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媒体’

词与物 2009第4号

Wednesday, March 4th, 2009

1、在精神上相互摧毁

经济学者郭艳茹在博客上,发现的一个“小句子”,原文说:

早晨在厕所里看上周的《齐鲁周刊》,看到讨论婚姻的一句话,作者不祥:婚姻就是两个人在物质上互相帮助,在精神上互相摧毁。其刻薄而冷峻,颇有当年张爱玲的味道。为了这些偶尔冒出来的小句子,我经常买这份报纸,这差不多是我唯一买的纸质报纸了。

【造句】上帝看亚当一个人生活不好,就给他造了个夏娃做伴,原指望他们在物质上互相帮助,谁成想他们却在精神上互相摧毁。

2、卧槽泥马

上海机关报《解放日报》近日考证出“卧槽泥马”的出处是《战国策》。文中说:

“卧槽泥马出自《战国策》,形容虚有其表、窃居名位者,即使有相应的地位,其能力也不足以胜任,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

一时民间哗然,原来这句网络暗语系出名门。不过历史学者宋石男撰文抨击此说法纯属扯淡。他查遍了《战国策》,也没找到这句成语。

请教生活在杭州的人民他们会告诉你,“泥马”可是有渊源的,它来自一个荒诞的传说,“泥马渡康王”,赵构被金兵追击,骑上一匹泥马才侥幸逃脱。后来他建立了南宋,年号建炎,就是宋高宗。

在网上与一位办了个音乐网站刚被低俗的朋友聊天,讨论着这个典故,一副对联诞生了。

上联:泥马渡康王 几度铜驼悲夜雨
下联:卧槽小赵构 多少金鸡笑春风
横批:一蟹不如一蟹

3、壹亿陆

张贤亮在《收获》2009年第1期发表了一部小说《壹亿陆》,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张看到小报上说,现在最严重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男人精子量的下降,精壮正常男人,精液里精子的含量应该达到1.6亿,可是一般人只有1/3不到。小说的主人公叫王草根,是个拾破烂的,他的精子含量够数,因此成了被利益集团追抢的对象。

在《南方人物周刊》(2009.3.2第九期)上,张贤亮接受记者采访。说了一些跟壹亿陆一样生猛的话:

“现在的作家都退到哪里去了?要不写历史,要不就似写个人的内心感受,个人生活的遭遇。我借一个荒诞形式一下铺开了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他们写得出来吗?他又这么广阔的视野吗?有对社会这么敏锐的感受力吗?”

然而,在同一期杂志出现的美国记者何伟可能不认同张贤亮的自负。

4、知识分子和大众之间的鸿沟

就是上面提到的这个何伟,他的真名叫Peter Hessler。在《南方人物周刊》(2009.3.2第九期)上,何伟写了一篇《中国人什么时候想要公正?》,里面直言他对中国社会的感受。里面说的话,我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I can’t agree more.

何伟说:

“我很难和中国的知识分子有密切交往。这很奇怪。中国的知识分子很关注历史、国际的观点,有时过于看重这些问题并把它们强加到与之打交道的外国人身上,这让你时刻觉得自己是个外国人。我倒觉得自己更容易被工农大众接受。一开始,他们因为你是外国人感到稀奇,但很快就接受你并且不把你当外人看了。普通的中国人非常非常务实,这是我喜欢他们的众多原因之一。这种务实让我更容易与他们打交道,因为他们总是通情达理的。但我又必须说在中国当一个知识分子真难。糟糕的历史,复杂的政治,教育制度也不鼓励独立的思考者。

关于中国的小说,何伟很纳闷为什么作家们那么酷爱象征。

“在中国,知识分子和普罗大众间的确有一条鸿沟。有时候我会吃惊:为什么当代中国小说会有这么多抽象、象征的作品?比如《狼图腾》,这本书无论在文字上还是在象征意义上都和中国的现状隔得很远。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那段时间,社会变化剧烈,资本主义蓬勃发展,战争的伤痛被抛下,美国当时的作家们试图抓住社会心理,于是我们看到了德莱塞,看到了克莱恩,也看到了杰克•伦敦。他们在各个层面关注这个社会。我希望同样的现象出现在中国,但好像情况并非如此。也许一个原因是知识分子和大众之间的鸿沟。中国的小说家关注民工吗?好像不。但如果他们想要抓住当下最重要的故事,他们应该关注。”

我试着提供给何伟一个答案。中国作家之所以酷爱象征,不直面现实,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商业利益,二是政治安全。写农民工的小说谁看?不用隐喻、暗语和象征,文字能安然存活吗?

不过张贤亮这么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一下铺开了这个时代”,确实挺雷人的。说到底,还是知识分子跟大众有鸿沟啊。写字的认为写了整个时代;看字而不写字的人觉得不过是一个瞬间;既不写字也不看字的人假如听到这个故事,只会用一个字评价:屁!

延伸阅读

词与物2009第3号
词与物2009第2号
词与物2009第1号

710 total views, 15 views today

伞一代

Tuesday, March 3rd, 2009

杭州有7家主流媒体,3月1日这一天,全登了同一条消息。

青年时报

钱江晚报

今日早报

浙江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杭州日报

雨中求职

这张要得荷赛

最后一张

没有一代比这一代更需要伞
没有一年比这一年雨更加大

413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不付钱?不付钱?

Monday, March 2nd, 2009

【按】不要指望小说里的语句能振聋发聩,只有媒体还说那么两句让人回味的话。针对中国人拍下兔头鼠首而拒不付款,以下是一位朋友翻译的法国媒体的评论。

BERGE先生对中国的敲诈事实上和巴黎市长对抗奥运会火炬传递一样荒唐。应该停止轻视中国这种姿态以及孩子气地想给中国上课的念头。这些既不是对话也不是外交的正确方式。像法国左派这样面对政府有请愿狂倾向的现象在国外并不常见。(中国人)对一些任性行为的宽容度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针对中国买主拒绝付钱的声明,一个法国读者这样写)老鼠问兔子:难道他想用猴子的货币来买单?

老鼠头加兔子的牙,中国人真是小气啊!

一个来自CP的卖家自发地抬高价格却不肯买单!在这个国家,如果没有政治权威的默许,没有什么事可以干成。区委会可以授命于一个农民,部长们授权于一个亿万富翁,而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可能突然有一天一无所有,仅仅因为一个高官轻轻皱了一下眉毛。

我认为这位中国收藏家的行为是合法合理的。法国人如此注重保护文化遗产,应该能够明白这种做法对一个有着灿烂艺术成就的大国是一种侮辱和可耻。

BERGE对中国的敲诈以及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做法也不恰当。他忘记了这些文物是以抢夺的手段获得的,他的言论在他委托拍卖行出售文物这样以一个纯粹以获利为目的的行为中,并没为他带来体面和声望。至于佳士得,在他一心想在拍卖行中创记录的商业行为中,也应该多考虑一些商业道德伦理。

如果在声称文物是被盗之前,中国停止已经持续数个世纪的偷窃西方专利技术的行为。

中国买主认为他不应该为曾在一百五十年前在战争中被抢走的文物付钱,这是他的道德观。明天,我将花三千万买下中国制造的产品然后拒绝付款,因为我们遵守工会法,保护环境,言论自由,等等。这是我的道德观。

中国人真是太健忘了。难道他们忘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数以千计的文化艺术遗产曾经被爱国主义的热情化为乌有?买主先生,你应该好好看看中国文化遗产清单。

756 total views, 4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