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富,又见斗富

July 30th, 2005

我虽然每天去泡网,但都在剑里混,琴是很少去的,因为那里聚合了大量文青文中,话题都太蒙牛了。

不过最近琴里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两个者名ID打了起来,一个开始拿150M2的“耗斯”说事儿。看这里--干脆小人到底:王威,我为什么比你强- <890 byte(s)> 雷立刚

比HOUSE,比税单,是泡网的一大景观。不过与天涯年初发生的《易烨青VS北纬周公子:上流社会大论战》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52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一茶一座一聊天

July 30th, 2005

西湖边的一茶一座我只在春天去过一次,湖风浩荡,垂柳飘逸,颇有几分画意。故而,当阿和老师驾到,我一下子想到这个地方。我们几个人喝着小夜茶,畅聊起来。

舒服的聊天都是无主题的,扯到哪儿算哪儿。阿吴讲起一个干部,每天早餐烤地瓜+咖啡。阿和就说起小时候放牛的故事,每天两个烤地瓜,吃得直反胃,差点破坏了春耕生产。

说起WEB2,刘桂兰拼命给阿和解释,阿和依然一头雾水,最后连桂兰都承认WEB2是个新骗局。

聊到WEB2的钱景,大家一致认为没什么钱景。阿吴在最近的BLOG里,批评了金钱妄想症。我说,美国的模式在中国统统不成立,因为美国人傻钱多。一个Zazzle不过是提供打印邮票、T恤服务就可以1000多万卖给GOOGLE,因为美国人愿意掏钱购买这种服务。美国A片明星JENNA的网站,年费30美元,不过提供叫床铃声下载等服务,但也有十几万用户愿意付费。这在中国不可想像。

阿和语重心长地说,习惯,习惯是可以改变的。十年前,你愿意花30元买几片面包夹片肉和菜叶吗?你愿意花钱买水喝吗?现在不是都接受了。一切需要时间去改变。

聊着聊着,聊到了女子十七字坊,大家说,再加一个,就可以举行上海公开赛了。注:看到这里停一停,这是个冷笑话。

时间过得真快,快0点了,大家尽兴而归,比看超女还满足。

49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偷奸耍滑

July 30th, 2005

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布置回家把课文抄多少遍。为了省出时间,多玩会儿,我经常故意漏掉一段或几行字。第二天老师问起,我就说自己粗心大意,看错行了。

昨天看那本厚厚的《为学术的一生》,看到任继愈老先生写的《我与中华大藏经》,发现偷奸耍滑的事自辽代就有了。

任继愈在校勘“辽藏”《房山云居寺石经》的时候,发现--

刻工贪图省工,出现许多上下文不相连属的“一”字,从一般校勘原理看,与字形、字音、字义或上下文的错简毫无关系。只是由于刻工按版计酬,为了省力,又能占满版面,才出现了许多不应出现的“一”字。汉字中只有“一”字笔划最少,刻起来又省力,用来充字数最方便。

好玩,看来吾道不孤啊!

47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819 ... 830 831 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