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 Category

与拆迁有关

Monday, September 27th, 2010

1、跟同学聊天,得知,拆迁最怕“翻烧饼”。所谓翻烧饼,指的是已经接受补偿的被拆迁户,受周边环境或者市场变化的影响,又反悔“维权”的现象。有时在拆迁中由于政府的实际执行政策不透明,造成“会闹的孩子有奶吃”,从而使老实人愤然反悔。

2、在拆迁方面,不得不佩服中国官员的权术智慧。先制造名词,再偷换概念,最后让居民不但乖乖拆迁,而且还补偿政府钱。这项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政策就叫“两分两换”,嘉兴市发明,号称跟小冈村当年包产到户有一拼。

3、所谓“两分两换”,就是用宅基地换安置房,用耕地换养老金。当然,拆迁从此不叫拆迁,而叫“搬迁”。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宅基地折算面积时,往往要居民另外贴钱。于是出现了村民拆迁后,反而要补偿政府钱的现象。

4、蚁族没什么可拆迁的,他们只默默地向领取了征地补偿的房东们交纳房租。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中国某些发达地区的城乡结合部因拆迁引发的群体事件,都将不过是既得利益者们之间贪婪的肉搏。

5、在既得利益集团内部,他们互相争斗,他们制造新闻,他们封锁消息,他们妥协平息,这一切跟劳苦大众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社会金字塔底部的大多数,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默默地。。。

6、当社会所有上升的通道被公然堵住,那么,一定有一条通往墓穴的通道被秘密挖开。

53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贪的故事

Monday, September 27th, 2010

跟公务员吃饭三个永恒的话题:房,车,贪。

这是一个绝佳的美剧故事,关键词是:区长,女记者,性爱录像。酒桌上的素材无法还原全部故事,只有一些细节。区长爱好双飞。女记者脚踩两只船。女记者给区长老婆发了一条短信:“区长夫人,这是最后一次有人这么叫你,因为从明天起你老公就不再是区长了,他被举报了。”

上级纪检审计部门到达高校,跟班子成员通报了副校长的经济问题。只见,高校纪委书记,一位秃顶老太,神色奇异。次日,副校长被双规。当晚就主动交代了自己的男女关系问题,包括,为了拉拢纪委书记,他主动投怀送抱。办案人员说,听到这里后备直起鸡皮疙瘩。

贪腐新特色,“三小”增多。三小是指,小工程,小项目,小干部。因为小,往往不会被双规。这为小干部赢得了时间,他们会对纪检部门说,我回家好好梳理梳理,然后一通密谋,订立攻守同盟。再一查,往往就没事了。

由于反贪的随机性和无情性,使很多有实权的公务员在受贿千不得不掂量掂量。有一种变通的做法是,为他人谋私,但不立即接受好处,只说,“你记住就行了。”以期适当的时机或者退休后获得回报。

杭州一局长,刚分到一套公务员“经济适用房”,就东窗事发,被双规法办了。周围同僚都夸奖他幸运,分房之后,才被抓进去。给家里留下一笔财产。房子既然分了,是不会收回去的。

贪官往往都没有胆色,办案人员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萧山有个小干部被双规期间交代了各种问题。忽然,看到纪委的人面沉似水看了一下手表。他立即说:“你这个动作确实提醒了我,我还收过一只手表。”

69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95 96 97 98 99 100 101 ... 145 146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