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电影’

《海角七号》:情绪引导人民

Thursday, February 19th, 2009

《海角七号》:情绪引导人民

(原载于喜欢版权诉讼的《新京报》,为了您的幸福安康,请勿转载。漫画作者为许英剑老师)

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终于来到内地上映,但是它的潜在观众们早已等得黄花菜都凉了。这好比应邀去吃一顿大餐,但东道主久久不出现。你只好在瑟瑟风中饥肠辘辘地等待,最后不得不在路边买两个肉夹馍。等龙虾上来,你早已经开始在打饱嗝了。事实上,大部分进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人,都已经在DVD或者网络上看过了。我猜测,很多人进影院更像是参加个仪式,仪式很重要,哪怕实质性的突破在香山的草丛里早已发生,鲜花拱门还是要携手穿过的。

  在我眼里,这部电影没有传说中那么好,也没有批评中那么坏。

  《海角七号》不靠故事取胜,它的情节非常弱,没有沿用好莱坞经典的“欲望—障碍—达成”这样的剧情公式,更谈不上制造悬念了。阿嘉能不能把信投递到海角七号,友子能不能成功地组织好演出,茂伯、水娃、警察、马拉桑等小人物的梦想能不能实现,谁会在乎呢?那么推动剧情前行的只有两样东西:情绪和音乐。

  对,片中几个主要人物都带着一肚子情绪,怒气冲冲,恶声恶气,好像跟这个世界有仇似的。这种恶劣情绪,有时把我们搞得莫名其妙。比如在才艺选拔大会上,阿嘉弹完一曲把吉他高高扔向观众,就不是常理能够解释的。如果说他在影片一开始骂“操你妈的台北”还可以理解,那么对小镇上所有人几乎横眉冷对,那只能用不通人情或者反社会行为来解释了。而友子身上,丝毫不见传统日本女性的温柔谦卑,她动不动发脾气,而且还常用日语骂人,简直就是野蛮女友的化身。代表气势汹汹,用民意迫使酒店老板同意本地乐团上台演出;交警也气性不小,一言不顺,就把阿嘉撂倒在地。所有的人都带着一股无名怒火,只好互相发泄。

  然而事情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转机出现在影片后半段。当马拉桑卖出去60瓶小米酒,他兴高采烈拥抱了酒店里的前台姑娘,对方羞怯离去。天边号角已经吹响,封印揭开的时间到了。

  随之,影片的情绪急转直下,从烦躁、愤怒转向了痛快淋漓的欢畅与伤悲。自酒宴开始,导演开始报答观众近一个小时的忍耐,一切都是那么恣意奔放。再也没有了那些扭曲,那些恣睢,那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当大大凑到喋喋不休叙说过去女友的警察面前,给他一个吻,世界开始悄无声息。接下来是性,是爱,是音乐,是记忆中苦痛与美好的复活。

  从沙滩上沸腾的人群一起为落日喊着倒计时开始,电影积蓄的所有坏情绪都已经被焚烧,在一堆灰烬中飞出一只五彩的凤凰,那是我们还未知的美好,就像男孩在荒原里看到的一支野玫瑰,世界变得一片澄明,就在我们舍不得睁眼细看的时候,片尾曲响起,我们有了一个梦一样的结束。

589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再介绍几个有趣的停格动画

Wednesday, February 4th, 2009

停格动画,又叫定格动画,英文是stop motion,就是把物体一格格拍下来,每一格都做细微的运动,这样连起来播放,就产生运动的电影效果。

停格动画是最古老的电影形式,据维基百科考证,早在1902年就诞生了。这种拍电影的方式虽然原始,但运用得当,却能产生梦幻的效果。黑客帝国第一部,崔尼蒂跳起来旋转360度踢飞警察的镜头,就是用这种方式拍摄的。

看了莫非推荐的《45部停格动画短片》,我发现定格动画三定律。即:最吸引人的停格短片有且只有三种:

第一种是关于美女的。这非常好理解,因为用定格的方式,可以把光影和色彩的细微变化运用到极致,加上忽而聚焦,忽而失焦,更有一种如梦如寐的感觉。废话少说,请看大屏幕,很著名的一个MV《Long Gone》。这部片子是用一台Nikon D200单反相机,拍了45000张照片做成的。NND,一般相机的快门寿命只有10万次,拍完这个片子,这相机基本废了,你说,能不好看吗?

