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爱国更重要是

April 8th, 2008

十几天以前,我在孔夫子网站上的蜀粤书局买了一本《中国科学神话宗教的协合–以李冰为中心》,今天收到书,打开包装,让我非常吃惊。虽然我只买了薄薄的一本书,售价也不过11元,但细心的店主还是把它给包了个严严实实,外面牛皮纸,里面又用塑料袋套上一层,以防被水打湿。

这件小事把我从“我爱过”以及“国爱我”之类宏大思考中拉回来。生活不久是这一件件小事组成的吗?我想起了一件最近发生的很不爽的事。

前些天,赖声川的话剧《这一夜,WOMEN说相声》来杭州演出,因为与剧组中一位演员认识,我决定去花店买一束花。到了杭州中山北路与屏风街交界处店面超北的一家花店,我说明意图,并请老板帮我挑一束花。出于对他信任,我没有问价格。老板挑了几支百合,又弄了点紫罗兰等花草,用了N张包装纸包好,最后竟收我440元。我怒:你这些花里面就百合最贵,也不过15元一支。你这价格是怎么算出来的?老板就开始假模假式按计算器,一把满天星都算50元,最后还是只有300多元,他忽然指着一张包装网说,这个要100元一米。我简直气坏了。世界上没有比利用别人的信任来赚昧心钱更无耻的了。跟店家吵了一顿,最后他少收了我100元,但是我还是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依然去看话剧,剧中有一个场景引起了我的共鸣。两位老太太各带着孙女去看戏,散场后叫三轮车,车夫看她们人太多,嫌沉,谎说有事,拒载了。娘儿四个决定走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正好看到那个三轮车夫拉着别的客人经过。话剧中的“我奶奶”对着三轮车夫破口大骂,说:“你这种行为,让我对明天感到绝望!”

是的,有时候一件小事就会让我们对明天感到绝望,无论是遇到奸商欺诈,还是遇到坏官欺压……

所以,比爱国更重要的是对亲人好一点,对朋友好一点,对生意伙伴好一点,对陌生人好一点。

假设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是支持茜臧独立的,我俩由此产生了分歧,严重到必须用暴力解决。我们会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在西湖一艘画舫上决斗。规则是:两个人互相踢对方,谁先受不,谁就认输。他认输的话,就得赞成统一;我认输的话,茜臧就得独立。

我虚胖,我先来。只见我冲上去,朝着他的裆部狠命就是一脚。他疼得满地打滚,但是为了自己的立场,还是强忍疼痛爬了起来,说:“该我踢你啦!”

我转身跳上一艘小船,留给他的只是背影。他大喊:“你Y干嘛去?还没比完呢。”

我冲他挥挥手:“就让茜臧独立好啦。游戏到此结束。”

1,332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普利策又出炉了

April 8th, 2008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我关心普利策的季节。

普利策突发事件新闻摄影奖,颁给了路透社的Adrees Latif,因为他拍下了日本一摄影记者在缅甸示威中丧生的一瞬间。

huojiang

普利策专题摄影奖,颁给了Preston Gannaway,他用19张照片讲述了一个妻子病故的家庭、丈夫与孩子们的生活。

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英文版

普利策专题摄影奖中文版

1,8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819 ... 1254 1255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