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忏悔’

2013,一份不满意的答卷

Tuesday, December 31st, 2013

2013,马上就要过去了。回首一年,碌碌无为,时光蹉跎,惟留羞愧。看看白板报发表的博客数量就知道了,全年发文30篇(其中5月、8月各只有1篇),这只相当于2010年一个月的文章量。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变得这样惫懒?当奶爸?这个借口太无耻了,因为都是我媳妇在全年无休地带娃。身体欠佳?有一点,但没到不能写字的地步。工作太忙?也是胡扯,这一年只出了12期杂志,写了一个剧本而已。

我想一个原因是这一年深刻体会到表达的无力感。满腔怒火之花,无法形成语句,只能填塞胸间,偶尔憋不住发一两声,也不过詈词粗口,或只是喧哗骚动,没任何意义。

偶尔买到一本翻译得稀巴烂的书(例如:李伟红翻译的《宽银幕》)让我愤怒;去服务质量很差的餐馆排队(例如:定安路灶丰年间)会让我愤怒;漫天雾霾、自来水异味、投标被黑,都让我怒从心起,甚至看《国土安全》第三季看到美国人到伊朗领土上横行霸道,也会让我气不打一处来。年轻时有了气,会当场发泄出来,至少会写下来,而中年之后,却更多地选择沉默。

这一年我开通了微信公众帐号,看上去与时俱进,其实更像是小区里老不正经的老汉跟着年轻人赶时髦。就凭我现在的写作状态根本无力维护一个微信公众号,何况两个。与其发一些旧文滥竽充数,还不如早点停掉。

乏善可陈的2013,也有几件有意义的事。首先是,开始补电影课。这一年看了约翰·福特、大卫·里恩所有的代表作,并开始看希区柯克、黑泽明、怀尔斯等人的电影。养成了看完电影就读剧本的好习惯。但是,这一年没能写出电影剧本,失约失人,愧哉愧哉。

读书方面,今年重读了一遍《新约全书》。发现了一本好书:桥本忍写的《复眼的影像–我与黑泽明》,仔细通读了《编剧的艺术》,正在读舟桥和郎写的《电视剧脚本作法48讲》,越发觉得日本人写的书最靠谱。

这一年最大的收获还是识人吧。在牟森的介绍下,认识了艺术思想家高士明、戏剧构作满宇轩、画家王公懿、左翼思想家陆兴华等人,获益匪浅。还有通过刘淼,认识了简书的朋友、诗人乌青、摄影师拉黑等人。今年还见了鹿童、小燕、大学梁同学等新朋老友,一并感恩。

来年,许个愿,博客文章量增加到至少100篇。只要有条件,每两天看一部电影,读一个剧本,写一篇学习笔记。

希望明年此时的总结,不再满是羞惭与懊悔。

3,571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去年给友人的信:黑卡忏悔录

Tuesday, January 11th, 2011

Hi, 正在排队买船票,在手机上简短节说,我最近的忏悔录。

是这样。我买了iphone,这玩意须要装软件才有意思。如同其他操作系统一样,软件有两种获得渠道。从苹果商店买正版软件,或者破解手机;俗称越狱。

我没越狱,一直在冲动与谨慎之间见机行事,陆续买了大约90美元的正版软件。

忽然最近,我从论坛里看到第三种办法:用极便宜的价格从淘宝买苹果的礼品卡。价格之低,难以置信。25元人民币就可以买200美元的礼券。

我不是雏,当然看得出里面的猫腻。但是诱惑啊,深度的诱惑促使我买了25元,200美元券到手;我立即购买了梦寐以求的牛津豪华词典,还有郎文现代,又买了些烧包软件。尝到甜头,欲罢不能。我又买了25,又25;截止到今日凌晨,我买了800美元的软件!世界上所有一流的英语词典软件,排行榜上的热门应用,天下英雄,尽在毂中。

然而,我知道这样做是错的!

这些卡的来历不正当。要么是破解了苹果的代码,要么是盗窃了他人信用卡。我罪感强烈,有一种做贼的感觉。生怕接到苹果的警告;又仿佛看到在美国访问其间,被FBI请去喝茶。

这种感觉让我对自己感到失望。

在黎明到来之事;我作出重大决定。把便宜买来的帐号全部注销,不当得来的软件全部删除。

转瞬即逝的繁华,如南柯一梦,醒来时我又恢复清贫。

但我的心安稳,我的灵欢畅,我获得了自由。

想找人诉说这种挣扎之后获救的感觉,又不便写博。故而找到你忏悔。希望你能听到感觉到。

船票还没买到,不过我已步入荫凉之中。

793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