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

忘带钥匙的成本分析

Saturday, January 12th, 2008

昨晚出门,把所有钥匙(包括自己办公室的)都锁在家中。幸好我有一套备用钥匙在刘桂兰处,可刘桂兰家住郊区,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杭州。在大雾弥漫的街道上,我在思考几种解决方案,并比较其成本。

A方案、打车去刘桂兰家取钥匙,心理价位:100元往返。(司机报价:单程一百元,往返约150元。)
B方案、住报社旁边的文苑国宾馆,折扣价:168元。还要考虑住宾馆不如在家舒服所产生的情感成本。
C方案、请开锁匠,上门开锁费100元,因是晚上,应该考虑骚扰邻居所产生的社会成本。
D方案、借宿朋友或同事家,打车费10-20元。但额外成本支出更多:给他人造成不便所消耗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不舒服消耗更大的感情成本等等。
E方案、到大办公室熬夜,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金钱成本:0元,身体成本消耗:无法预计。

我先实施了方案A,跟出租车司机商量,结果成本超过预期50%。否定之。
接着准备实施方案B,到宾馆发现黑咕隆咚,原来文苑国宾馆已经收归国有,关张了。亦否定之。
实施方案D,同事说家中只有一小床。也否定了。
正准备施行方案E的时候,刘桂兰打来电话。他兴奋地说:有了有了,靠!怎么没想到还有一个好办法?

F方案:刘桂兰在他家附近找一辆出租车,他本人不过来,只需要让司机把钥匙给送到杭州。由于出租司机从杭州返回郊区,还可以拉客人,出租车支出的成本会大大降低。这样只需要70元就可以解决问题。

最后F方案成功实施,在夜晚11点左右,我拿到了钥匙。刘桂兰不放心,还打来电话确认。

阅读理解,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A、一定要留一套备用钥匙;
B、一定要有一个聪明如刘桂兰一样的保姆;
C、在考虑解决方案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还有一个更好的方案,是成本最低的,也是最意想不到的。
D、生活在城市中,一定要有一个“小三”,这样哪怕挤一张小床,也不会觉得麻烦。
E、如果脖子上有拉链的话,博主的脑袋早就不知道忘到哪儿去了。

1,9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与健忘症作战

Friday, June 2nd, 2006

昨天晚上接到一个电话,乍一听,没想起谁?再一听,隐约有点印象。他自报家门,模糊听到两个音:Zhou(ng) Min(g)。放下电话,我在脑子里迅速排列组合,钟明,周明,周敏……好在,他随口说了句,已经不在报社了,在一家外企做公关。为我的胡猜提供了一定的线索。

打了车到雷迪森去接他喝茶,他看上去有点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了避免尴尬,我想通过谈话多套出点线索。

我: 你到外企之前,在哪家报社?
他:还在那家报社。
我:(干脆直接问)你们报叫什么来?
他:电子报。
我:我还以为是《信息产业报》,记混了。

既然知道是北京IT圈的,就好办了。这样他肯定认识这个圈子里我的朋友。

我:最近见猛小蛇了吗?
他:好久没见了。他好像最近在做一个网站。
我:(来了兴致,大谈小蛇的圈网中国。总得找点话题呀。)
他:自从那次杀过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一道光射进我幽暗的记忆深处!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若干年以前,我们参加了天极网的组织的一次郊外过夜活动,杀了一夜人。于是他那晚的脸的轮廓,渐渐淡入进来。

我: 哈哈,九华山庄。
他:对对,九华山庄。

九华山庄是北京郊外的一处别墅,那年,乘坐天极网的大吧,我们来到这个地方。一下车就被草坪上一块告示吸引住了--

小心投毒!

到了南山路的一茶一座坐下来,大家开始聊起那天晚上。记忆好比一个滤瓦,那晚的男人,我只记得带队的杨子。 滤瓦里剩下的,便都是美眉的。我们一个一个聊过去,除了紫袜子同学,其余都失去了联系。每次跟老友见面都是这样,回忆共同的故人,总有人发财,总有人杳无音信。

我:你记不记得有一个女孩,谁也想不到她就是杀手。当我死的那一刻睁开眼,看到了她幽幽的眼神。那叫一个震撼。
他:记得记得。

由于没有那天晚上那群人的后续报道,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也就没了素材。忽然他说起了一件事。

他:有一次我到珠海出差,认识一个人,他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当然,我朋友。于是,那晚给你通了电话。

我记得有这么一回事。那是我大学以来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五一刚去了珠海,于是聊他。我有点羞惭,因为我远不如坐在我旁边的Zhou(ng) Min(g),这么重视交情。这么多年以来,我总是认识一些人,相处相熟,然后渐渐忘掉。

两个人又聊了一回儿工作,聊房子。比较沉闷的话题。

这个时候,AW老师出现了。 我的联络方式,就是AW给他的。他俩昨天在一起吃饭时,随机聊起了我。

三个人聊天话题丰富多了,我们聊IT,聊电脑。ZM是一个苹果的超级FAN,他家里就买了一台苹果机,用来上网,看DVD。

忽然聊到世界杯,ZM也是个球迷。这下大家陡然兴奋起来,畅谈世界杯的一切。足球真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谈到德国拿过几个冠军,AW说3,我说2,ZM不表态。于是,AW和我打赌。电话王小山,他站在了正义一边,我赢了我一边,但是GOOGLE并不这么认为,上面显示德国在1954/1974/1990分别获得了三次世界杯。AW很侥幸地赢了一次。(update)

后来,大家愉快地散去。

今天早晨醒来,一个名字萦绕在我耳畔。对,他姓钟,名字似乎是……不乱猜了,GOOGLE去。输入“ZM所服务的公司名称+公关部+钟”,搜出一个名字,再把“这个名字+电子报”继续GOOGLE,最终确认。又在新浪找到了他的文章专辑,照片也对上了。

天哪,原来他是钟敏!这个名字的记忆也激活了。

钟敏同学,SORRY我中年健忘。这次,我不会再忘记你的名字。

69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