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朋友’

活着并且能看到别人这样写他的人,有福了!

Tuesday, June 30th, 2009

刚才去了风华的博,看到这篇,老泪差点把嗓子哽住。

配一首老歌吧,巫启贤《那一段日子》。

[audio:http://solaso.com.cn/bbs/attachments/dvbbs/wma/nydrz.mp3]

《那一段日子》

词/曲:巫启贤 编曲:吴庆隆

听到DJ又播出那一首歌
一首令我深深感触的歌
发生在啤酒周围的故事
还有住过的房子
昨天又接到一个问候的电话
禁不住又谈起那一段日子
曾经为了我我失恋的伤痛
你们陪我流泪痛哭

多少次我们夜里漫步
谈谈人生与前途
多少次地酒後真情流露
而今我只能抱着吉他
望着天空里星星无数
唱着你们写下的爱情故事

那年的世界杯我们还看着电视
为了足球明星共同欢呼
冬冬和Rocky在门边互相追逐
没有人夜里独处
你们都喜欢穿我表演的衣服
曾在演唱会里抱头痛哭
友情对我来说是另一种财富
在心灵上不再孤独

多少次我们夜里漫步
谈谈人生与前途
多少次地酒後真情流露
而今我只能抱着吉他
望着天空里星星无数
唱着你们写下的爱情故事

多少次我们夜里漫步
谈谈人生与前途
多少次地酒後真情流露
而今我只能抱着吉他
望着天空里星星无数
唱着你们写下的爱情故事
唱着你们写下的爱情故事

83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转:风华《迈克尔-杰克逊与柱子的小屋》

Friday, June 26th, 2009

转自:风华的博客

迈克尔。杰克逊死了,年仅五十岁。他活着的时候那么拉风,不知死后的待遇能否超过罗京。借着他的死,我又想起二十多年来一直盘踞在心中的一间小屋:那是柱子的宿舍,更是我们几个哥们的小窝。二十多年了吗?为什么所有的事一提起来,就有了这么多年头。但是那种快乐啊,却真的就是昨天的快乐。

就是在那间小屋里,我第一次听到杰克逊的歌声。柱子的一台烂到不能再烂的半头砖录音机,好几个地方都用胶布粘着,一转起来就有咔咔的响声。有时候出了故障不干活,就用手啪啪地拍几下,美妙的歌声复又响起。当我第一次听到杰克逊,那震撼真是无从说起。柱子连声问我们怎么样怎么样,他紧盯着我们的脸,眼睛里闪着幽亮的贼光。

现在想起来,那可能只是一间储藏室。就在柱子家正房的前面,柱子的爸妈都是勤快人,为上了高中的儿子收拾出来,作为单独的宿舍。于是就成了我们秘密的窝点。我们包括:王佩、柱子、莎漠、新华、莱昂修等等。人员常常变换,但核心成员基本固定。王佩是一个秀气的胖子,到现在仍然奶胖未退,小胖手弹起吉他来叮叮冬冬,比弹棉花好听很多。莎漠那时还不写作,从县一中到机关中学,哪有漂亮姑娘他就出现在哪,如果人家不和他约会,就会连续几天自行车胎被人放气儿。新华呢,那时正陷入一场不可自拔的单恋之中,最终导致休学半年的恶果。而柱子,每天都要写一篇散文诗类的东西,偷偷夹在女孩的书里,却连名字也不敢写上。莱昂修则凭借他挺拔的鼻子所向无敌,最后弄到分身乏术只好求哥们帮他分头去赴姑娘的约会。

也是在那间小屋里,我躺在柱子的床上看完了艾特玛托夫的的《一日长于百年》和加缪的《局外人》,然后把马原和徐星的路子结合起来写出我的第一个“先锋小说”。

而每一次期中和期末考之后,亲爱的柱子爸妈都要帮我们炒一桌子好菜,让我们哥几个喝上一壶,用以放松和庆祝。此刻,我多么想念柱子的父母,那可亲可敬的叔叔阿姨,他们一直把我们几个当成自己的孩子。每到周末,只要我不回远在60里路以外的家,阿姨都让柱子把我叫到他们家去,吃一顿丰盛的大餐,然后拿出最新的被子,让我在他家睡。而柱子的家距我们学校的宿舍,仅仅只有200来米。

在我们考上大学之后,每年的寒暑假,我都要去沾化和朋友们相聚。聚会的窝点,仍然是柱子的小屋。记得有一年春节下大雪,马路被冰雪封冻,我骑着自行车去县城,60多里长的路上摔了十来个跟头。车子的后架上绑着一个大纸箱,里面是给王佩和柱子他们老爸带的酒。不知什么时候,酒被摔破了一瓶,由于是顺风路,我一路闻着浓郁的酒香行进,等到了县城的时候,都快被熏醉了。王佩看到我满脸通红,满身是泥,激动地抱住我不撒手,满面含笑,目光迷离,吓得我赶紧挣脱。

75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 18 1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