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杭州’

冬雷

Monday, November 9th, 2009

今天下午三点多,杭州漆黑如夜,闪电灼灼,暴雷滚滚,乱雨如箭。

杭州白昼如夜--《杭州日报》记者李忠摄

这是《杭州日报》记者李忠拍的下午三点钟的杭州市景图。

而在两天之前,按照农历节气,已经是立冬时节。冬雷震震,这在古代属于不可能发生的奇异现象。

正如:乐府歌辞《上邪》写道的: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

我翻出从老高那里借来的1984年版《古诗源》,找到了这首诗。并且发现了老高当时的购书小票,书是在富阳新华书店买的,小票上的时间是1986年1月15日,距今已23年了。

动荡的大地,不安的年代,即便是冬雷震震,我们也习以为常。就让风雷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诗篇》第77篇 16-20

神啊,诸水见你,
一见就惊惶,
深渊也都战抖。
云中倒出水来,
天空发出响声,
你的箭也飞行四方。
你的雷声在旋风中,
电光照亮世界,
大地战抖震动。
你的道在海中,
你的路在大水中,
你的脚踪无人知道。
你曾藉摩西和亚伦的手引导你的百姓,
好像羊群一般。

《诗篇》81:7

你在急难中呼求,我就搭救你;
我在雷的隐秘处应允你,
在米利巴水那里试验你。

63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为什么不装个红绿灯

Monday, August 17th, 2009

今天出门一趟,路过保时捷撞人案发生地:莫干山路上那条著名的画着血淋淋红心的斑马线,顺便用我的iphone 3gs拍了一段视频,放到博客上。网友balter留言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为什么不装个红绿灯呢?

iPhone photo

善哉此问!世界交通史上没有比红绿灯和摄像头最有用的发明了。红灯停,绿灯行,规则简单明确,处罚一目了然。然而,城市的管理者们,为了提高车辆通过的速度,故意在很多人行道上不装红绿灯。这意味着一件事:司机要无条件为行人让路。这样的规则显失公平,因为司机和行人一样,都拥有同等的路权。

城市管理者不顾人们素质还没有普遍提高的现状,盲目地设定不切实际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司机,希望他们遇到行人,就像海水遇到摩西一样。殊不知,在路上奔命的车主,一个个都像杀红眼的法老,哪怕前面立着火柱晕柱,也阻挡不了脚下的油门。

十六岁打工女孩马芳芳的死,显然没有浙大毕业生谭卓那么有轰动效应,保时捷肇事案平静过去,有关部门顺利度过危机,作为死者的遗产,就是这条爱心斑马线。跟朋友聊起来,大家觉得,必须接受人与人不平等这一现实。假设被撞死的不是饭店的服务员,而是一名正在找工作的应届毕业生,占着鲜血的简历散落一地……那样结果如何,谁都难以预料。

一个月以前,杭州市主要领导曾经牵着两个儿童的手,在摄像机面前,走过这条斑马线,于是它成了爱心的象征。这条线经过血的祭奠,更有了一层魔力和象征意义。

加里·贝克在《生活中的经济学》中说,一项政策颁布容易撤销难,因为谁都不想承担废除这项政策的成本,谁都希望维持现状。

这条爱心斑马线,一定会在杭州长期存在下去,并且成为一片独特的人文景观,也成为司机们的噩梦。

1,06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鲜血换来的爱心

Sunday, August 16th, 2009



保时捷撞人事发地:杭州爱心斑马线

原由 redredpei 上載

今天,在保时捷撞人事发地,杭州莫干山路省广电厅大门口爱心斑马线前,用 #iphone3gs 拍了一段小视频。

自从此地发生血案之后,司机都变得异常小心与文明,在这条线上可以大摇大摆过马路,所有的车都会立即停住,那场景就像摩西过红海一样。

不过,这种表面的文明,总让人感觉有那么一点虚假。

1,23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