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一夜情

June 22nd, 2004

选自徐渭《玉禅师》

自入禅门无挂碍,五十三年心自在。
只因一点念头差,犯了如来淫色戒。
你使红莲破我戒,我欠红莲一宿债。
我的戒体被你残,你家门风被我坏。

――玉通和尚

3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让苦难更加苦难

June 1st, 2004

昨天,浙大课堂上,老教授谈到《孔乙己》,谈到马克思的一句话:

“让苦难更加苦难,让耻辱更加耻辱,让苦难唱起歌来,让耻辱跳起舞来。”

这段话我好喜欢啊!

经搜索GOOGLE,原话是--

马克思在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一卷456页)中所言:“不能使德国人有一点自欺和屈服的机会。应当让受现实压迫的人意识到压迫,从而使压迫更加沉重;应当宣扬耻辱,使耻辱更加耻辱。应当把德国社会的每个领域作为德国社会的污点加以描述,应当给这个僵化的制度唱起它自己的调子,要它们跳起舞来!为了激起人民的勇气,必须使他们对自己大吃一惊!”

34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一个真笑话

May 31st, 2004

昨天,我到浙大听课。一位中文系的老教授讲了这样一件事。他遇到钱理群,对钱说:“我看了你出版的演讲集子,里面括号里标着–学生鼓掌,学生热烈鼓掌,学生起立鼓掌。你为什么把这些东西也印上去呢。你忘了,鲁迅先生说过的话吗?--秋瑾是被人拍手拍死的!”

鲁迅先生的原文--《而已集》通信(1)

  我到中山大学的本意,原不过是教书。然而有些青年大开其欢迎会。我知道不妙,所以首先第一回演说,就声明我不是什么“战士”,“革命家”。倘若是的,就应该在北京,厦门奋斗;但我躲到“革命后方”〔3〕的广州来了,这就是并非“战士”的证据。

  不料主席的某先生〔4〕——他那时是委员——接着演说,说这是我太谦虚,就我过去的事实看来,确是一个战斗者,革命者。于是礼堂上劈劈拍拍一阵拍手,我的“战士”便做定了。拍手之后,大家都已走散,再向谁去推辞?我只好咬着牙关,背了“战士”的招牌走进房里去,想到敝同乡秋瑾〔5〕姑娘,就是被这种劈劈拍拍的拍手拍死的。我莫非也非“阵亡”不可么?

30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15 816 817 818 819 820 821 822 823 824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