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历史’

趁着纷乱好读书

Wednesday, March 19th, 2008

–他们这么一闹,让我差点感觉西藏真不是中国的了。

–某大师言之凿凿,唾沫四溅,难道他真的相信自己说的那些话吗?

–在西藏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们该相信谁?

–做一个二极管多么简单啊,要么1,要么0,黑白分明。先站好队形,屁股卡好位,一开电源,马上发出信号。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哈,多么简单啊。

–要么做一个植物人,关心粮食和蔬菜,反正都是同类嘛。管它西藏东藏,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我只想知道真相。真相,多少悲剧因你而生?

这些困扰,像乌云,像秃鹫,在头顶盘旋。快快地听,慢慢地说,别急于表态,站队或选择。

从层层文件夹里,找到了20本关于西藏的书,其中有流亡者对历史的描述,有吐蕃王国的兴衰史,有民国14年的班禅东来记,有1959年关于西藏问题的汇编,有90年代大陆出版的西藏发展史,有台湾记者的回忆,也有天葬一类的稀见书。

与其陷入纷争,不如慢慢看点书。

作者序言中的困惑也是我所不解的。

统治给西藏社会造成灾难性的变故,亦为西藏带来在现代意义上的长足发展;
藏人既有保留传统的愿望,亦有实现现代化的渴望,而传统和现代化却往往相互排斥;
一边是西藏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另一边农村和牧区却保持着千百年如一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藏人对汉人的依赖和对汉人的憎恨存在着一个难以思议正比关系;
对西藏的政策既强硬又软弱;
汉人在西藏掌握无上的权力,而他们的权力在本质上又往往无效;
对西藏的统治最宽松之时,反招致藏人更多的不满和国际社会的更多指责……

而打开这把大锁的钥匙据说是–

经过长久的困惑,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症结所在:我们不能将自己置身于那些矛盾之中,把那些对立当作互不相容的独立事物,在它们中间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需要超越那些矛盾,站到俯视它们的高度,将它们视为统一体,是同一事物之内的不同侧面,从而对它们进行整体的综观和分析,才能最终找到避免分裂和摇摆的新思路。

我不相信有什么钥匙,我宁可做一个矛盾困惑的人,也不稀罕那些廉价的答案。

我要读书,So be it.

2,14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最后的俱草草

Friday, February 29th, 2008

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1737-94)叙述他写《罗马帝国衰亡史》的动因。

It was at Rome, on the 15th of October, 1764, as I sat musing admidst the ruins of the Capitol,while the barefooted friars were singing vespers in the Temple of Jupiter, that the idea of writing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city first started to my mind.

1764年10月15日,在罗马,我坐在加比陀山的废墟上发呆,听见朱庇特深面里赤脚的修士们唱起了晚祷曲,这是有个念头第一次涌上我心头:写下这个城市的衰落和灭亡的历史。

那一年他27岁,他50岁的时候,这本书完成了。他写道:

1787年6月27日晚上,在11-12点之间,我在花园的凉亭里写完了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我放下了笔,在金合欢树覆盖的林荫道上来回走着。从哪里可以看见田野、湖水和远山。空气和畅,水面上印着银色的月亮,大自然一片寂静。我不想掩饰我的高兴,我自由了,也许还建立了大名。但很快我的得意被压了下去,心里充满了冷静的忧愁。因为我想到我已经永远告别了一位多年的好朋友,想到不论历史存在多久,写历史的人拥有的只不过是短暂而不安的生命。

1,795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