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功

March 31st, 2008

如果小时候练的是童子功,那么到了我这个年纪开始练功是不是应该叫中子功?

我们小时候正好赶上粉碎万恶的四人帮,跟全国人民一高兴,童年就这么晃晃悠悠过去了,什么功底都没留下。以至于,每当看到现在的小孩子们高声背诵唐诗宋词的时候,我心里就想起我童年背过的唯一的一段文字:“闲言碎语咱不讲,但讲那英雄好汉武二郎,这武松少林寺里去学艺,功夫练到八年上……”

我特羡慕能背的人。在成都一家啤酒城里,四奶宋石男的朋友说起自己能背全套《诗经》,让我自愧弗如。前几天,在舞雩老师家里喝酒,大家说起应该背点什么,有人说要背《左传》,有人说要背《圣经》,唯独我决心从低端做起,背诵《道德经》。

在浴霸下,我大声背着“世人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没背几句,就卡壳了。看来还是背《三字经》容易一些:“人之初,性本善。习近平,性相远。”

我之所以要练习背诵,不是为了在人前显摆,而是出于无奈。

最近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掉得厉害,到小食堂点了个面条,坐下等的功夫,忽然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刷饭卡,只好满面羞惭地站起来问收款的大姐。周末去周庄,经过一条高速公路叫“乍嘉苏”,回来时可怎么也想不起前面的“乍”字,那一刻我恨不得把高速给炸了。

衰老侵略身体,我没意见,谁让自己透支健康呢,但是衰老侵蚀大脑,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动物庄园》里,猪率领的革命爆发以后,动物们开始学文化,只有马最笨,26个字母,只能学到D。我感觉,我开始变成一头拉着三套车的可怜的老马。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与其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不如挺身反抗人生无涯的痛苦。我知道对抗记忆衰退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大脑运转起来。在2006年,考雅思之前,我记忆力衰过一阵,随着大脑大功率的运动,背叛的记性又回来了。自从去年7月份毕业,我的大脑已经闲置10个月了,能不生锈吗?

要知道现在的身体像个居家过日子的勤俭的主妇,家境日衰,为节省开支,她把所有闲置不用的东西都给处理掉了。你老不用记忆力,她认为这玩意没用了,就5毛钱一斤卖给了收废品的。现在你必须飞奔到楼下,追上收废品的三轮车,把宝贵的记性抢回来,能抢一点算一点。

1,5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这一夜,牟森、傅谨说戏剧

March 31st, 2008

3月29日下午,牟森和戏剧理论家傅谨在万圣书园二楼咖啡馆举行了一场别开僧面开佛面的座谈。

他们聊的是戏,视频图文请看这里

牟森

瞧瞧牟森的脸,好像喝高了,其实是摄影师没有调好白平衡。

1,928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22 823 824 825 826 827 828 ... 1253 1254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