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

装灯

Saturday, January 30th, 2010

要看一个家庭是否和睦,只需看其马桶;要看一个人家境是否衰败,只需看他的灯。

我租住的房子,是闹市中的两室一厅。客房里的灯,从一入住就坏了,黑漆漆得,伸手不见五指,很适合罗切斯特用来关押前妻。糟糕的是,住了没多久,客厅里的灯也坏了。为了照亮,每次,我不得不打开厕所里的浴霸。而作为我的工作室、会客室的卧室,灯光也不通明。我一直不以为意,反正不是自家的房子,凑合着住就算了。

年关将近,年终奖已经遥遥在望,我决定送给自己一个礼物。送点什么呢?MBP太贵,且无必要,我现在已经有电脑3台。相机我现在已经有3个,Epson R-d1,T3, Miu2,到海地做战地报道都够用了。书柜,尽管我已经买了3个,但是还有大量的书裸放在桌子上,或者封存在纸箱里,不过即使再买1个也不够用,也不考虑。

想来想去,我决定给自己装灯。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提供上门电工服务的电话。不一会儿,两位工人上门了,经过勘察后,他们建议我装5个日光灯管。客房2个,客厅2个,卧室1个。

一个小时以后,房间里灯火通明,仿佛商场开业,又像酒店开张。工费加料费共计440元,但换来了灿烂与光明。我要说,这是我今年送出和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Update:

看了一些网友的留言,又咨询了一下身边的朋友,发现这几盏灯确实装贵了。问题出在材料费上。我委托工人去买灯,工人开回来的收据上写着,每一个日光灯50元,实际上,我打听了一下,最贵不会超过30元。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劳动人民都善良淳朴。不过,既然是过年,就让他稍微多赚一点路费吧。

最好的办法是象霍炬老师那样,买一套冲击钻,自己装灯,那样不但省钱,而且很酷。试想抱着一把冲击钻,站在梯子上,头上顶着哗哗掉落的水泥灰,那一刻我不是一个电工,而分明是在越南作战的兰博和在潘多拉作战的JACK。经过5个小时的奋战,我如释重负地对着地面喊:“老婆,孔我打好了,快叫工人来装灯吧。”

85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的周末

Sunday, August 30th, 2009

自从有了iphone以后,我工作学习生活娱乐,都用它。

比如说,今天吧。早晨叽哩咕噜爬起来,石英钟都说是9点了,赶忙往报社跑。今天加班,要为大学生们开一个创业展示会,并且杭州市的二号人物,市长也要来。

students

iphone跟着我来到了会议室里,黑压压坐满了小朋友,摄影记者还捧着单反,在那里摆架势呢,咱就咔咔咔咔来了几张。有几个看着模样周正的小美眉,可是#iphone3gs没有长焦,拉不到眼前来。

mayor

过了一会儿,杭州市的老大来了,那叫一个万头攒动。

大学生开始介绍自己的创业心得,让我感动的是,他们都是一些小公司,但是一点也不卑微。有一个创业者说,很多人年纪轻轻就想找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但我认为年轻人应该投身到制造业中。我们已经成功解决了9个人的就业问题。

听得我有点心酸。想想中石油中石化动不动就20亿买住宅楼,想想中国的青年才俊都挤破头考公务员,再看看这些做实业的小公司,你就知道谁才是中国的废柴,谁才是中国的脊梁。

the-tree

好不容易忙完了,我就冒着霏霏细雨,骑车来到浙大校园里,在树下打坐沉思。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完全的,完整的,非碎片化的。

bookstore

然后来到书店,彻底做了个心灵疗伤,只有在书堆里,我才不是别人,我才是我。这个世界上多开一家书店就少开一家精神病院。

这就是我的iphone生活,忙碌但不迷乱,独行但不独孤。

因为我心里依然有火一样的热情,烤干一切孤独与寒冷。

71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小院子

Wednesday, August 19th, 2009

iPhone photo

阳光婆娑,疏影满院。

iPhone photo

頭頂的泡桐,亭亭如蓋。

iPhone photo

一周前移栽的蘭花,開出了幾個花苞。

5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