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杭州’

人毒心凶

Wednesday, March 24th, 2010

前几天接连遇到两件小事。

一天晚上打车绕西湖去接人,出租司机是个老杭州。一开始就用极其自豪的口气夸奖杭州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这也没什么。我想这人最远送客到萧山,没见过市面也是正常。忽然,他恶狠狠地诅咒起来:“你看看大街上这么多人,都跑到杭州来了。依我看,应该枪毙一半。大家抽签,抽到的,都去死。”后来,他大度地说:“连我也参加抽签。抽到谁,谁去死。这样杭州就清净了。”

前天中午,走在运河边的小桥旁。看到一个农民在卖甲鱼或者乌龟。正上桥之际,一个陌生的胖乎乎的男人,从我身边走过。嘴里唠叨:“自己抓了乌龟,还劝我买了放生,良心都不知道哪儿去了。”见我们看了他一眼。他一下子更来劲了,肚子像个被踩了一脚的蟾蜍。“这个卖乌龟的就是该死。我看明天他一上街,就会被汽车撞死。会得胰腺癌、白血病……”他把能知道的绝症都说了一遍。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性,表面上似乎热爱大自然,珍爱周围的环境,然而,对同类却内心怨毒,并常常把这种凶狠发泄比自己更弱势的一方。

就在昨天,福建南安,一个二十多年前我到过的闽南小县南平,发生了恶性杀童事件。一个40多岁的男子,在小学门口持刀乱砍,已经有8名儿童殒命。虽然不清楚此人作案的动机,但我知道,我遇到的那两个人一样,他的心里一定含着愤怒的毒。

1,582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

冬雷

Monday, November 9th, 2009

今天下午三点多,杭州漆黑如夜,闪电灼灼,暴雷滚滚,乱雨如箭。

杭州白昼如夜--《杭州日报》记者李忠摄

这是《杭州日报》记者李忠拍的下午三点钟的杭州市景图。

而在两天之前,按照农历节气,已经是立冬时节。冬雷震震,这在古代属于不可能发生的奇异现象。

正如:乐府歌辞《上邪》写道的: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

我翻出从老高那里借来的1984年版《古诗源》,找到了这首诗。并且发现了老高当时的购书小票,书是在富阳新华书店买的,小票上的时间是1986年1月15日,距今已23年了。

动荡的大地,不安的年代,即便是冬雷震震,我们也习以为常。就让风雷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诗篇》第77篇 16-20

神啊,诸水见你,
一见就惊惶,
深渊也都战抖。
云中倒出水来,
天空发出响声,
你的箭也飞行四方。
你的雷声在旋风中,
电光照亮世界,
大地战抖震动。
你的道在海中,
你的路在大水中,
你的脚踪无人知道。
你曾藉摩西和亚伦的手引导你的百姓,
好像羊群一般。

《诗篇》81:7

你在急难中呼求,我就搭救你;
我在雷的隐秘处应允你,
在米利巴水那里试验你。

7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