第二种是展示人体特技的。由于停格动画,可以在每一帧都停下来摆布被拍摄的对象,因此,可以制造出种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镜头,比如把人体当成滑板,比如单脚滑行。下面这一部《Tony vs Paul》,就是此类片的代表作。

第三类是关于食物的。这可能因为很多人把烹调看成神奇的魔术,配上停格动画的技法,就更加神乎其神了。比如下面这个意大利面条,把一堆不能吃的东西,拍成了一锅美食。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模仿游戏的停格动画,因为停格动画最怕的就是重复和枯燥。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停格动画的知识,请看这个中文网页

1,137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上车,走吧》一部鲜为人知的好电影

Friday, April 4th, 2008

前天晚上打开CCTV-6,看到屏幕上两个人走向一处民宅,那镜头是倾斜的,一个艺术家模样的人打开门,镜头依然是倾斜的。这吸引了我看下去,想不到越看越上瘾,一口气看完。

这部电影就是《上车,走吧》,是黄渤、高虎主演的。黄渤就是《疯狂石头》里的“黑皮”,演这个片的时候,他还没有名气。

电影讲述了两个山东人前往北京开中巴的故事。凡是90年代末在北京混过的人,对北京的中巴肯定都有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时候北京还没有想办奥运,公共汽车也没现在多,于是一部分室内交通由中巴车承担,即俗称的小公共。小公共的一个特点就是永远在拉客,永远说走又不走。

“上车,上车,有大座,上车就走。”但是一旦你上了车,发现它依然在慢慢滑翔。所谓“大座”就是能放下整个屁股的座位,“小座”指的是发动机盖上放的一条小木板。

这部片子好就好在它的明亮的色彩。虽然是反映外地下层打工者的生活,但一点都不悲悲切切,也不哭哭啼啼,更没有指向不明的宣泄与控诉。相反,虽然主人公的生活充满了艰辛与困境,但是片子却充满干净、朴实与乐观。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爱情。是的,不但打工仔爱上打工妹,而且还爱上白领教师。

在所谓的整个新时期的文艺作品中,一个城市女人可以跑到荒野爱上一只公猩猩,但是也绝不会爱上一个男性农民。不,这绝不夸张,城市女与农村男之间存在凛然的界限,两者通婚甚至比不同物种之间杂交都要难。不要抬杠说农民企业家娶了城里姑娘,你知道我说的是没有发财的农民。

《上车,走吧》的不凡之处,就是挑战了这种的界限,不但如此,而且还挑战了地域歧视。在90年代,外地人在北京受歧视的状况比现在要严重很多。在影片里,两位山东老乡偏偏不说普通话,而用家乡话报站名。这反映了一种对本土文化的坚守。我认为本片最精彩的地方是两个山东人,恶意模仿北京人卷着舌头说话“上车,走了”,然后互相笑得前仰后和。说实在的,看到这里,我也跟着大笑起来。对于皇城脚下,享受国语待遇的北京人来说,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一点:北京话有多么难听!

站在不同的文化立场上,山东人自然有自己的结论。这部片子的魅力可能就在于这种对文化撞击的反省。

《上车,走吧》的演员除了黄渤、高虎之外,配角也很出彩,扮演“大英子”的李梅,把一个满肚子坏水的“道上的”北京女人给演活了;陈宁(丽娟)的表演也令人称赞,她扮演了一个白领女性的形象,内敛且静美。

结尾最能看出一部电影的功底。《上车,走吧》用了两个假结尾,可见编剧(马晓东)、导演(管虎)没少受国外优秀电影的熏陶,像张艺谋这样的土导演就知道戛然而止。

片子最后黄渤(高明)要回山东老家,高虎(刘承强)去火车站送他。但这只是一个假结尾,影片继续切换到女白领的办公室里,她隐约看到穿着送水工制服的高虎(刘承强),就追了出来。

影片还没有完。真正的结尾是倒叙,两个年轻人兴冲冲地拎着行李,从村子里跑出来,奔向北京,那座梦中的城……这结尾看的让人激昂而感动。片子结束,我又换到少儿频道,恰好在放《冰山上的来客》。两部电影的结尾都有一种雷霆万钧的力量。在《冰山上的来客》最后,杨排长眼前浮现出牺牲的战友的形象,他大声地命令:“发射三颗照明弹,照亮祖国的山河!”

顿时,中国的天亮起来了。

71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