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逛书店

December 7th, 2002

今天逛书店

近来颇不读书,忽然明白,这世上读书人有三种,识数的和不识数的。

当然,我属于前者。我没搞物理学,结果中国人上天的计划推迟到2010年,我没搞计算机,结果到现在还没有一台可以打酱油的计算机。时无英雄,竖着的孩子都成名,躺下的孩子睡在杂草丛中。

今天冒雨逛了书店,书店在酒楼的下面,两层,很大。在古典文学区见到了令狐公子所津津乐道的《清诗汇》《清文汇》,我不得不很委婉地指出,那种书简直不是给人看的。读书,目的有三,一种是为了实用,另一种是为了装孙子。我可以想象,令狐公子捧着这本重达10斤重的巨著,坐在马桶上津津有味阅读的情景。

我读书,就是为了实用,没用的书,读它干吗?还不如看看《西班牙超正点MM》,养养内心浩然之气呢。

今天买的书,绝对比西班牙女郎还正点。且听我薇薇道来:

《外国文艺》(2002。4/5期),买这两本杂志,纯粹是怀旧+好奇,8元一本的小杂志,居然用塑料薄膜包得结结实实,宛若处子,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买来看看。打开一看,不出所料,基本上没什么新内容。还TNND连载《博尔赫斯谈诗论艺》呢?靠,全天下文人骚客难道都死绝了吗?还摆弄这个老帮菜(读 CEI)。

《故事》,一本美国电影编剧教程,我已推荐给许多人。去年冬天,过年回家,不慎掉入农村茅坑,痛悔难当,今日买了这本,留着以后送弟子。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主要是图便宜,一家人文书店办不下去了,8折甩卖。唉,我为同道一叹息。

人文版《红楼梦》一套,无他,配着看。

《游戏编程》,随便瞧瞧,随便编编而已。

就说到这儿吧,MM们等着看这个帖子。

1,1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那么,让我们上床吧

November 17th, 2002

你们其中那些渴望爱情的人有福了,这是因为神圣的天国是他们的……

忽然想唱歌了,电脑快了,屏幕大了,人却懒了。真是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有一个心理医生,有一天突然发现,原来有病的是自己,他该多么震惊啊。可是我不是心理医生。

经常走极端,经常把自己推倒悬崖边上,经常让自己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昨天重装系统,折腾了一夜,只为了能上QQ。大量的时间,就浪费在DEBI DEBI(北京话,可意会不好言传)的瞎聊里了。

天一日冷的一日,忽然发现中央空调原来可以吹暖风,温暖啊,温暖。

该写作业了,不能再瞎混,否则又要走极端。

梦想是什么?

一个人骑着马,奔跑在大草原上,忽然从马上摔下来,仰面看着蓝蓝的天,还有骏马调皮的眼睛……

中午吃了湘菜,非常好吃,毛主席的家乡真是物华天宝。

你高大的背影逐渐离我们远去,中国的天暗了下来,灯红酒绿,掩不住内心的空虚。今夜,无眠。

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方向?语言变得越来越沉重,没有魂灵,只有躯壳。

死的都死了,活着的,都很NB;分都分了,相爱的,都很NB。

我们的问题出在哪儿?我们有问题吗?是不是都是空想?是不是都是错觉?

说这么多,有用吗?

谁的屁股,在2002年的夏天,画出一道美丽的曲线?

是谁点燃了天边的朝霞?朝霞,还是晚霞?这是一个不容易说清楚的问题。

这样的夜晚,我并不孤独,人民重又回到壁画上,只剩下吵闹势力的股民。

我还是调整自己吧,过正常人的生活,靠,谁正常了?骂谁呢,你?

既然,那么,躲进我的袖筒里,做我安安静静的哑巴。

别让BLOG黄着,黄着让人寂寞。

那么,让我们上床吧,但是,都不许叫。

窗外,灯火昏黄的高架桥,冷冷清清。

在这夜里,一定有一处灯火是属于我们的,亲爱的,那么让我也把你包括进来吧。

1,34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白昼如漆

November 12th, 2002

白昼如漆,我们丧失了炼狱,也丧失了天堂。

让我把最黑最黑的诅咒,送给黑夜;让我把最红最红的血液,献给黎明。

1,1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23 824 825 826 827 828 829 830 831 832 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