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未来’

未来已来?别忽悠我了!

Monday, July 10th, 2017

无所不能的浙江人,把“简史派”掌门人尤瓦尔-赫拉利请到了杭州,做了一场主题演讲,并全网直播。但由于网络挤爆,不知道他今天都讲了些什么。不过,据我推测应该是他两本书的基本内容吧。未来已经到来,分布并不均匀。人类社会靠故事连接,以后人和机器将结合在一起。等等。

现在流行说未来,我却觉得人类最应该学习的反倒是历史。未来这个东西,基本是靠蒙的。蒙对了的,就说自己擅长预测,蒙错了的,就不吭气了。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那些预测对了的人,在外边蹦跶。给人一种错觉,似乎预测未来很重要一样。

我对简史派研究不深,但是这类畅销学者往往是靠故作惊人语过日子的。

尤瓦尔-赫拉利预测未来不仅大部分人失业,而且还会变的无用。如何安置这部分人,将成为最头疼的问题。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这过于危言耸听,人类社会再发展,也离不开人本身。人会为自己创造很多工作岗位,而不是让自己被淘汰。很多工作,只有人类才能做好。

昨天夜里,我从上海开车回杭州,下高速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到达一个小的收费站,里面坐着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他见了我,露出真诚而大大的微笑,这不是那种职业化的培训过的微笑,而是一个人类在深夜孤独的收费站,见到另一个同类时所绽放的笑容。我想,这个匝道可能好久没有人下高速了,也许他正好遇到了开心的事,也许他的职业培训加上他的个性,让他在那一刻对着司机微笑。无论什么原因,这都是冰冷的机器所无法替代的。

我当然听说过一种东西叫ETC,我讨厌那玩意。我觉得经过收费站的时候,减速、排队、摇下车窗,缴费,是一个让自己放松和休息的过程。为什么一味地追求快呢?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事值得人如此匆匆忙忙。

关于未来,我听过很多吃后悔药的故事。推友@linglingfa说:

有人后悔没早买房。真应该后悔的是为啥04年腾讯刚刚上市的时候不买腾讯股票,当时一股3.7港币,现在股票一拆五之后都270,不拆的话1350,算下来涨了300+倍,当时要是把准备买房的几十万all in,现在都一亿多了。但是当时你敢么?事后诸葛亮而已。

也有人说如果2011年的时候,能够多挖或者多买一些比特币,将会有千倍以上的收益。

我不否认,如果你那样做了的确会发财。但是,这并不是看得到未来。未来是谁也看不清楚的,那些买了房,囤了比特币的人,并不比普通人更聪明,更懂得未来。他们只是碰巧做了这件事,而这件事又碰巧成功了而已。

用老百姓的话说,谁也没有前后眼。那些所谓知道未来,赌博未来的人,输赢的概率其实是一样的。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按部就班,考验的是一个人承受痛苦、寂寞、无聊的能力,凡是能把这些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安排得妥妥帖帖的人,不用去预测未来,未来也会对他不薄。相反,那些一心一意找刺激,寻快乐,忍不了一点痛苦和无聊的人,及时给他一个时空穿梭机,也是没用的。

人类大脑中设置了奖惩机制,让我们在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之后,产生一些轻松愉快的感觉,比如,经过体育锻炼后,大脑能释放多巴胺,让人感到一种难以言传的快乐。这是为了刺激我们以后多做对身体有益的事。如果绕过这个过程,直接去寻找这些快感,那么这些快感也就很快变成诅咒。无论是各种毒品,夜店狂欢,以及最近流行的“笑气”,都是这种提供给投机取巧的人们的诱饵,结果就是把人毁灭。

人生真正有价值的时刻都没有大山临盆式的轰轰烈烈,也没有壮士出征时那样的慨当以慷。生命是静水深流,是默然生长。读书,写作,与友人交往,所有这一切,看上去跟平淡,实际上在默默积累你功力。关键是这些过程本身是充满快乐的,能够体会到这种快乐,人生也就超脱了平淡,超脱了种种苦厄。

这些年随着减肥的起起落落,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之前之所以减肥成果不稳定,跟我对自己的过分要求有关。我总是希望自己是一个圣人一样,总是看到自己的阴暗面,自己的错处,而没有对自己仁慈一点。

