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写作’ Category

再见倒计时(-30)

Sunday, June 10th, 2007

醒来,尚早,窗外一片安静,没有了以往的机器声。想起今天是礼拜天,建筑工人已经歇工。

英国与中国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可预测性。一切都按部就班,凡事皆有定时。正所谓:

寻找有时,失掉有时;保守有时,抛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说话有时;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战争有时,和平有时。
(传道书 3:6-8)

哪像我圣朝,从上到下,不断有癔症发作,人不发作,机器就发作。无主题变奏,你别无选择。玩的就是心跳,过把瘾就死。

正因为张弛有度,凡事有时,英国人做事才慢条斯理。一天,院子里多了几个货柜,积木一样搭成了临时房子,接着一块工地圈了起来。原来是对面的房屋要维修房顶。工人们先做了一个不锈钢旋转楼梯,即使胖子如我者也能轻松拾级而上。然后陆续开来各种机械,搬块砖上房都用长臂叉车。房顶的废料垃圾沿着一条塑料桶串成的管道落到一个垃圾清运车斗里。几个货柜原来是工人的休息室,怪不得没见工人跑到居民家里来找厕所呢。

有人说,中国向世界输出最多的是不确定性。我觉得这老外肯定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否则不会这么跟咱们说这种掏心窝子的话。

正常一点,稳定一点,不要哪儿都敏感,处处有痛点,我的一个月以后又要见面的祖国啊,拜托了。

46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互联网的仇人朝鲜

Saturday, June 9th, 2007

和菜头刚刚写了一篇《伊朗网民怎么看Flickr》。下面看记者无边界怎么看朝鲜吧。

朝鲜

就网络信息过滤技术的先进程度而言,朝鲜无可争议地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地位。当局密切关注着技术的演进,以确保不给自由言论留有任何可乘之机。正因如此,继互联网网站和论坛之后,目前当局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博客和可以进行视频交互的网站上。在该国,拥有博客的人数总计接近1700人。诚然,这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但他们中间敢于涉及敏感话题的人可谓微乎其微,对政府政策提出批评者为数就更少。这首先是因为该国的博客工具拥有所有的网络信息过滤功能,可以阻止任何带有“反\动”性质的关键词。其次是因为开发这些服务的本地或国外企业,都受到来自当局的压力,勒令他们对接收信息的内容进行控制。因此也就有网\络/警\察负责清理博客用户们发布的信息内容。最后,在这个国家里,有52人因为在网上的言论过于自由而入\狱,自我审查制度也在全速地运转着。 5年之前,很多人都还认为网络是一个所谓无法受人操控的自由媒体,将会给朝鲜的社会和政治体制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可时至今日,朝鲜凭借它在地缘政治中蒸蒸日上的影响力,很有可能把问题颠倒过来:有朝一日,朝鲜的这种建立在审查和监视基础之上的互联网管理模式,最终成为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效仿的对象。

时间在批评朝鲜中愉悦地过去了。

PS.请韩国料理老版帮忙翻译为朝鲜文,阿宁哈塞哟!

1,015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 611 612 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