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经济’

钱并不是坏东西

Friday, February 7th, 2014

古今中外对于金钱的批判中,以莎士比亚的下面的话最为著名,也最富文采,连马克思都常常引用。

“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这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吓!你们这些天神们啊,为什么要给我这东西呢?嘿,这东西会把你们的祭司和仆人从你们的身旁拉走;把健汉头颅底下的枕垫抽去;这黄色的奴隶可以使异教联盟,同宗分裂;它可以使受咒诅的人得福,使害着灰白色癞病的人为众人所敬爱;它可以使窃贼得到高爵显位,和元老们分庭抗礼;它可以使鸡皮黄脸的寡妇重做新娘,即使她的尊容会使身染恶疮的人见了呕吐,有了这东西也会恢复三春的娇艳。它会使冰炭化为胶漆,仇敌互相亲吻;它会说任何的方言,使每一个人唯命是从。它是一尊了不得的神明,即使它住在比猪巢还卑劣的庙宇里,也会受人膜拜顶礼。”

当然,这只是莎翁给《雅典的泰门》中的泰门所创作的独白,这并不一定代表莎翁本人的想法,读过莎士比亚的传记,他老人家本人还是很喜欢钱的,要不怎么能养活一个环球剧院呢?

马克思本人也不讨厌钱,他只是常常缺钱。我们知道,马克思跟恩格斯之间有最伟大的友谊,他俩经常通信,马克思的信,主要就是要钱。一般马克思一周要花销2-5个英镑。这可是不是个小数目。1英镑就是一枚索弗林金币,8克多,以前中国人叫它“马剑”,按照现在的国际金价,1克=40.54美元,当时的1英镑相当于现在的324美元。一周2-5枚就是648-1512美元,这真是高消费呀。从1851年至1869年,马克思总共收到恩格斯的汇款3121镑,相当于今天的1,011,204美元。其实,恩格斯本人也不是土豪,他只是用自己做职员的收入,尽力贴补老朋友罢了。

钱究竟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个坏东西呢?每个人在每个不同的时期看法都会不同。有时候,我觉得钱挺好的,因为钱能简化人际关系、降低交易成本、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我前年装修,不慎漏水,淹了楼下邻居,我很快做出了补偿,赔款加维修。但是由于装修公司干活太糙,邻居大伯对维修结果一直不满意,时不时打电话,让我重新给他刷墙。我联系装修公司,他们每次都答应,但是每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从春天拖到秋天,从秋天拖到年底,后来,每次看到手机上显示邻居大伯的来电,我都要打一个寒战,不敢马上接,而是定定神,再打过去。说尽了好话,赔尽了笑脸。今年元旦前,我正在开车,又接到了邻居电话,此时我忽然灵光一现,为什么不用钱解决呢?一谈,果然可行,他的心理预期是500元,我直接说了个1000,最后皆大欢喜。我后悔的是,早知道用钱就可以解决,我何必受这一年多的煎熬啊!

关于用钱,我得出两个结论:一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不要麻烦他人。比如说借车,对于车主来说,其实是一个风险性很高的行为,因为如果驾驶员出了事故,车主负有连带责任,万一涉及巨额赔偿而借车的人跑了,车主就会陷入大麻烦。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宁可租车也绝不借车。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搬家。二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当然,如果钱太多,也不是小问题。

尽管这个世界上有谋财害命、见利忘义、为富不仁、人穷心凶、人为财死、不义之财、铜臭熏天、纸醉金迷、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多能使磨推鬼……但这些都是赚钱和用钱的方式不当引起的,毛病并不在钱身上。没有了货币这种交换中介,人与人之间的交易成本反而会更高。

人与钱应该保持什么关系,耶稣用一句话就说透了:“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19-21)”

可见,钱不是一种坏东西,只是要明白,钱是被赐予之物,不要刻意想发财,更不要掉进钱眼里。除了钱之外,人的眼睛应该向上仰望,寻找并积攒更大的财宝。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

99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看铁路新规

Wednesday, December 1st, 2010

今晚又要去电视上坐台。这是一档盛产“怒汉”的直播节目,广大八卦听众喜爱的万峰老师,就曾在这个节目上让一个科级官员滚蛋。

半个多月前,我第一次参加这个节目,讨论的医院红包问题,尽管事先写了一篇博文坐准备,到了现场还是没有抢到话语权,丧失了一夜暴红的机会。这次,我将不再温良恭俭让,发言一定要简明、有力、生动。

