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 Category

两个老婆

Thursday, April 22nd, 2004

昨天晚上,到红星剧院看了天津人艺演出的《他没有两个老婆》。

这出戏是台湾赖声川表演工作坊(简称:表坊)的作品,我在1999年的时候就看过。天津版应当说演的比较差。戏剧节奏没有掌握好,太闹;演员台词功底差,为了取悦观众,使用了一些低级的黄段子;舞台调度比较乱,灯光舞美服装都有问题。跟我五年前看的版本差距太大了。

不过,在杭州能看到话剧已经很不容易了。买票进场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话剧在杭州几乎没有生存空间,这很令人悲哀。

但我喜欢看戏时那种心情和状态,因为我好歹也算一个“剧人”吧。

从当年跟着《格瓦拉》剧组跑前跑后,到给《鲁迅先生》放了25场电影,再到后来创作的“3-15”晚会情景戏剧在CCTV登场。我已经进入了戏剧这个领域,也曾经跟剧组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去年上演的《疯狂短信》,那是我心中隐隐的痛,戏很失败。只演了10场,相信以后也不会再演。

对于戏剧,我有一种类似宗教一样的情感。我太爱戏剧了,真的,小时候,乡村演吕剧、评剧,我每场必看。对我来说,戏剧如同一个魔咒,把我深深迷住。

但是,除了北京和上海,中国其余地方的戏剧环境实在太差了。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也许,戏剧需要慢慢培养潜在观众,大学是一块好土壤。桂迎老师和她的黑白剧社做了好多工作,在这片贫瘠的戏剧土地上撒下了很多种子。

我爱戏剧,戏剧可以改造人生,改造这个病态的社会。对此,我笃信不移。

3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那么,让我们上床吧

Sunday, November 17th, 2002

你们其中那些渴望爱情的人有福了,这是因为神圣的天国是他们的……

忽然想唱歌了,电脑快了,屏幕大了,人却懒了。真是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有一个心理医生,有一天突然发现,原来有病的是自己,他该多么震惊啊。可是我不是心理医生。

经常走极端,经常把自己推倒悬崖边上,经常让自己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昨天重装系统,折腾了一夜,只为了能上QQ。大量的时间,就浪费在DEBI DEBI(北京话,可意会不好言传)的瞎聊里了。

天一日冷的一日,忽然发现中央空调原来可以吹暖风,温暖啊,温暖。

该写作业了,不能再瞎混,否则又要走极端。

梦想是什么?

一个人骑着马,奔跑在大草原上,忽然从马上摔下来,仰面看着蓝蓝的天,还有骏马调皮的眼睛……

中午吃了湘菜,非常好吃,毛主席的家乡真是物华天宝。

你高大的背影逐渐离我们远去,中国的天暗了下来,灯红酒绿,掩不住内心的空虚。今夜,无眠。

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方向?语言变得越来越沉重,没有魂灵,只有躯壳。

死的都死了,活着的,都很NB;分都分了,相爱的,都很NB。

我们的问题出在哪儿?我们有问题吗?是不是都是空想?是不是都是错觉?

说这么多,有用吗?

谁的屁股,在2002年的夏天,画出一道美丽的曲线?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朝霞,还是晚霞?这是一个不容易说清楚的问题。

这样的夜晚,我并不孤独,人民重又回到壁画上,只剩下吵闹势力的股民。

我还是调整自己吧,过正常人的生活,靠,谁正常了?骂谁呢,你?

既然,那么,躲进我的袖筒里,做我安安静静的哑巴。

别让BLOG黄着,黄着让人寂寞。

那么,让我们上床吧,但是,都不许叫。

窗外,灯火昏黄的高架桥,冷冷清清。

在这夜里,一定有一处灯火是属于我们的,亲爱的,那么让我也把你包括进来吧。

675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白昼如漆

Tuesday, November 12th, 2002

白昼如漆,我们丧失了炼狱,也丧失了天堂。

让我把最黑最黑的诅咒,送给黑夜;让我把最红最红的血液,献给黎明。

487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