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电影’

丹麦小成本史诗电影《开战日》

Monday, October 12th, 2015

警告:影评有剧透。

我必须为电影April 9th (豆瓣翻译为《开战日》)写下几笔,因为我知道,一旦鲜活的冲动过去,我就再也不会为它写什么东西了。

故事非常简单,1940年4月9日,德军突然侵入丹麦。一群装备了自行车,并且只发40颗子弹的丹麦士兵,向配备了装甲车的德军摩托化部队发起阻击战。且战且退,一个排只剩下六个人,与德军进行了一场巷战。眼看寡不敌众,丹麦少尉带领士兵向德军投降,这时才得知,自己的政府已经几个小时前投降了。

这部电影质朴、感人,展示了人的尊严,即使是一个小国的一小队士兵,面临大军压境,也能恪守职责,挑战不可能。最终虽败犹荣。

身为战俘的士兵被押送回兵营,一路上看到自己的同胞没事人似地迎接德军,这一幕令人内心五味杂陈。

本片的启示:

  • 弱小也能激起英雄豪情,当警报声响起,丹麦士兵跨上自行车出征那一刻,我流泪了。
  • 战争有无数可能性,并不是非胜即死。历史远远比非黑即白的判断更为复杂。德国把丹麦人当成同种,虽侵略,但并不残害。丹麦抵抗了4个小时就投降了。德军只付出了16、7人的代价。从现实主义角度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 电影是表达现实的复杂性的。电影就是辩证法。
  • 投降并不一定很可耻,战俘也有尊严。这在《桂河大桥》中已经表现过了。
  • 亚洲人的种族仇恨,在现实中几乎无解,而在古代是有解的。汉朝一直把和亲当成安抚匈奴的手段,并且付出高额的经济代价,来谋取边境的和平。这在当时被视为是最为理智的政策。
  • 这部电影让我想到蓄谋已久的一个题材,也是一支孤军,面对如潮的大敌,这其中的感天动地之处,一定能引起共鸣。
  • 写吧,伟大在前。艺术,或者票房,你总得要占一样儿。

801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重看《喜剧之王》

Wednesday, October 7th, 2015

我有一个朋友叫王崴,是一个酷爱电影的人。我们经常在网上谈文论道,有时也一起看戏聚餐。他结婚早,跟夫人非常恩爱,以至于吃饭的时候,两个人的手都紧紧扣在一起。

2003年,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夺走了他的生命,那是我第一次面对同辈朋友的死亡,那种感觉至今仍能牵动内心的伤痛。他去世后,他的夫人整理了他的遗著出版,取名《渐隐》《渐显》,刊登了他生前写的大量的影评。

我就是通过他的影评,第一次知道周星驰有一部刻画小人物的电影叫《喜剧之王》。里面两段对白,是王崴最为称道的:

周星驰扮演的尹天仇和张柏芝扮演的飘飘,在一夜激情之后,有一段对话。

(飘飘走出门回头看看,没有人,而天仇多在窗子后面偷看飘飘走远。天 仇追了出来)
天仇:喂!
飘飘:干什么?
天仇:走了?
飘飘:是啊。
天仇:去哪里呀?
飘飘:回家。
天仇:然后呢?

飘飘:上班喽。
天仇:不上班行不行?
飘飘:不上班你养我呀?

(天仇一笑,飘飘也一笑,两人挥手再见,飘飘继续走。天仇追了上来)
天仇:喂。
飘飘:(点燃一支烟背对天仇)又怎么了?
天仇:我养你呀!
飘飘: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傻瓜!
(在即乘车上飘飘热泪盈眶,手里还攥着天仇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后来,天仇得到了杜鹃(莫文蔚饰)的提拔,要成为男一号,乘着杜鹃的跑车去应酬,恰巧遇见了来找他的飘飘。

(天仇上了杜鹃儿的车,慢慢驶去)
飘飘:喂!你上次说养我是不是真的?
(车子嘎然止住)
天仇:是啊。
飘飘:没骗我吧?
天仇:当然没骗你,等着你呢!
(飘飘高兴地跳了起来)

奇妙的台词和节奏,从此我就转变了对周星驰的看法。

作为一个九十年代末进城的文艺青年,我曾经一度鄙视周星驰的电影,认为那是小市民的文艺。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阅历的增长,我明白了,周星驰电影才是工业化审美。

今天重看周星驰的《喜剧之王》,被深深震撼。这是包裹在喜剧外壳下的慷慨正剧,是卓别林的“含泪的笑、带笑的泪”之当代版。我以前少不更事,没有理解这其中的人生况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人是看不懂周星驰的,只有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时候,才能被这位喜剧大师所触动。

