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

与健忘症作战

Friday, June 2nd, 2006

昨天晚上接到一个电话,乍一听,没想起谁?再一听,隐约有点印象。他自报家门,模糊听到两个音:Zhou(ng) Min(g)。放下电话,我在脑子里迅速排列组合,钟明,周明,周敏……好在,他随口说了句,已经不在报社了,在一家外企做公关。为我的胡猜提供了一定的线索。

打了车到雷迪森去接他喝茶,他看上去有点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了避免尴尬,我想通过谈话多套出点线索。

我: 你到外企之前,在哪家报社?
他:还在那家报社。
我:(干脆直接问)你们报叫什么来?
他:电子报。
我:我还以为是《信息产业报》,记混了。

既然知道是北京IT圈的,就好办了。这样他肯定认识这个圈子里我的朋友。

我:最近见猛小蛇了吗?
他:好久没见了。他好像最近在做一个网站。
我:(来了兴致,大谈小蛇的圈网中国。总得找点话题呀。)
他:自从那次杀过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一道光射进我幽暗的记忆深处!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若干年以前,我们参加了天极网的组织的一次郊外过夜活动,杀了一夜人。于是他那晚的脸的轮廓,渐渐淡入进来。

我: 哈哈,九华山庄。
他:对对,九华山庄。

九华山庄是北京郊外的一处别墅,那年,乘坐天极网的大吧,我们来到这个地方。一下车就被草坪上一块告示吸引住了--

小心投毒!

到了南山路的一茶一座坐下来,大家开始聊起那天晚上。记忆好比一个滤瓦,那晚的男人,我只记得带队的杨子。 滤瓦里剩下的,便都是美眉的。我们一个一个聊过去,除了紫袜子同学,其余都失去了联系。每次跟老友见面都是这样,回忆共同的故人,总有人发财,总有人杳无音信。

我:你记不记得有一个女孩,谁也想不到她就是杀手。当我死的那一刻睁开眼,看到了她幽幽的眼神。那叫一个震撼。
他:记得记得。

由于没有那天晚上那群人的后续报道,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也就没了素材。忽然他说起了一件事。

他:有一次我到珠海出差,认识一个人,他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当然,我朋友。于是,那晚给你通了电话。

我记得有这么一回事。那是我大学以来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五一刚去了珠海,于是聊他。我有点羞惭,因为我远不如坐在我旁边的Zhou(ng) Min(g),这么重视交情。这么多年以来,我总是认识一些人,相处相熟,然后渐渐忘掉。

两个人又聊了一回儿工作,聊房子。比较沉闷的话题。

这个时候,AW老师出现了。 我的联络方式,就是AW给他的。他俩昨天在一起吃饭时,随机聊起了我。

三个人聊天话题丰富多了,我们聊IT,聊电脑。ZM是一个苹果的超级FAN,他家里就买了一台苹果机,用来上网,看DVD。

忽然聊到世界杯,ZM也是个球迷。这下大家陡然兴奋起来,畅谈世界杯的一切。足球真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谈到德国拿过几个冠军,AW说3,我说2,ZM不表态。于是,AW和我打赌。电话王小山,他站在了正义一边,我赢了我一边,但是GOOGLE并不这么认为,上面显示德国在1954/1974/1990分别获得了三次世界杯。AW很侥幸地赢了一次。(update)

后来,大家愉快地散去。

今天早晨醒来,一个名字萦绕在我耳畔。对,他姓钟,名字似乎是……不乱猜了,GOOGLE去。输入“ZM所服务的公司名称+公关部+钟”,搜出一个名字,再把“这个名字+电子报”继续GOOGLE,最终确认。又在新浪找到了他的文章专辑,照片也对上了。

天哪,原来他是钟敏!这个名字的记忆也激活了。

钟敏同学,SORRY我中年健忘。这次,我不会再忘记你的名字。

5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好奇心得到满足后的抒情记叙

Wednesday, May 24th, 2006

近来看到的最美的影像出现在今天晚上。我走在体育场路丝绸城一带,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下水道窨井在忙碌。里面一位穿裙子的女士格外打眼,要知道这种工作一般都是男人干的,这个女士的出现,必定是不寻常的。

一个可能,她有东西落到了下水道里;另一个可能,下水道里隐藏着一个秘密。

我停下脚步,注意到下水道旁一辆面包车。车门开着,里面有电脑和监视器。我走到车门一看,一下子被屏幕上的影像迷住了。

那是水下摄像机拍摄的下水道画面。画面是彩色的,灯光打得很亮。只见灰色的水泛着泡沫,携裹着乱云一样的杂质。忽然,镜头从水中挣扎出来,我看到一条长长的下水道,水翻滚着向画面的远端流去。镜头也在向前运动,这时我看到远处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袋子里是什么?金银财宝,还是案发后留下的证据。

这个时候,那位女士走过来,对车里的小伙子说:好了,收工。

什么什么?那个东西还没捞上来呢?怎么能收工。我心中暗叫。

我又看到了那团乌云般的水,贪婪地欣赏这神奇的画面。

一个电视摄像机一样的机器从窨井里提上来。好奇心折磨着我,我就跑过去对车里的小伙子说。我是报社的记者,请问,你们在做什么。

小伙子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在检查联通公司的光缆,光缆走的是我们下水道。

在这个城市里,即使没有新闻,也有很多值得记录的瞬间画面。

70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会记得

Monday, January 2nd, 2006

很多很多
充电器、烧烤
黄酒、旅行茶具、毛巾、新袜子

生活由这些必需品组成
匮乏后的拥有才是富足

60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