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走走拍拍’

梦回苏格兰

Tuesday, April 1st, 2008

自从入了400D,我开始窥探别人都入了什么机器。具体做法是,把别人Blog上的照片存下来,用ACDSEE查看属性里的EXIF一项。如果照片没经过PS的话,拍摄信息就会一目了然。

DP老师今天贴出了一组苏格兰的照片,四奶宋石男频频夸赞DP摄技高超,居然可以把整个人都框住,不缺一条胳膊,也不少半拉脑袋。而我则更关心伊用什么机器,一查,令我小吃一惊,Canon EOS 5D,机身就1.5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红圈镜头。这么漂亮的风景,如此精良的装备,拍成这样,不过尔尔嘛。

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了英国的蓝天。春天已到,江南的春意正浓,但是你只能看地,不要看天,因为天永远是灰色的。也许你浑然不觉,但实际上我们都被罩在灰色的罩子里。一想到这里,哪怕地上柳绿花红,莺歌燕舞,都不会减轻我内心的憋闷压抑。所以,我呼吁所有能出去的人都出去吧,理由可以是环保避难,告诉移民局你只想头上有一片敞亮的天。

莫非我们永远回不去了吗?这样的天空,老让人梦到偷渡。

天桥上的歌手

杭州庆春路天桥上的歌手,我拍的时候,他在唱《原来的我》。(Canon 400D, ISO 800, f/6.3, 1/6s)

2,18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入了

Saturday, March 29th, 2008

我宣布,我入了。

“入”是一个高级动词,后面跟着的往往都是高级名词,比如:入党、入股、入联、入港……这就是为什么色友们从来不说买相机,而说“入一个”。跟“入”比起来,“买”字散发着廉价的、低像素的、全自动的气息。

人生之所以痛苦而有趣,乃是因为永远充满着选择。在佳能和尼康之间,在EOS 450D和D80之间,在一个月工资加稿费的预算还是两个月工资加稿费的预算之间,在锐意网(比较有名的网上相机商城)和淘宝网之间,在5钻卖家和4钻卖家之间,在行货和水货之间,在现在买还是等等看之间……有数不清的可选项。

人之所以被众神处罚,不是因为有自由意志,而是因为面对众多选项,人做出了最出乎意料的选择。园里果树何止万千,他偏偏要吃禁果,你说该罚不该罚?身边追求者何止千万,她偏偏要嫁给一个小心眼的大胖子,你说可恨不可恨!

我最终入了一款佳能EOS 400D,套机,日本水货,带两个镜头(18-55mm, 55-200mm)。价格是决定因素。另一个因素是心理,我喜欢大而全,买书必定买全集,虽然买回来往往只看每一册的扉页。还有一个原因是方便,这家店“淘宝示范店”就在杭州的西溪数码港,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当我提着这款机器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恍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选择意味着放弃,我只要这一个,其他的纵然再好,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从今后再也不受这事困扰。

单反是条不归路,佳能和尼康你只能选择一种,然后沿着一条路走下去,因为转换的成本太高。单反也是烧钱的陷阱,佳能有60多种现役镜头,售价从600块到11万不等,发起烧来,万贯家财都填不满这个大坑。因此,我给自己立下约法三章:

1、把这个机器的所有功能用会用熟,把它的潜力都发掘出来。

2、2010年之前不谋求机器的升级,不入新镜头。

3、用思想去拍照。

我一定能做到,因为王小街在看着我。

2,38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他们的石头小镇–兼致黄晓慧老师

Thursday, March 27th, 2008

温岭并不远,翻过一道暖洋洋的山梁就到了。

而去石塘,却要穿过阴湿湿、蓝幽幽的隧道,即使关着车窗,浓重的鱼腥味还是渗透进鼻子里。

阳光照在石头上,照在黄的、红的、黑的、斑斓的石头上。阳光也照在瓷砖上,照在澡堂、厕所常用的刺眼的瓷砖上。

石塘,这个曾经吸引过无数画家和摄影家的石头小镇,如今正在慢慢地把自己埋葬。一座座新潮小楼跟暴发户同步崛起,一座座跨海桥梁、渔港码头正在兴建,那架势似乎要挪走每一块石头。

我们来到了画家郭修琳老先生的工作室,阳光打在藤椅上,椅子上摆着石头镇的回忆。

郭小橹的书

郭老的书房有一株滴水观音,在阳光下长得正旺。

郭修琳书房

这是一个关于乐与怒,爱与怕,梦境与现实,厄运与反抗的故事,过几天我会写出来。

看了黄晓慧老师的留言,没能在温岭遇见,非常遗憾,希望下次有机会一起叙谈。

1,5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