片中最打动我的一个场景是:制片人告诉天仇,由于一位大哥级的演员没有档期,由天仇来扮演男一号,就在天仇享受男一号带来的荣光时,制片人告诉他,大哥又有档期了……此刻天仇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但马上换成了强作镇定微笑。

自从王崴走后,世上又多了许多优秀的电影,比如:《指环王3》、《海底总动员》、《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艺妓回忆录》、《阳光小美女》、《曾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入殓师》、《UP》、《国王的演讲》、《非诚勿扰I》、《玩具总动员3》、《寻找埃里克》、《地心引力》、《大空港》等等。如果天国也有电影院,不知道是否能同步人间的档期。值得欣慰的是,他曾被《喜剧之王》这样美丽的光影照耀过,回首短暂的在尘世的日子,应该并无遗憾。

1,18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观影笔记之《一夜风流》

Friday, April 3rd, 2015

雨夜看了弗兰克·卡普拉导演的《一夜风流》It Happened One Night (1934) – IMDb

看完才知道这是一部奥斯卡大满贯电影,获得了1935年的最佳影片、导演、男女主角四项大奖。

故事是从一个富家女的逃亡开始的。由于不想受到富豪父亲的约束,艾丽(克劳黛·考尔白)从游艇跳水,逃亡纽约,去找未婚夫卫斯理。路上遇到了落魄记者彼得(克拉克·盖博),彼得是个绅士,一路呵护照顾。当艾丽在大巴上醒来,意识到自己靠在了别人的肩膀上,抬眼看时,彼得俊逸微笑的脸看了看她,这一刻美极了,浪漫极了。

影片到了30分钟的时候,男女主角在荒村野店住宿于一室。彼得用绳子挂住毯子,把一室分割成两半,并趣称为耶利哥的城墙。这是《圣经》之《约书亚记》中的典故,耶利哥城墙很厚,但是以色列人在妓女的帮助下,里应外合,以吹角为号,攻下了城墙。这其中有一段对话真让人赏心悦目。

艾丽: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
彼得:不,但我睡觉喜欢保持一点隐私,不喜欢人偷看。

早晨醒来,卡普拉用一个长镜头表现了艾丽穿着彼得的浴袍,走了很长的路,去浴室排队淋浴。然后不惜菲林,表现了两人吃早餐的场景。充满了生活情趣,也暗示了两人成为眷属后的日常。

侦探来到旅馆搜查,彼得急智与艾丽假装吵架,骗过了他们。

此时,艾丽的父亲不惜重金悬赏,寻找自己的女儿。有图谋不轨的家伙,看到了照片和悬赏,劝说彼得跟自己一起,把艾丽交出去。彼得用了黑手党的手段,恐吓了此人。这段表演如此逼真,如果单独拿出来放进一个黑帮片里,也完全成立。

彼得:你听说过巴格斯杜利吗?
奥斯卡:没听过。
彼得:他和你一样是个好人,可惜太多嘴了。你知道他的孩子后来怎么样了吗?
奥斯卡:(惊惧地摇头)
彼得:我不能告诉你。但当他知道后,他就自杀了。

两个人为了躲开是非,在打谷场上过了一夜,次日又搭车进程。搭车的场景,是一个轻松而优雅的喜剧桥段。彼得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有能让一辆车停下,艾丽只是撩起裙子整理了一下丝袜,立即拦下一辆敞篷车。这里还有段轶事,扮演艾丽的克劳黛·考尔白死活也不肯露大腿,最后只得用替身,等电影获奖之后,她又说替身的腿不如自己的好看。那个年代要是有推特,她肯定会被喷死。

剩下的故事,已经没有很大的动力了。所以,编导让艾丽对彼得表白遭拒,从中横生出一番波澜。

艾丽以为被彼得骗了,决定嫁给未婚夫卫斯理。而她的富翁父亲,见识了彼得的为人之后,劝女儿重新考虑。在婚礼上,艾丽做了落跑新年。

本片的精妙之处在结尾。在一家乡间旅馆,老板和老板娘在讨论这对度蜜月的夫妻怎么这么奇怪,这样的天,还多要了一条毯子和绳子,老板说是啊,他还让我买了一个塑料号角。此时,镜头给出了旅馆外面的镜头,在一扇窗户的灯灭了,接着听到了号角声。这是前后照应,巧用了攻陷耶利哥的典故。

《一夜风流》属于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电影,那时的叙事讲究韵律感和对称美,由于严格的审片制度,所有性的场面都用暗示来表达,反而让人浮想翩翩,意趣无穷。换成当代电影,男女主角早就大战三百回合了,在那时的电影里,甚至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吻。加上一代大师们的无与伦比的表演和黑白光影带来的古典美,使这些电影成为不可替代的经典。

参考资料:

一夜风流 (豆瓣)

It Happened One Night (1934) – Trivia – IMDb

66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