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电影’

《上车,走吧》一部鲜为人知的好电影

Friday, April 4th, 2008

前天晚上打开CCTV-6,看到屏幕上两个人走向一处民宅,那镜头是倾斜的,一个艺术家模样的人打开门,镜头依然是倾斜的。这吸引了我看下去,想不到越看越上瘾,一口气看完。

这部电影就是《上车,走吧》,是黄渤、高虎主演的。黄渤就是《疯狂石头》里的“黑皮”,演这个片的时候,他还没有名气。

电影讲述了两个山东人前往北京开中巴的故事。凡是90年代末在北京混过的人,对北京的中巴肯定都有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时候北京还没有想办奥运,公共汽车也没现在多,于是一部分室内交通由中巴车承担,即俗称的小公共。小公共的一个特点就是永远在拉客,永远说走又不走。

“上车,上车,有大座,上车就走。”但是一旦你上了车,发现它依然在慢慢滑翔。所谓“大座”就是能放下整个屁股的座位,“小座”指的是发动机盖上放的一条小木板。

这部片子好就好在它的明亮的色彩。虽然是反映外地下层打工者的生活,但一点都不悲悲切切,也不哭哭啼啼,更没有指向不明的宣泄与控诉。相反,虽然主人公的生活充满了艰辛与困境,但是片子却充满干净、朴实与乐观。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爱情。是的,不但打工仔爱上打工妹,而且还爱上白领教师。

在所谓的整个新时期的文艺作品中,一个城市女人可以跑到荒野爱上一只公猩猩,但是也绝不会爱上一个男性农民。不,这绝不夸张,城市女与农村男之间存在凛然的界限,两者通婚甚至比不同物种之间杂交都要难。不要抬杠说农民企业家娶了城里姑娘,你知道我说的是没有发财的农民。

《上车,走吧》的不凡之处,就是挑战了这种的界限,不但如此,而且还挑战了地域歧视。在90年代,外地人在北京受歧视的状况比现在要严重很多。在影片里,两位山东老乡偏偏不说普通话,而用家乡话报站名。这反映了一种对本土文化的坚守。我认为本片最精彩的地方是两个山东人,恶意模仿北京人卷着舌头说话“上车,走了”,然后互相笑得前仰后和。说实在的,看到这里,我也跟着大笑起来。对于皇城脚下,享受国语待遇的北京人来说,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一点:北京话有多么难听!

站在不同的文化立场上,山东人自然有自己的结论。这部片子的魅力可能就在于这种对文化撞击的反省。

《上车,走吧》的演员除了黄渤、高虎之外,配角也很出彩,扮演“大英子”的李梅,把一个满肚子坏水的“道上的”北京女人给演活了;陈宁(丽娟)的表演也令人称赞,她扮演了一个白领女性的形象,内敛且静美。

结尾最能看出一部电影的功底。《上车,走吧》用了两个假结尾,可见编剧(马晓东)、导演(管虎)没少受国外优秀电影的熏陶,像张艺谋这样的土导演就知道戛然而止。

片子最后黄渤(高明)要回山东老家,高虎(刘承强)去火车站送他。但这只是一个假结尾,影片继续切换到女白领的办公室里,她隐约看到穿着送水工制服的高虎(刘承强),就追了出来。

影片还没有完。真正的结尾是倒叙,两个年轻人兴冲冲地拎着行李,从村子里跑出来,奔向北京,那座梦中的城……这结尾看的让人激昂而感动。片子结束,我又换到少儿频道,恰好在放《冰山上的来客》。两部电影的结尾都有一种雷霆万钧的力量。在《冰山上的来客》最后,杨排长眼前浮现出牺牲的战友的形象,他大声地命令:“发射三颗照明弹,照亮祖国的山河!”

顿时,中国的天亮起来了。

1,02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为了赎罪

Monday, February 25th, 2008

我不说一句话
没天理的奥斯卡
居然只给了赎罪
一个最佳音乐奖
妈的,怎么不给一个最佳盒饭奖啊

这个拧巴的时代
只有拧巴的电影才获大奖
老无所依
结尾算什么玩意
明明是肌无力
偏要装作很有思想很深沉的样子

而我喜欢着赎罪的姐妹
尤其是风烛残年的妹妹
她让我想到了我自个儿
我的最后一部小说

数数历年的奥斯卡
全是白痴的天下
去年是撞车
我觉得交警拍的交法宣传片都比它好看
十年前是泰坦尼克
囊括了茶水奖之外所有奖
至今人们还记得ROSE和JACK
你跳,我也跳
跳你们大爷

给我一天当评委的时间
我会为黑皮书投下庄严的一票
因为这是我这么多年
唯一看得懂的片子

1,08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人生读书蛊惑始

Sunday, January 13th, 2008

牟森的蛊惑下,我买了一本特吕弗影评集《我生命中的电影》,花了40元,还不打折。

牟森看这本书,常常发出会心的微笑,因为书中评介的古董电影,他90%都看过,而且特吕弗的一些观点,还跟他不谋而合。而我,只看过其中三四部,就像参加了一场别人的同学会,人家在八卦得热火朝天,我却听得云里雾里。

不过幸好,特吕弗喜欢总结。比如他评论《你好忧愁》这部电影的时候,说出了我潜伏已久的心声。

“电影是女人的艺术,即女演员的艺术。导演的工作就是寻找漂亮的女性来做漂亮的事。”(p.122)

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有些电影不好看,原来是没有漂亮的女演员,或者有靓女却没有做漂亮的事,比如:《十面埋伏》。

特吕弗说,希区柯克玩着玩着电影觉得没劲了,就开始为自己制造障碍,然后一次次跨过去。我觉得这一段话几乎就是在说牟森。

牟森太好学了,他的刻苦让我在偶尔玩一会儿游戏的时候,有一种负罪感。他在不惑之年,开始读《24史》,并为南都写专栏。他还对新闻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如果有一天,《法制晚报》上出现“本报见习记者牟森”的字样,我不会感到惊讶。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有耐心看完德国的《故乡》三部曲,这套电影共分三十部,总长五十小时四十六分钟,虽然我看美剧的时间加起来远超过这个数,但大闷片能跟《迷失》相比吗?

为了表达我对牟森的仰望,我准备把特吕弗放进厕所,一篇篇读完再说。

1,0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