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电影’

为了赎罪

Monday, February 25th, 2008

我不说一句话
没天理的奥斯卡
居然只给了赎罪
一个最佳音乐奖
妈的,怎么不给一个最佳盒饭奖啊

这个拧巴的时代
只有拧巴的电影才获大奖
老无所依
结尾算什么玩意
明明是肌无力
偏要装作很有思想很深沉的样子

而我喜欢着赎罪的姐妹
尤其是风烛残年的妹妹
她让我想到了我自个儿
我的最后一部小说

数数历年的奥斯卡
全是白痴的天下
去年是撞车
我觉得交警拍的交法宣传片都比它好看
十年前是泰坦尼克
囊括了茶水奖之外所有奖
至今人们还记得ROSE和JACK
你跳,我也跳
跳你们大爷

给我一天当评委的时间
我会为黑皮书投下庄严的一票
因为这是我这么多年
唯一看得懂的片子

79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人生读书蛊惑始

Sunday, January 13th, 2008

牟森的蛊惑下,我买了一本特吕弗影评集《我生命中的电影》,花了40元,还不打折。

牟森看这本书,常常发出会心的微笑,因为书中评介的古董电影,他90%都看过,而且特吕弗的一些观点,还跟他不谋而合。而我,只看过其中三四部,就像参加了一场别人的同学会,人家在八卦得热火朝天,我却听得云里雾里。

不过幸好,特吕弗喜欢总结。比如他评论《你好忧愁》这部电影的时候,说出了我潜伏已久的心声。

“电影是女人的艺术,即女演员的艺术。导演的工作就是寻找漂亮的女性来做漂亮的事。”(p.122)

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有些电影不好看,原来是没有漂亮的女演员,或者有靓女却没有做漂亮的事,比如:《十面埋伏》。

特吕弗说,希区柯克玩着玩着电影觉得没劲了,就开始为自己制造障碍,然后一次次跨过去。我觉得这一段话几乎就是在说牟森。

牟森太好学了,他的刻苦让我在偶尔玩一会儿游戏的时候,有一种负罪感。他在不惑之年,开始读《24史》,并为南都写专栏。他还对新闻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如果有一天,《法制晚报》上出现“本报见习记者牟森”的字样,我不会感到惊讶。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有耐心看完德国的《故乡》三部曲,这套电影共分三十部,总长五十小时四十六分钟,虽然我看美剧的时间加起来远超过这个数,但大闷片能跟《迷失》相比吗?

为了表达我对牟森的仰望,我准备把特吕弗放进厕所,一篇篇读完再说。

8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