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奸耍滑

July 30th, 2005

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布置回家把课文抄多少遍。为了省出时间,多玩会儿,我经常故意漏掉一段或几行字。第二天老师问起,我就说自己粗心大意,看错行了。

昨天看那本厚厚的《为学术的一生》,看到任继愈老先生写的《我与中华大藏经》,发现偷奸耍滑的事自辽代就有了。

任继愈在校勘“辽藏”《房山云居寺石经》的时候,发现--

刻工贪图省工,出现许多上下文不相连属的“一”字,从一般校勘原理看,与字形、字音、字义或上下文的错简毫无关系。只是由于刻工按版计酬,为了省力,又能占满版面,才出现了许多不应出现的“一”字。汉字中只有“一”字笔划最少,刻起来又省力,用来充字数最方便。

好玩,看来吾道不孤啊!

5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们唯一的遗憾是只有一个实名献给祖国

July 27th, 2005

QQ群主实名登记一事,跟朋友聊起来,大家都认为,可以清晰地看到上网实名制的路线图。

先是高校BBS实名登记,大学生是最激进、活跃、反叛的一群,用围棋术语讲这是“试应手”的一招。就是测试高校、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反应。结果,很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媒体在为高校说话。我们报纸除外,在题为“高校BBS的春天”的专题报道中,我们记录下这段历史。

然后是网站备案,面临关站、罚款的威胁,许多网站(包括本站)不得不进行登记。

接下来,就进入了更实质性的测试阶段。这次实名制的对象是三陪女都会用的QQ,射门角度不可不谓古怪刁钻,而且依据的是深圳地方性规定。可以说,这是一次“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尽管QQ群整顿活动要持续三个月,但可以预见的结果是,测试又将成功。

以后呢?很可能采取韩国的实名制模式。韩国的宣传机器宣传,网上有80%的人支持实名制。其实,这次个结论不过来源于网上调查,不排除韩国“网络评论家”参与投票的可能。韩国的主流媒体,对此一致表示质疑,韩国的网络公司,感到痛心疾首。此事,也引起了国外学者的注意。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一位教授就认为,这将导致“1984”重现,“老大哥”君临。

所以,要搞就搞吧,别拿韩国说事了。这是你的国家,这是你的人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唯一的遗憾,就是只有一次生命,一个实名献给我们的祖国。

70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

July 21st, 2005

我终于当了一次好儿子,好兄长。

感谢你们,我的朋友们!!感谢上帝,感谢生活,感谢命运!!!

晚上一醉方休!

59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16 817 818 819 820 821 822 ... 832 833 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