称这是“知识的悖论”,我觉得确切地讲,应该叫“预测的悖论”。

如果预测是准的,那么相关各方就会改变自己的行为,使预测变得不准。

人的预言,难逃悖论,要想预测准,除非不是人。我想起一个古代波斯的传说。

有一个大户人家的仆人,早晨到集市上去,看见人群之中,死神在冲着自己笑。他吓得魂飞魄散,跑回家中,央告主人,借给他一匹马。主人问他去哪里,他说要到大马士革,现在出发,掌灯十分就可以到了。主人看他求得恳切,就答应了。仆人骑马飞驰而去。

中午,主人到大街上,看到了死神,就问他。

你为什么要吓唬我的仆人,在本城取走他的性命?

死神诧异地说:

我没有吓唬他,也没有准备在本城取他的命。

我今晚跟他在大马士革见面。

但是,马克思就是马克思,他为自己的预言留了一个后门。

请看《共产党宣言》 正文第一段: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
贵族和平民、
领主和农奴、
行会师傅和帮工,
一句话,
压迫者和被压迫 者,
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
进行不断的、
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
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请注意这句话最后一行

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马克思没有说,无产阶级一定取得胜利,也没说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的社会制度一定会来临。他还指出一个可能性:资本主义灭亡了,但它对立的阶级也灭亡。

《共产党宣言》的卓越之处在于,它是一份设想到失败的文献。它希望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将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可是,我们已经看到,它没有排除另一种选择:“同归于尽”。

原来马克思跟资本主义晚上约会在大马士革。

7,920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