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读书’ Category

米蕾诗二首

Monday, July 27th, 2009

On Hearing a Symphony of Beethoven

By Edna St. Vincent Millay

Sweet sounds, oh, beautiful music, do not cease!
Reject me not into the world again.
With you alone is excellence and peace,
Mankind made plausible, his purpose plain.
Enchanted in your air benign and shrewd,
With limbs a-sprawl and empty faces pale,
The spiteful and the stingy and the rude
Sleep like the scullions in the fairy-tale.
This moment is the best the world can give:
The tranquil blossom on the tortured stem.
Reject me not, sweet sounds; oh, let me live,
Till Doom espy my towers and scatter them,
A city spell-bound under the aging sun.
Music my rampart, and my only one.

听一支贝多芬的交响曲

甜蜜美妙的音乐呀,请你别停!
请别把我再一次推回那世界。
只有同你一起,才有美和安宁,
人间才可信,人的目标才明确。
你这迷人的曲调机灵又慈祥,
已经使怨恨、吝啬和粗暴睡着,
像童话中那些厨师的下手一样--
脸变得苍白木然,摊开着手脚。
这是世界上最最美好的时刻,
是苦难之树开出的宁静之花。
乐音哪,别抛弃我,让我活着,
活到我这城堡遇上末日而崩塌--
让它在摧人老的太阳下被迷住。
我呀,我唯有音乐这城墙防护。
(译者不详)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By Edna St. Vincent Millay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and where, and why,
I have forgotten, and what arms have lain
Under my head till morning; but the rain
Is full of ghosts tonight, that tap and sigh
Upon the glass and listen for reply,
And in my heart there stirs a quiet pain
For unremembered lads that not again
Will turn to me at midnight with a cry.
Thus in the winter stands the lonely tree,
Nor knows what birds have vanished one by one,
Yet knows its boughs more silent than before:
I cannot say what loves have come and gone,
I only know that summer sang in me
A little while, that in me sings no more.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
为什么,我已忘记,谁的手臂
我枕着直到天明;但今夜雨水
满是鬼魂,敲打着窗子玻璃,
 
唉声叹气,倾听着我的回音,
我心中翻滚着安祥的痛苦
因为早已忘却的少年再也不
午夜里转身朝着我,喊我一声。

孤独的树站立在寒冬之中,
它不知是什么鸟一只只消失,
只知树枝比以前更加冷清:
 
我说不出什么爱情来了又去;
只知道夏季在我心中唱过
一阵子,现在只剩下一片寂静。
(赵毅衡 译)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何處,為何,
我已經忘記,而誰的手臂又曾經
讓我的頭安枕到天明;今夜
雨中鬼影幢幢,拍打復嘆息於
窗玻璃上,並且側耳等候回答,
一股隱隱的疼痛在我心中湧起
為那些已忘卻的少年,他們再不會
一聲吶喊,向我奔來,在午夜時分。
孤寂的樹,如是,兀立在冬日,
不知道一一消失的是什麼鳥兒,
只知道它的枝頭比以前淒清:
我說不出什麼愛情來了又去,
只知道夏天曾經在我的身上
短暫歌唱過,而後不再歌唱。
(陈黎 译)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儿,为什么,
我都已忘记,也忘了谁的胳膊
我曾经枕到天明;只是今夜
雨中充满了幽灵,轻敲玻璃,
叹息,并且等待回音。
我的心中突然隐隐地刺痛:
这些想不起来的男儿们都将不再
午夜时随一声惊叫来到我的身边。
仿佛那棵树孤零零独立冬天,
不知道哪些鸟儿接连地消失,
只知道枝头的凄清更甚从前:
我说不上哪些爱情来了又去,
只记得那个夏季我曾欢唱了片刻,
而今我的歌唱再无声息。

(译者不详)

