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

原谅我好心当成驴肝肺

Tuesday, August 4th, 2009

有一位素未联系的网友,见和菜头博客中提到我租房艰难,遂留言表示愿意伸出援手,将一套物超所值的公寓用低于市价的租金,预订给我,这位朋友特意强调:只要你乐意,租10年也可,保证价格不变。

这留言让我既感动,又惶恐。我感谢这位朋友的好意,与我素昧平生,仅仅因为喜欢我好朋友的文字,就提供如此优越的offer。对于一位租房者来说,没有比10年不变这样的字眼更让人踏实的了。因为租房和买房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买房具有安定感,而租房意味着漂泊,因为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房东毁约或拒绝续约。

可是我内心却无比惶恐。我并非是一个骄傲的人,傲慢到拒绝他人的一切帮助。我只是觉得,人不能无端生活在恩惠之中,久而久之形成对他人恩慈的依赖。在市场规则奏效的地方,宁可按照市场定价交易,也不要得到别人额外的恩典。

租房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即便房东大多数唯利是图,也逃不脱看不见的手辖制。1800你不肯租,2000行吗?2000也不行,2200行吗?要不2500?OK,你不愿意,那我找别的房东。只要市场规律其作用,手持一定数量货币的人,总能交易到价格合理的房屋的居住权。

我出一个合理的价格,虽然不能确定住在哪个房子里,但至少能够确定我一定住在这个城市里某个房子里。麻烦的无非是搬家而已,不过这也不怕,有搬家公司,有小时工。我自己的劳动转化成货币,我再用这些货币去购买别人的劳动。这足够公平。尽管有个别房东违约欺诈、乘机涨价,但在仔细核算了我的投入产出之后,我总能够在市场上找到更合适的房子以及更合适的房东。

我已经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对于诚心想帮我的那位朋友来说,请原谅我这个糊涂人,我经常会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8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乔迁记

Sunday, August 2nd, 2009

近来频繁收到朋友们的问候,恭贺乔迁之喜,喜从何来?上和菜头的博客才明白,喜从他那里而来。

跟菜头电话夜谈之后,我决定大规模提高租房预算。因为房子不管是买来的、租来的还是做公务员换来的,都是一个让人身心彻底得到放松的地方。

我自2002年来到杭州,就一直租房,若问我为什么不买房?除了不擅理财、没有经济头脑、对生活缺少规划等显而易见的缘由之外,我想还有一个深层的原因。我想保留生活的变化,我来到这个城市不是为了子子孙孙繁育下去,而是想保留随时离开它的权利。

当然你会说,买了房子再卖掉也可以离开这个城市?而且还能赚足一大笔盘缠。我哪有这样高的财商?我想到的就是,万一买了房,我就只能老死在这里了。

然而七年半的时间,我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这个城市,而是不停地换着租住屋。我住过城东、城西、最后固定在距离上班地点一公里半径的范围之内。我仔细核算了居住成本,发现像我这样一个每天两点一线的人,只要减少路途的时间成本,就足以大幅度提高生活的质量。

我拒绝了前女房东2000元/月的要价,最后租了一处更贵的房子,并且几乎所有的家具都要自己添置。但我觉得依然很值。以前“家”是我想方设法要离开的地方,现在的“家”是我待着就不想出门的地方。因为我所需要的这里都有了。

这是70年代盖的老居民楼,我住在一楼,有一个六、七平方的小院子,抬头看见半个天空,另外半个被院外枝叶茂密泡桐树给遮住。院子里的花盆中,种了一些植物,其中有一株柚子树,已亭亭如盖矣。

房间里设施很旧,80年代的老式家具,吸收潮气之后,散发出一股棺材板的气味。我让房东把旧家具都清理掉,添置了一个坚固的实木床,三个原木书架,俄罗斯樟子松在房间里散发出木头的香气,我终于让这屋子复活了,当然代价不低。

搬家带来的最大好处,我终于让这么多年买的书全部会师了。以前,我的书散落在出租屋、办公室、纸箱、抽屉之中。而今,它们全都重见天日,在鹅黄色的书架上,对我发出费尔弥娜一样微笑(费尔弥娜是《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的女主角)。我又买了三块棉织地毯,这样可以赤足走在书架之间,像一个巡幸的国王,又像一个采蘑菇的小猎人。

坐在书斋之中,这一刻我跟世界和解,我不再妄求,也不再虚给,物我两忘,身土不二。

当然住在这里也不是没有烦恼,隔壁的民宅里住了至少8个人,每天晚上喧哗到深夜,凌晨7点多就砰砰敲门,熟睡的我感到了麦克白一样的惊慌,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不过凡事往好处看,这群芳邻至少矫正了我混乱的生物钟。所谓坏事,是心灵的镜像,如果多想想那些好处,那么这确实是一次乔迁。

83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忽忽,太忽忽

Wednesday, July 8th, 2009

昨晚与牟老阔别三年后重逢,彼此却没有长久不见的感觉,原因是我俩经常毫无来由地通电话。后来,见到了久负盛名的老六,果然人如其书,相见甚欢,喝酒无数,半夜1点才散。

今天中午见到了郑云深,一起聊得很畅快。

下午见到了可爱的张角,自从06年他到杭州为我送行,就再也没见过面,畅叙幽情,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

晚上带一个小兄弟去满足他一个远大的梦想,看一眼天安门。

后半夜也许还有点空余时间,预约要赶快。

明天下午飞回杭州,大部队出行,一切不由我决定,我在北京的哥们、姐们,这次就来不及相见了,下次在北京或杭州聚首吧。

74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