由于我缺乏急智捷才,还是现在博客上打个草稿。今天讨论的是铁道部新规。

铁道部是中国最垄断的部门,还不是之一。我们知道,中国民航有航空公司20多家,它们之间有比较充分的竞争,所以我们才能享受到购票的便利以及较低的票价折扣。公路运输部门竞争更加充分,如果不是那些四处林立的人为壁垒收费站的话,中国的公路票价肯定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唯独铁老大这么多年始终是铁板一块,油盐不进,成为中国最垄断的部门。铁路部门不但自成体系,甚至有自己的治安系统,俨然是一个独立王国。

这下好了,铁路部门由于拥有绝对的垄断权,从来没有把消费者放在心上,总是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火车票只能预售10天,只能到售票点购买,不支持网购等等。我们到任何一个火车票销售点,中午和傍晚,都会看到售票窗口挂出这样的牌子:“吃饭时间,稍等”。还真好意思说,可让全世界人民知道铁路职工自己会吃饭了。现在劳动力这么富裕,票价又这么归,你每个窗口多雇一个人卖票,能死啊。这一切都是不体贴消费者的体现。

这些是技术上做不到吗?非不能也,是不为也。种种不便我们暂且忍了,但是动不动就变相涨票价,这让普通乘客手不了。这么多年,有多少人被动车,被高铁,不得不挥泪告别便宜的火车,去乘坐更贵的动车。

铁道部的这次新规,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程序正义。普通火车票开车后作废,有没有消费者听证,有没有经过人大代表的讨论,有没有经过媒体的监督,一句话,有没有征求过民众的意见?没有。

车开后,票作废,这种规定本身就有问题,车票是消费者与铁路部门的一种契约,消费者一旦买票,铁路部门有义务把消费者承运指定线路。我们知道乘客误火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市内交通拥堵等非认为因素也是重要原因,并非一定是乘客的过失。乘客没有乘坐车票载定的车次,固然是一种违约行为,但违约责任不应该是票款全部罚没,20%的退票费已经足够弥补铁路部门的损失,毕竟不会有人没事买票误火车玩。

新规最有问题的是,中途下车车票作废,这是最不合理的一条规定,一点也不人性化。(暂不展开)

低级别车厢不能到高级车厢停留,这一点实际上铁路部门已经暗暗实行很多年了。持硬座车票的旅客不能到硬卧车厢驻留,这个早已是铁路部门的土规定。这次特别明确提出,实际上是针对动车和高铁的。乍一看,在一个契约社会,这条规定似乎没有问题。有人说现实社会存在种种不平等,直面承认不平等并且制定相应措施,就是一种进步。(时间不够,可不展开)

但是,理论归理论,现实是现实。面对低级别车厢不能到高级车厢停留这条新规,我眼前仿佛出现了旧上海滩那块牌子:“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又仿佛回到了60年代的美国,看到黑人在车厢里被隔离的镜头,又好像到了印度,看到不同种姓的人被隔离。这种人为划分鸿沟的做法,不利于火车资源的利用,事实上,大家刚刚告别绿皮火车不久,还没有那么多等级讲究,一等车厢里,让二等车票的人站一站又何妨呢?我们不能不顾中国的现实状况,盲目地搞贵族火车吧。

至于儿童票身高标准提高了10公分,实际意义并不大。因为2008年铁道部就已经把半票身高上限提高到了1.5米,这次只不过是把免票身高上限提高到了1.2米。这种亲民让步,让人感觉是为了冲淡其他不亲民的措施而搭配公布的。都是中国人,这点花花肠子,蒙得了谁呀?

不过,我觉得铁路部门还是做的不够到位,应该根据年龄和身高,哪个小算哪个。这样1.6的13岁儿童也可以享受半价。现在铁路部门由于地位垄断,过于墨守成规。应该多为消费者着想。(不给力,取消)

其实光对铁路部门进行道德要求,并没有实际效果。最好的办法,就像一些经济学家提出的,应该对铁路部门进行改革。铁路是国家铺就的,可以单独作为一个企业运行。火车机车和车皮,也可以组成单独一个企业。铁路的运营,像民航一样交给不同的铁路运输公司去运营。那样就有了竞争。消费者就可以从不同公司中选择服务最好,性价比最高的那一家。运营不善的让它倒闭。

只有这样才能根治中国铁路的种种痼疾,让铁老大彻底放下身段,成为真正的和谐号,而不是喝血号。

1,04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