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买书’

读书与思考

Thursday, October 1st, 2009

1、接受牟森的朋友的建议,把时间和精力用到当用的地方,不再折腾新闻双日报了。

2、希望利用假期这段时间,思考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写作?

3、与在译林出版社工作的张远帆兄第一次见面,愉快地谈了6个多小时。从他那里学到了很重要的读书方法。他每次新书买来,都会狼吞虎咽一口气读完,以后在慢慢品味咀嚼。这个办法,可以治疗我的买书不读症。

4、今日去书店,购得如下图书:

《美苏冷战的一次极限–加勒比海导弹危机》、
《样板戏史记》、
《消失的搭车者》、
史景迁《皇帝与秀才》(这已经是第三次买同一本书,送朋友一册,失踪一册)
反应美国南北战争的《大进军》、
《亚当斯密在北京》、
《从尤利西斯到布卢姆》、
萨伊德新作《报道伊斯兰》、
查韦斯送给奥巴马的《拉丁美洲-切开的血管》。

5、我准备用远帆的办法,把他们全都消灭光。会记录一些零星的笔记。

6、让心思沉静,把读书、写字、做事三者的关系理清楚。然后,设定目标,不乱节奏。

7、看来还得要思考很久。

714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比亚马逊更大的书店

Monday, June 22nd, 2009

比亚马逊更大的网上书店?有吗?有,就在中国,就在淘宝。

话说兄弟在番邦的时候,在图书馆借过一本书《虚拟的自我》(The Virtual Self),作者是本-阿格尔(Ben Agger)。近来研究西马,才发现笨老的著作早就在中国印行了。那就是人民大学出版社的1991年出版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Western Marxism: An Introdution)。这本书即便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也无处寻觅,因为当初只印了4000本,每家图书馆一本都不够。然而,我在淘宝上成功地买下,今天已经收到了这本书的复制品,复印带装订,牢靠又结实,开本与原书一样,价格跟现在的新书差不多。

再看这家淘宝店的介绍:“本店收藏的均为5年前至50年前出版的稀缺学术老书,市面上很难买到,售价高于一般图书,所以请与店主联系后再拍。”它的宝贝目录就是整个图书馆的目录,图书馆有多大,这家书店就有多大。不管什么书,只要你要,他们就能找到,然后通过一条龙的生产体系,从复印到装订,很快就给你复制出来。完全是现代化生产所推崇的按需生产,零库存,just-in-time。

当然,这其中不可避免地遇到版权问题。不过,换个角度想,这么小众的书,再版的机会微乎其微,将其复印出来,并不怎么侵害版权方的利益,相反还传播了信息,恩泽了我辈,更不用说带动了就业,拉动了内需,所以,在这里不负责任地赞一声。

720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书店戒

Friday, April 3rd, 2009

买书

两周前,在苏州,我没有去虎丘看老虎,也没有到狮子林看狮子,而是直奔苏州古籍书店。书店有三层,一层新书,二层打折新书,三层旧书。旧书基本都是半价销售,流连一个多小时,淘得《小篆疑难字字典》、《蝴蝶梦》、《关汉卿选集》等书。

我平均至少十天去一次书店,杭州城内几个民营书店架子上的书,基本都有我的指纹。尽管根据贼不走空的原则,每次我都买一些书,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值得买的书越来越少。我最近一次买书是在“书林书店”,抱回一堆黎东方细说系列。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早晚会把书店搬到家里来。

与此同时,一套香港中文大学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正沿着小沈阳当年的路径,从齐齐哈尔坐上火车赶往哈尔滨,一切顺利的话,下周一,它们就来到杭州。

国内的书店已经没有什么好逛,因为他们基本上都一样。黄澄澄的“汉译世界名著”牌坊一样伫立,但这套书这些年也没添什么新货;人文版、上海译文的版的老掉牙的文学名著占据文学馆,光看书名也看饱了,翻一下的兴趣都没有?至于把余华供奉成大师,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专柜做成生祠,说明多么时无英雄,横七竖八的孙子们都成名了。

与其,那么,不如我们把目光投向台湾,中国文化的最后一块飞地。在那里,至少你可以被下面的书色诱:

牡丹亭

既然,干脆,直接追纽约时报畅销榜单,从美国亚马逊进货,省得对着那些掺了沙子老鼠屎的翻译书窝火生气。

总之,在一定时期之内,书店大可以不去了,网店才是乐土,阅读才是王道。

942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