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莎漠

April 24th, 2004

高中时,我经常一个人住在宿舍里。深更半夜,窗户开了,咕咚一声跳进一个人,他就是莎漠。

莎漠后来参军去了,复员后在家乡小县城里工作。他唯一的爱好,除了酒、喝酒、喝花酒,就是写,写小说,写长篇小说。去年,他写的手稿已经有40多斤重。一次跟老婆吵架,他一怒之下烧了16斤,还剩下24斤。

为了能让作品发表,他曾背着手稿,前往济南、青岛,去拜见文学杂志的编辑。最惨的一次,兜里只剩下80元,请人家编辑吃饭,只敢点土豆丝。编辑们说--不错,你写的东西不错,不过还达不到发表的水平。继续操练。

如果莎漠继续相信文学杂志编辑的话,他可能还要继续操练很多很多年。

突然的转机出现了!用句时髦的话,他的生命进入一个拐点。

今年春节过后,他买了电脑,开始上网。现在是莲园文学论坛的当红写手,他的小说被加入精品库,有2000多次点击,上百个回帖。莲园是个文学老中青年聚集的地方,那里的人们普遍用“某某君”“某某兄台”相称,于是,莎漠君,得到了各位兄台还有JJMM们的赞誉。有位兄台说,他边读莎漠的小说,边擂电脑桌,桌子上已经被锤出一个坑。

我朋友说,莎漠接下来就要网恋了,我说,这简直是一定的。

互联网真是个好东西,让莎漠找到了那么多读者,找回了自信,找到了做一个小小的名人的感觉。

让文学刊物们去死吧!我的铁哥们,曾经的兵哥哥,如今的老男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文学归宿。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比这更令人高兴呢!

莎漠的小说,很值得一读,我尤其喜欢他的中篇《柳庄轶事》,这篇小说,很扎实,很有趣。

一大早就起来博客,我煮的东北小米粥大概已经熟了,赶紧到厨房看看去。

6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两个老婆

April 22nd, 2004

昨天晚上,到红星剧院看了天津人艺演出的《他没有两个老婆》。

这出戏是台湾赖声川表演工作坊(简称:表坊)的作品,我在1999年的时候就看过。天津版应当说演的比较差。戏剧节奏没有掌握好,太闹;演员台词功底差,为了取悦观众,使用了一些低级的黄段子;舞台调度比较乱,灯光舞美服装都有问题。跟我五年前看的版本差距太大了。

不过,在杭州能看到话剧已经很不容易了。买票进场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话剧在杭州几乎没有生存空间,这很令人悲哀。

但我喜欢看戏时那种心情和状态,因为我好歹也算一个“剧人”吧。

从当年跟着《格瓦拉》剧组跑前跑后,到给《鲁迅先生》放了25场电影,再到后来创作的“3-15”晚会情景戏剧在CCTV登场。我已经进入了戏剧这个领域,也曾经跟剧组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去年上演的《疯狂短信》,那是我心中隐隐的痛,戏很失败。只演了10场,相信以后也不会再演。

对于戏剧,我有一种类似宗教一样的情感。我太爱戏剧了,真的,小时候,乡村演吕剧、评剧,我每场必看。对我来说,戏剧如同一个魔咒,把我深深迷住。

但是,除了北京和上海,中国其余地方的戏剧环境实在太差了。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也许,戏剧需要慢慢培养潜在观众,大学是一块好土壤。桂迎老师和她的黑白剧社做了好多工作,在这片贫瘠的戏剧土地上撒下了很多种子。

我爱戏剧,戏剧可以改造人生,改造这个病态的社会。对此,我笃信不移。

7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读《论语》入迷

April 20th, 2004

诺大一个书店,诺大一个超星,几乎找不到我想看的书。所以,我回归经典,认真读《老子》和《论语》。

我读的是李泽厚写的《论语今读》,不明处,参照《诸子集成》。

李大师是一个明白人,他对《论语》的态度,就是为我所用。把孔子还原成一个活泼、可爱的智者,一个偶尔还开开玩笑、发发小脾气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生民未有”的圣人。

李的这本书可以用“通情达理”四个字来概括,我喜欢。没几天工夫,已经看了一大半。

孔子是个NB人啊,他说的很多话,做起来不容易,道理却都不难懂。

孔子的老家在曲阜,我去过数次。包括有一年最失意的时候,我跟当时的一个好朋友,在距孔庙一、两公里外的小树林里,弹琴唱歌。

人在年轻时候,要是能明白孔子说的一些道理就好了。可惜,我空空懵懂了好多年。

现在明白了一点,但我的人生,就好比一个染满病毒、木马的大硬盘,不能格式化,只能吱嘎吱嘎地勉强运行。

《道德经》也是一本好书,5000字,讲了现代人5000000000000000字都说不清楚的道理。我是把《道德经》当诗歌诵读的。

我的破碎不堪的人生啊!其实,只要有书读,读好书,哪怕一年足不出小区,也无撼了。

孔子说:“君子不忧不惧”,我做不到。老子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靠,我也做不到。

做不到,并不妨碍去读,去欣赏,去远远地观望。

实在的道理好比种子,指不定哪天发芽,哪天开花结果。

也许就这么算了,算了也好。至少,我曾经看过,曾经来过。I have tried,but failed.

看我博客的寥寥无几的人们啊,将来请把这句话刻在我小小的、无名的墓碑上。

9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22 823 824 825 826 827 828 829 830 831 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