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地震’

震区,那永不消失的电波

Wednesday, June 11th, 2008

telephone
(马达 摄影)

【白板报报道】

几名志愿者在灾区支起一口卫星锅。从此,电话通了,每天从早到晚排队来打电话的人络绎不绝;互联网通了,政府和志愿者靠它现场办公,指挥协调救灾。连军方和武警都借用他们搭建的通讯网络,并派哨兵为这口锅站岗执勤。

他们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

他们做的事为什么对灾区那么重要?

请听马达为你讲述《震区,那永不消失的电波》。

马达返回杭州后,一位军医给他发来了这样一条短信:

你们走后三江人民非常想念你们,他们正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谈论着你们:他们背后一定有秘密财团支持……,否则哪来这么大的气势和高级技术。

5月14日,汶川大地震过后两天,马达飞到成都。

作为一名越野车手,他此行的目的是到灾区帮忙。路都断了,该是四驱车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吧。到了之后他才知道,那里的道路,甭说四轮驱动,坦克都没用,废墟压在路上,有三层楼那么高。

在灾区的头一个礼拜里,他做了不少事,比如参加志愿者的车队,运送各种救灾物资等,但是比起他之后做的事,这些可以略去不提。

5月21日,他通过朋友得知,汶川有个叫三江的小镇,军队一直没有开进去,通讯一直中断,当地居民不得不跋涉两天赶到都江堰来打电话。

马达一下子想起,朋友在成都有一套卫星IP电话设备,是北京一家公司赞助的,这下可算派上用场了。

他们带上设备,赶赴灾区。在距离三江4公里的地方,堰塞湖挡住了去路。他们不得不背上器材徒步翻山绕道前往。

跋山涉水

三江是个神奇的地方!走南闯北的马达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烁着神采。

那里的学校,没有一个学生伤亡。大地一晃,老师就带着学生疏散到操场,人人蹲下,双手抱头。没有长期的演练,做不到这么整齐。

在烽火连三月的年代,家书抵万金,在互联网时代,电话价值几何呢?当地人派出代表,带着写满电话号码和留言纸条,赶往都江堰。

当马达、老蒋、小马等人把卫星锅给支好,三江的神经中枢恢复了。

这套系统不但可以打每分钟只要8分钱的IP电话,还可以接驳无线路由器,让政府部门、救灾人员的电脑上网。

第一位打电话的是从汶川县城赶来就在的女干部,她兴奋而羞怯地用这套系统说:老公,我爱你!

第二位是位向阿坝的亲戚报告自己孩子死讯的藏族妇女。

三江人排队来打电话,帐篷内50度的温度,但是三江人没有一个打赤膊,也没有人插队,这让马达很惊讶。

他对镇长说,看来您治镇有方啊。镇长秘而不宣地一笑。

马达跟镇政府商量,让铁军来打电话,向家里报个平安。军人们不肯,经过再三邀请,首长答应了。

天开了口子,大雨倾盆。铁军战士8个一组,来到通讯站。

这是开赴前线以来,他们第一次跟家人通话。

卫星搭建的局域网,让几十台笔记本开始工作,镇政府还用一台线路接上了传真机。救灾材料,统计报表,乃至直升机的空投地点,都用互联网来传输。

空投

夜深人静,蜡烛点燃,这里成了一个烛光网吧。

IP帐户没钱了,马达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顿时4000块钱充了进去,而200元,就可以打一天了。

等移动的救援车到达的时候,这里的灾民已经不再用电话报平安,而是用它来联系生意了。

卫星锅不小心被碰了一下,信号中断,抢修6个小时才恢复,此时,所有在三江的人们才意识到通讯的重要。

当中国移动的车驶入三江,马达他们知道,告别的时候到了。

他们在自己还没有变成鸡肋的时候,选择了撤离。

留下的是少数人的猜测与多数人的怀念。

当历史变成传说,传说变成神话,人们是否还记得马达和那一口锅。

hostel

马达回到杭州,赶上梅雨季节,在灾区都没有沦陷的汽车,陷到烂泥里。

家里断网断水。

一个救灾回来的志愿者,在自己的家门口成为了灾民。

截至白板报发稿为止,马达还把自己临时安置在一家青年旅社里。

2,152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两组图 一段谣

Tuesday, June 3rd, 2008

1、中国的大坝能撑住吗?

2、地震中的孩子

3、控制报道

1,721 total views, 15 views today

假如堰塞湖决堤

Saturday, May 31st, 2008

日本NHK电视台关于汶川大地震的电视片里,模拟了堰塞湖决堤可能出现的情景,我在网友截图的基础上做了一个简单动画。只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NHK观点。

堰塞湖

1,775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