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 Category

你们的城市

Thursday, September 30th, 2010

跟廊坊来的客人聊天得知,河北移动欢迎你,绝对不是笑话。北京人已到廊坊买房,把当地房价推高到8000到10000元。已超过石家庄的水平。廊坊是著名女诗人赵丽华的故乡。可以推想赵老师的新作:
一个
北京人
两个
北京人
可能
还有
更多的
北京人

吃饭遇到一个有钱人,在杭州钱塘江边上买了一套大房子。最近正在大搞装修,把保姆房改成厨房,厨房改餐厅。问他为什么这么折腾。他说,保姆房20多平米,要100多万,给保姆住太可惜了。

闹市区,马路上,一辆人力三轮车载着一小撮家具和两个姑娘。姑娘都穿着短裤,一左一右面朝后坐着。她们长得不丑也不漂亮,打扮不妖艳也不朴实,表情不快乐也不肃杀。她们在这个城市内的寄居者,从一个出租屋迁往下一个临时住所。

偶尔去了一下采访,发现陈年大蒜10元一斤;一只一斤多的活鸡,31元;一半是水的青菜1.8元,大葱也要6元一斤,只有豆腐1.5元/块,还算便宜。做了一顿饭,光原料就花了50元。

姑娘不会开车,刚从丽江自驾游归来,满面春色地讲,她这一去就是半个月,只花了不到500元钱。他听着,心里默默地说:旅游是个花钱的活,不花自己的钱,就花别人的钱。这个姑娘,不过是填补了“猎艳自驾游”这个细分市场而已。

旅游已经变成一种城市病。没钱,又想旅游,这是一对矛盾。精明的商人抓住这种心理,造一些噱头。什么“世界上最美的工作”,不过就是做一个孤独的海边垃圾清扫员而已。还有什么“专业试睡师”海选,招聘五星级宾馆试睡员,不过是哄骗那些出门连如家快捷都住不起的年轻人罢了。

车过昆山,窗外电闪雷鸣,雨水肆虐,火蛇游动。在车厢看出去,火车就像飞驰在海底。

行行复行行。

6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与老婆有关

Tuesday, September 28th, 2010

做早饭把手烫了一下,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吃,无法让老婆内疚。白受伤了。

老婆在必胜客,看到店员正在跟老外顾客解释,皮萨要等15分钟。由于中国人发fifteen和fifty两个音容易混,双方僵持在那里,来来回回说不明白。老婆看不过去了,对着老外,伸出一只手,翻了两下说:five,five,five。困局顿解。

老婆搬办公室,找了两个IT技术人员帮忙。出门的时候,行政问出门单怎么写。老婆说:“就写,电脑一台,杂物两箱,废物三个,好了。”

老婆在地铁上,看到一东北彪悍女人,跟另外一弱女子吵架。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还要拉着弱女下车单挑。满车无人敢出声。老婆忍无可忍,说:「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不是你们东北那疙瘩。」彪悍女怒目回头:「你说谁?」此时车上有正义群众说:「就说你!」骂人者灰溜溜下车了。

跟老婆进了一天摄影棚,我累得睡在沙发上。老婆倒是自始至终保持了高昂士气,最后选出200幅,才刻盘走人

第一次吵架。老婆买车票,把起点和终点搞混了,我早晨发现后,得理不饶人地说了她。去火车站的路上,她掏钱让我去重新买票。我说:“掏钱也不能减轻你的负罪感。”于是,她哭了。送完她回来,心里空落落的。我这种埋怨对方的心理真的很变态。以后改。

我和老婆这几天逛街一个永恒的话题是骂国内服装商家变态,一件意大利注册、柯桥加工的衬衫,标价2400,真以为自己是Paul Smith啊。在这样的骂声中,潜移默化地培养了老婆的理性消费意识。

很多人婚后冷落了哥们,但我不会。朋友夜里叫我去吃酒,我愉快地答应。老婆说在家没事干,我就给她布置了一道数学题。试证明x的n(n>2)次方+y的n次方=z的n次方,没有整数解。夜里1点半,我吃酒回来,发现老婆还在那里算啊算……

作为老婆家属参加她的同学聚会。酒店里恰好有个保险公司在做客户答谢活动。主持人说:“我们董事长会见胡锦涛都坐着,因为他下肢瘫痪了。我们董事长是幸运的,因为跟他一起出车祸的人都死了。我们董事长有毛多钞票,但是多少钱也买不回他的健康。”我跟老婆当场笑疯了。

跟老婆比赛做数学题,我说,时隔多年,我还可以把勾股定理给证明出来,老婆说,我也能。五分钟过后,我凭着记忆给出了一个《中学生数理化》中的简洁证明。

老婆是这样证明勾股定理的。她画了个直角三角形,三个边分别是a,b,c,在斜边c引了一条垂线,即高h,把斜边划分为c1和c2。她的证明如下:因为 c1方+h方=a方,c2方+h方=b方。(中略)所以:a方+b方=c方。看完,我崩溃了。

63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94 95 96 97 98 99 100 ... 145 146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