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读书’ Category

罗斯金《政治学》02--民族、国家与政府

Monday, August 14th, 2006

【书摘】几个词语的区别。

Country:本义指的是土地。

Nation:其拉丁字根指的是出生的地方。

Ethnic Group:民族群体,来自希腊语的Ethnos,与Ethos(风俗)有关。

【书摘】历史经常是个无用的向导,因为几乎总有其他人先到那儿。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无休无止地争吵这个问题。

【书摘】瑞士人除了出国旅行外,会把自己看成是各州(伯尔尼、日内瓦、巴塞尔)的成员。

【书摘】19世纪一位英国议院说:“我们要计算选票,而不要打破脑袋。”
【瞎想】这显然是句俏皮话,但是没有翻译好,我试着给它翻译回去:“We would rather counting heads than punching heads.”,如果原文是这样的话,应该翻译成:“我们宁可点人头,也不要打破头。”

【书摘】 与实质性的政策不同,象征性的公共政策通常不需要很多的财力或人力,也常常不是立法过程的一部分。正式宣布一个公共假日,就是一种象征性政策。

象征甚至可以导致战争。当克罗地亚于1991年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时,它恢复了中世纪时的克罗地亚货币、制服和军装。这些旧象征使很多克罗地亚人感觉良好,但他们却使克罗地亚的塞族人感到不安,因为那也正是二战期间克罗地亚法西斯政权使用的名称和象征,那个政权屠杀了35万塞族人。结果,塞族人脱离出来成立了小小的科索沃共和国,但它于1995年被克罗地亚人重新收回。如果克族政权在1991年就对其象征感觉更为敏锐的话,它或许可以避免这么多灾难,毕竞象征可能变成一个火药桶。

72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罗斯金《政治学》01--合法性

Monday, August 14th, 2006

【瞎想】一本教材难得的是一开篇就吸引人,这本MPA系列教材之一的《政治学》,开头就讲了一个重要概念:合法性。当政府合法性较低的时候,人们便不会以某些违法乱纪为耻,比如偷税漏税,使用盗版、无证养狗等等。

【书摘】合法性是政治科学中重要的概念之一。它的最初含义是指国王有权即位是由于他们的“合法”出身。中世纪以来,合法不冉只是指“统治的合法权利”。而且指“统治的心理权利”。 现在的合法性意指人们内心的—种态度。这种态度认为政府的统治是合法的和公正的。因此,即使我们对政府并无好感,我们通常也要服从它。

当合法性受到侵蚀时,政府的麻烦就来了。人们感到没有太多的必要去交锐和遵守法律。不遵守法律不冉被认为足肮脏的和不诚实的,因为政府本身就被看作是肮脏和不诚实的。

合法性的基础是同意.正如《独立宣言》所说的“对统治的同意”。缺乏同意,政府就只能依靠高压手段。因而,判断一个政府合法性的办法是看国家雇用了多少警察。警察越少、像瑞典和挪威那样,表明其合法性程度越高。警察越多,像佛朗哥的班牙等,表明其合法性程度越低。

有些革命者认为一旦他们“夺取权力”,他们就会自动拥有了合法性和权威。其实并不是这样,权力是赢得的,不是夺取的。

【瞎想】这套理论大概只适用于西方人种吧,我们中国咋就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呢”,啥叫合法性?洗洗脑,啥也合法了。

【瞎想】政治学的基础概念是权力。比较有趣的是,在汉语里“权力”和“权利”发音相同,如果一个城管队长对一个摊贩说“我有QuanLi砸烂你的三轮车”。那么,这个可怜的听众可能分不清气势汹汹的大盖帽说的是“权力”,还是“权利”。

【书摘】权力的定义是一个人让另一人做某事。

【瞎想】我的理解,权力是一个人去管另一个人,权利呢,似乎是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可以不受管。比如摊贩对城管说:“根据贵国宪法,我有谋生的权利。”

6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