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朋友’

四奶驾到

Tuesday, August 26th, 2008

再过10分钟左右,四奶,也就是宋石男,即将到达。

刘桂兰和我,将与之把酒话桑拿,说错了,把酒话桑麻。鉴于我刚刚伤愈复出,陪他喝酒的担子就落在刘桂兰身上。

在车上,四一奋笔疾书,与龚自珍合作写下了一首露尾诗。

王顾苍茫气未收
珮鸣衣间扰新秋
先作情歌赢青眼
生怕百岁负白头
四方登临叹宋玉
一梦缠绵追庄周
来何汹涌须挥剑
了无鸿爪雪上留

我谨代表杭州所有的中年文艺妇女热情欢迎四一的到来。

1,23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老高的忠告

Tuesday, June 24th, 2008

laogao1

laogao2

1,384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四一,生日快乐!

Sunday, May 18th, 2008

四一,因为你生下来,大地才这么震颤吗?5月18日1:09,又发生一次6.1-6.3级余震,震中距地表只有10公里。震感强烈。成都狂风大作,暴雨来临,满街恐慌的人群。

今天是四一的生日,但这个生日注定非比寻常。

兴隆镇忙活了一日之后,他忍者饥饿和疲惫,写了篇博客。正准备洗洗睡的时候,忽然一阵强烈的余震,整个楼都在晃,显示器摇得厉害。他赶紧跑了下去。

而紧接着狂风大作,暴雨来临,成都街面上一片杂沓恐慌之声。

我的好朋友四一同志,跟他的亲密老婆刘颖同学,穿着雨衣,站在瑟瑟风中,看着眼前昏黄的灯光,摇摆的树木,瞬间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仿佛一切都在电影中。

如果这只是一部灾难片该多好啊。哪怕灾难片,也会有一个英雄人物力挽狂澜,要么端掉外星人的老窝,要么抓住大自然的脉门。然而,现实不是电影,也不是小说。它用最剧烈的方式折磨着人们,要有钢筋一样粗壮的神经,才能与之对抗。

好兄弟四一,你在灾区,我在后方。此刻,我没法帮你做什么,只有跟你一同不睡。只不过,你是站在风雨中,我坐在华厦内。明天这座城市将非常热闹,不啻于狂欢,因为圣火到了。而你的城市,空气将更加紧张,满大街都是茫然的人们。

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你问我也问,没有答案。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样的夜里,我们还有人可以依托,可以相信。

我的好兄弟四一,再过一会,你会进入并不安宁的梦中,在某一年,你在这个时刻被生出来,你惊奇地望着这个世界,那时,你许下一个的小心愿,年代久远你自己都忘了。

那心愿就是:你要爱尽可能多的人,并被尽可能多的人所爱。

而在生日的前一天,你做到了。

1,50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