8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近期烂书过眼录

Monday, June 1st, 2009

1、史蒂夫*米勒著,郭国玺译《扭转乾坤–我如何拯救美国深陷危机的企业》雷人指数 5星

这本书的中译本将形象地向大家演示,一本靠谱的经管书是怎样被翻译成天书的。本书硬伤累累,笑话百出,皆因为译者缺乏最起码的经济和商业上的常识。比如第23页:”他被公认为是马斯顿公司(mustang)的创建者。”mustang是福特公司推出的一种跑车,应翻译为”野马”,但本书中翻成了马斯特顿公司。第45页,把大名鼎鼎的《金融时报》翻译成了《伦敦财经时报》。最搞笑的翻译出现在第59页,书中书”这就是汤姆*彼得斯和罗伯特*沃特曼发起的’寻找精品’活动”。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寻找精品”不是什么活动,而是一本商业畅销书,它公认的译名叫《追求卓越》。

2、诺曼-梅勒著、金绍禹译《林中城堡》 雷人指数:2星

诺曼·梅勒(1923-2007)是我最喜欢的美国作家之一,他是当代美国文坛的一位风格独特的作家,“新新闻写作”的创始人之一和主力干将。他擅长把真实与虚构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真实小说”的新文体。《林中城堡》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描写了希特勒家族300年的历史,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婚姻和乱伦事件的造就下,终于迎来小阿道夫的出生。

我对这部作品充满期待,在书店里看到它的中文版时,还小小地激动了一下。但当我随便翻了几页之后,立即胃口大倒。里面的翻译充满了硬译的痕迹,句子别扭,叠床架屋,罗里罗嗦。我本来想买回来抄几个句子,后来一想,我家里的书柜好书都放不下,哪能容这种雷人翻译,于是作罢。

3、中国书籍出版社《天边外(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 雷人指数 3.5星

我是美国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粉丝,进了书店逢他的新译本必买。看到这本中英文对照的《天边外》,我也毫不犹豫地捧回来。回家翻开书,发现还赠送一张光盘,放进电脑里,才知道是MP3。也不知道出版商从哪里找来这样接个美国胡同串子,用油腔滑调的声音毫无感情地朗读奥尼尔。本来,《天边外》讲了一个悲剧故事,一心想航海的弟弟,病死在家乡;一心恋家的哥哥,失意在天边外。然而,听朗诵者的声音,好像这是一个很滑稽的故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这本书的印刷也很令人无语,英文印成蓝色,看起来很别扭。考虑到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中的一本,我决定不再买其中任何一册了。

4、蔡维藩著《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 雷人指数:5星

如果这个世界被一群语言原教旨主义分子所统治,我们的日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这本《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你就知道了。按照作者的观点,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说法,都是不规范的汉语。比如:“剖腹产”的说法不对,应该叫“剖宫产”,“心肌梗塞”也不能说,应该叫“心肌梗死”,不管患者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有,作者认为,不能说“10个百分点”,要说“10%”,也不能说“德国进口”,要说“从德国进口”。更有甚者,作者认为不应该说“贡献税收”,因为纳税是义务,不能说是贡献。如此迂腐、僵化的语言观,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了。如果你不怕生气,就买一本慢慢欣赏吧。

5、显克维支著、李斯译《你去什么地方》 雷人指数4星

“你去什么地方”,看到这句比五四时期蹩脚的白话文更别扭的语句,你不要以为惊奇,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你往何处去》的新译。《你往何处去》是侍衍翻译的,影响深远,而新翻基本沿用侍衍版本,却没有把原译者的名字标出,还欲盖弥彰地改了书名。南方出版社也出了这本书的新译本,译名《君往何方》,听上去像个言情小说。而了解这本巨著的人都知道,书中描写的是公元一世纪基督徒殉道的故事。这些年新译频出,一方面是出版社为了规避老译文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也因为很多读者对译者往往不很在意,能忽悠一个算一个。

