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新闻’

外行眼里的第54届世界新闻摄影奖

Saturday, February 12th, 2011

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声望最高的年度摄影比赛,在中国又称“荷赛奖”,原因是这个奖项是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独立机构颁发的,早期的中国摄影师很多都不懂英文,连字母认起来都困难,一个看是在荷兰的比赛就叫它“荷赛”,后来在中国的比赛就叫“华赛”,在连州举行的就叫“连赛”……甲A联赛……就是这么来的。

2011年2月11日第54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PP)揭晓了。用一个字概括今年的获奖作品就是“血腥”,Grossy。如果外星人窃取了WPP今年的获奖画册,带回自己的星球,那么肯定连侵略的兴趣都没有了,因为从照片上看地球简直是个大地狱。

WPP的年度大奖颁给了南非女摄影师、获得过8次WPP奖的Jodi Bieber,作品是《被割掉耳朵和鼻子的阿富汗女孩》,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这张照片,看了太残忍、太绝望。(照片在此,慎入。

下面说说我喜欢的照片吧。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09.06.15

我最喜欢的照片是艺术与娱乐类第一名《练习大提琴的女人》。拍摄于刚果金沙萨,摄影师为爱尔兰的Andrew McConnell。鉴于我家媳妇也是大提琴爱好者,我准备在小院子里给她多拍一些练琴的照片,角逐明年的WPP。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09.50.17

其次是这张爱尔兰摄影师Seamus Murphy拍摄的朱利安-阿桑奇。它获得了新闻人像类二等奖。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10.08.31

生活类的照片中,我喜欢这张《沙发冲浪者》。“沙发冲浪”(CouchSurfing)是一个国际穷游组织,基本理念是,参与者在自己的城市接待外来者,让他们住自己家的沙发,赚取积分,以后自己到外地旅游,也可以睡别人家的沙发。我当初一听这个点子就觉得安全是个大隐患。一搜维基百科,果然,2009年英国利兹一名男子强奸了一个在他家借宿的“沙发冲浪者”,一名香港女孩。后来此强奸犯被判刑10年,但对这个项目的声誉打击很大。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10.00.29

如果说本届WPP的照片以悲剧为主的话,时事类荣誉奖就有一点喜剧色彩。获奖作品是《Google街景上的不幸事件》,就是Google地图在抓拍街景时偶尔拍下的不幸场面,有撞车,有打架。更多照片,请看这里

中国摄影师一直是WPP的常客,在房价飞涨的今天,这也是获得体制内二次奖励,快速解决住房问题的捷径。今年中国大陆摄影师的战绩不佳,只获得了一个二等奖和一个三等奖。

Screen shot 2011-02-11 at 下午09.22.19

突发新闻类三等奖是中国自由摄影师卢广的《大连漏油抢险》组照。以后中石油的庆功会上,不知是否会摆上这些照片。

中国摄影师牛光,以一张《玉树灾区喇嘛准备火化遇难者尸体》的照片,一般新闻类单幅二等奖,图片极其血腥,慎入

我不喜欢这张照片的诡异与恐怖,也不喜欢评委们试图赋予它的意识形态涵义。去年在香港听陶杰演讲,他说,西方媒体刊登的玉树地震的照片,全是喇嘛在救灾,扫一眼报纸,还以为达赖喇嘛建成了“大西藏”呢。喇嘛救灾是事实,但西方新闻媒体在报道议程设置上,能不能也兼顾事实的全貌呢?

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我第一反应就是,牛光的人才房黄了。后来一打听,人家这哥们在外媒工作,根本不在乎这一套。

1,030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埃连的命运

Sunday, July 11th, 2010

IMG_0477

你还记得图片上这个男孩吗?他叫埃连-冈萨雷斯(Elian),十年前他的照片遍布世界各大媒体。

2000年复活节,年仅6岁的埃连,跟随母亲和母亲的男友从古巴偷渡迈阿密,遇到恶劣天气,成了孤儿。他被美国消防员救起,寄养在美国的亲戚家里。此后,围绕埃连的去留问题,各方面力量展开了激烈争夺。埃连在古巴的父亲,提出要把孩子接回古巴,而身为古巴流亡者和异议者的埃连的亲戚,则要把埃连留在美国,进行政治避难。

以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政府,强烈要求把埃连送回国。美国民调显示,42%的美国人认为埃连应立即回到他父亲身边,31%的人认为埃连的去留应该由全体家庭成员所决定,14%的人认为应该先进行埃连的政治避难听证,而只有4%的人认为埃连应该留在美国。

美国司法部长裁定埃连应该送到其父亲的监护之下,而埃连的迈阿密亲戚却不愿意放人。联邦司法部门决定动用SWAT部队武力解救。4月22日,130人组成的SWAT部队,冲进埃连的亲戚家,于是全世界媒体看到了下面这一幕。

IMG_0503

4个小时以后,埃连被送到Andrews空军基地,他的父亲已经从古巴来到这里等他。

IMG_0481

2000年6月28日,埃连返回古巴。受到了卡斯特罗的召见。

IMG_0485

10年过去了,埃连如今已经成长为17岁的少年。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对惊涛。假如当初埃连不回古巴,如今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答案在风中飘荡,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031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