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婆

April 22nd, 2004

昨天晚上,到红星剧院看了天津人艺演出的《他没有两个老婆》。

这出戏是台湾赖声川表演工作坊(简称:表坊)的作品,我在1999年的时候就看过。天津版应当说演的比较差。戏剧节奏没有掌握好,太闹;演员台词功底差,为了取悦观众,使用了一些低级的黄段子;舞台调度比较乱,灯光舞美服装都有问题。跟我五年前看的版本差距太大了。

不过,在杭州能看到话剧已经很不容易了。买票进场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话剧在杭州几乎没有生存空间,这很令人悲哀。

但我喜欢看戏时那种心情和状态,因为我好歹也算一个“剧人”吧。

从当年跟着《格瓦拉》剧组跑前跑后,到给《鲁迅先生》放了25场电影,再到后来创作的“3-15”晚会情景戏剧在CCTV登场。我已经进入了戏剧这个领域,也曾经跟剧组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去年上演的《疯狂短信》,那是我心中隐隐的痛,戏很失败。只演了10场,相信以后也不会再演。

对于戏剧,我有一种类似宗教一样的情感。我太爱戏剧了,真的,小时候,乡村演吕剧、评剧,我每场必看。对我来说,戏剧如同一个魔咒,把我深深迷住。

但是,除了北京和上海,中国其余地方的戏剧环境实在太差了。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也许,戏剧需要慢慢培养潜在观众,大学是一块好土壤。桂迎老师和她的黑白剧社做了好多工作,在这片贫瘠的戏剧土地上撒下了很多种子。

我爱戏剧,戏剧可以改造人生,改造这个病态的社会。对此,我笃信不移。

6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读《论语》入迷

April 20th, 2004

诺大一个书店,诺大一个超星,几乎找不到我想看的书。所以,我回归经典,认真读《老子》和《论语》。

我读的是李泽厚写的《论语今读》,不明处,参照《诸子集成》。

李大师是一个明白人,他对《论语》的态度,就是为我所用。把孔子还原成一个活泼、可爱的智者,一个偶尔还开开玩笑、发发小脾气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生民未有”的圣人。

李的这本书可以用“通情达理”四个字来概括,我喜欢。没几天工夫,已经看了一大半。

孔子是个NB人啊,他说的很多话,做起来不容易,道理却都不难懂。

孔子的老家在曲阜,我去过数次。包括有一年最失意的时候,我跟当时的一个好朋友,在距孔庙一、两公里外的小树林里,弹琴唱歌。

人在年轻时候,要是能明白孔子说的一些道理就好了。可惜,我空空懵懂了好多年。

现在明白了一点,但我的人生,就好比一个染满病毒、木马的大硬盘,不能格式化,只能吱嘎吱嘎地勉强运行。

《道德经》也是一本好书,5000字,讲了现代人5000000000000000字都说不清楚的道理。我是把《道德经》当诗歌诵读的。

我的破碎不堪的人生啊!其实,只要有书读,读好书,哪怕一年足不出小区,也无撼了。

孔子说:“君子不忧不惧”,我做不到。老子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靠,我也做不到。

做不到,并不妨碍去读,去欣赏,去远远地观望。

实在的道理好比种子,指不定哪天发芽,哪天开花结果。

也许就这么算了,算了也好。至少,我曾经看过,曾经来过。I have tried,but failed.

看我博客的寥寥无几的人们啊,将来请把这句话刻在我小小的、无名的墓碑上。

82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电影史诗剧《新海港》

April 19th, 2004

电影史诗剧《新海港》将于2004年5月2日在中央一台《焦点访谈》之后播出。

现代京剧《海港》

主题:“不要说我们一钱不值,创造力正在夺权……”

剧情概要

五一长假又到了,这是劳动者和寄生虫共同的节日。

戏剧学院决定排演一出《新海港》,刘老师(女)带领十多名学生前往青岛港边观摩,边排练,边挖掘素材、体验生活。老电影《海港》象征一个时代远去的背影。在同新时代码头工人的亲密接触中,青年学生们带着一肚子困惑—

困惑一:劳动的价值?“究竟谁在劳动?谁在创造财富?谁又在消耗财富?财富又是如何创造的?全球化时代,支撑起这个世界的,究竟是亿万普通劳动者,还是那些自诩的精英?”

困惑二:创造力的价值?“知识改变命运,不假。可知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怎样获取被“巫术化”、神秘化了的知识?”

困惑三:劳动者的价值?“劳动最光荣,没错。但财富在为他人积累,在崇高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早已暗淡的日子,劳动者怎样才能找到自身价值和意义?”

困惑四:年轻人自身的价值?“最为重要的是,我们是谁?我们从何处来?我们到何处去?我们的心灵何处寄托?”

随着戏剧排练的进行,采访也逐渐深入,围绕许振超和他工友的故事,学生和在新海港的劳动者展开了深入讨论。在排演中,正反两方用现代戏剧手段不断交锋,喜剧、正剧、历史、现在、演员、观众融为一体。有的问题霍然冰释,有的答案却还在风中飘荡。可不管怎么说,随着《新海港》的落幕,学生们的心灵受到洗礼和震撼。

他们最终明白了《国际歌》的内涵:“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劳动者全靠自己救自己,我们要大家都幸福!。”(据1962年以前萧三、沈宝基等人的译文。)

569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18 819 820 821 822 823 824 825 826 827 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