6、托尔金著,李尧译《精灵宝钻:魔戒起源》 雷人指数 5星

托尔金是我最敬佩的英语文学语言大师之一,他的原文古朴典雅,通俗晓畅。然而不幸的是,托老命犯中土,他的作品翻译成中文之后,不但韵味尽失,而且舛误众多,翻译者完全没有欧美魔幻文学的背景知识,甚至连魔戒原文都没看懂,就大胆翻译,就拿《精灵宝钻:魔戒起源》这本书来说,至少存在两个问题:一,翻译者缺乏胜任该行业的基本素质,屡屡出现字面理解错误,和大量漏译;二、翻译者间缺乏合作,校对者没尽到责任。同一页中同一个名词竟然会出现不同的翻译方法,相似的名词往往被搞错,校对人员形同虚设。

这个问题绝非这本前传所仅有。豆瓣网上有位爱好者曾经给《魔戒再现》,《王者无敌》做过勘误表,两卷书中翻译错误至少也有800余处!而《精灵宝钻》更加离谱,仅仅是书后的索引就可以找出179处硬伤!所以给5星际绝不夸张。

7、满拦江《帝国的敌人:宋高宗与岳飞的双人舞》 雷人指数:3星

雾满拦江不是一个写作班子的话,也不是一个可以用四只手打字的连体人,他只是精力特别旺盛,特别有创作冲动而已。近年来,他出版的书有:《推背图中的历史》《偷禅:豁然开窍的最方便法门》《蓝海中国战略》《企业红宝书》《总裁韦小宝:有趣的管理书》《像青蛙一样思考》《黑金道》《职场动物进化手册》《大商圈·资本巨鳄》《黄泉客》《兽兵》《兵变玄武门》《杀人的宠猫》《黑色的毒焰》《梦游杀手症候群》还有刚出版的《烧饼歌》。

这些书我如果都买来读完,估计不但烧饼,连炊饼都吃不上了。所以我走了一条捷径,找到了网友“衣冠情兽”的书评。他说买了《帝国的敌人》,还没来得及细看全书,翻了一下书最后部分关于蒙古崛起的描写,立马感觉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里面错误百出,令人发指。例如,书中提到金国想讨好蒙古,于是提议封一个某某贝勒为蒙古国王,遭到拒绝。这完全是瞎编,因为贝勒是满语,蒙古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称呼?

前些日子有个国际组织为了环保,呼吁地球熄灯一小时。怎么没有人管管这些雷人书,它们每年糟蹋多少珍贵的森林啊!

8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罗斯金《政治学》02--民族、国家与政府

Monday, August 14th, 2006

【书摘】几个词语的区别。

Country:本义指的是土地。

Nation:其拉丁字根指的是出生的地方。

Ethnic Group:民族群体,来自希腊语的Ethnos,与Ethos(风俗)有关。

【书摘】历史经常是个无用的向导,因为几乎总有其他人先到那儿。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无休无止地争吵这个问题。

【书摘】瑞士人除了出国旅行外,会把自己看成是各州(伯尔尼、日内瓦、巴塞尔)的成员。

【书摘】19世纪一位英国议院说:“我们要计算选票,而不要打破脑袋。”
【瞎想】这显然是句俏皮话,但是没有翻译好,我试着给它翻译回去:“We would rather counting heads than punching heads.”,如果原文是这样的话,应该翻译成:“我们宁可点人头,也不要打破头。”

【书摘】 与实质性的政策不同,象征性的公共政策通常不需要很多的财力或人力,也常常不是立法过程的一部分。正式宣布一个公共假日,就是一种象征性政策。

象征甚至可以导致战争。当克罗地亚于1991年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时,它恢复了中世纪时的克罗地亚货币、制服和军装。这些旧象征使很多克罗地亚人感觉良好,但他们却使克罗地亚的塞族人感到不安,因为那也正是二战期间克罗地亚法西斯政权使用的名称和象征,那个政权屠杀了35万塞族人。结果,塞族人脱离出来成立了小小的科索沃共和国,但它于1995年被克罗地亚人重新收回。如果克族政权在1991年就对其象征感觉更为敏锐的话,它或许可以避免这么多灾难,毕竞象征可能变成一个火药桶。

50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