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设定每天走路的指标,为什么每天早晨非要称体重,这些做法都是不可持续的。减肥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我所做的都是为了未来投资,不是为了一串好看的数字。在朋友圈秀照片,得到女同学的点赞,固然很开心,但是在游泳池里狗刨一小时,爬上岸时,大脑里那种爽快愉悦,却是不可见的喜乐祝福。

BBC说,全球富人都在默默进行“非炫耀性消费”,买个包包,买个豪车,这种消费已经老土,而且过时了。人家真正的富人们是把钱投入到看不见的领域,比如子女的教育,比如给自己订一年《经济学人》杂志,比如让孩子上学时的便当里放着藜麦饼和有机蔬菜。

这个观点虽然有些搞笑,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可取之处。我们在明处得到的赞美越少,频率越低,往往在未来享受的幸福就越多。至少理论上如此,因为对于真正的未来,谁也不知道。

我的舅舅,是一个普通的山东农民。他种植冬枣,偶尔写诗。他新写的一首诗,总结了自己迄今为止的生活。

十二年寒窗不识丁,
十五年船厂临时工。
十五年木匠吃百家饭,
十五年务农五谷丰。
愿老天再借十五年,
徒骇河畔做钓翁。

最后一句说出了舅舅的理想。他写这首诗的时候六十五,希望能活到八十,并且用自己的积蓄在我故乡最大的一条河–徒骇河边的公寓楼上买间居所,每天散散步,钓钓鱼,安度余生。

由于他勤奋种植,他的理想实现了。去年他用现款买了商品房,就坐落在距离徒骇河不远的地方。

我想舅舅这样辛苦了一生的人,才是真正懂得未来的人。我曾经代表过一个机构采访过他,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他回答:

“我最幸福的时候啊,就是一手拿着茶壶,一手端着茶碗,在自家的冬枣地里溜达。看着树上的累累硕果,我有说不出的高兴。尤其是有人来参观,更有一种成就感。”

此刻,坐在书房里,拥有清风明月和几千册藏书的我,真正体会到了舅舅的幸福。

只是没有人会邀请一个普通农民来讲讲幸福与未来。

6,490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2020,两个大饼

Tuesday, January 8th, 2008

小的时候,跟我一般大的孩子,谁不憧憬2000?按照宏伟蓝图,中国将基本实现四个现代化。四个是哪四个?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现代化是啥玩意?就是跟时代的地球人同步。这些概念太抽象,还是感谢那是的科幻作家,他们给了“四化”直观的描绘。西红柿大如西瓜,开飞行器上下班,向敌人发射珊瑚岛上的死光,全民破解1+1=2。

2000年很快到来了,西红柿大了一圈,但味道已经差远了;城市奇堵无比,天空蒙上一层灰;新武器没出现,互联网出现了,据说哪怕核爆炸都不能切断通讯;懂数学的人都去美国发展,剩下的人在沙发上看幸运52。

现在又有一个大饼摆在我们面前:2020,首先是人均GDP翻两番,不知道是不是届时要减少一半人口;然后卫生部长说要实行全民医疗。为什么是2020呢?比较合理的推测是,陈部长认为,那时候中国就富有了。

在我看来,全民医疗的意义大于GDP,GNP,也大于大西瓜和飞行器。中国的医疗制度曾经学过苏联和美国,据说现在要改学欧洲了。英国的全民医疗系统(NHS),是英国人的“宗教”,历届政府不管什么政党上台,都不敢改变全民免费医疗体制。如果改变会怎么样?英国人的回答很简单:Revolution.

其实全民医疗跟国家富不富裕没有必然的关系。NHS诞生于1948年,那时的英国刚刚经过战争的洗礼,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但是英国人果断地实行了全民免费医疗制度,不仅惠及本国人,而且连在英国的外国人也包括在内。这是一个决心和理念的问题。

距离2020还有12年,中国版的NHS有没有实现的可能?实在叫人难以预测。那毫无医疗保障的农民现在怎么办?是继续憧憬大西瓜,还是坚持忍着不生病?

1,12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