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英语’

爱上一本好辞典

Thursday, February 19th, 2009

辞典对于学外语的作用,怎么强调也不过分。经常接触英语的人都知道,遇到生词不可怕,可怕的是遇到认识的单词,又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这个时候,辞典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今天一位朋友问我一句英文的意思,这是纽约时报关于作家塞林格的一个标题:

Still paging Mr. Salinger.

难点就在page这个词上,做名词的时候,它的意思是“页码”,这个大家都清楚。而在这里显然是做动词。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一个十多年前流行的英文词,pager,就是BP机,传呼机,那么这个词是不是“传呼”的意思呢?依然传呼塞林格先生?

你能分析到这一步说明英文还是有底子,但是仅仅靠猜测是学不好英语的,我们需要查辞书。查《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page做动词的时候,是(通过大喇叭)找人,呼叫人的意思。这么一解释,一幅熟悉的画面跃然眼前。在机场候机大厅里,叮咚一生之后,传来广播员的声音:“下面广播找人,由纽约飞往曼哈顿的塞林格先生,请速到13号登机口,有人找。”那么这句话,就似乎可以翻译成:

依然寻呼塞林格。

既然辞典这么重要,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热爱学习的人来说,该装备什么辞典呢?

一、只此一本的选择:商务印书馆《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英英-英汉双解)

如果你手头只准备一本辞典,就是它吧。《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英英-英汉双解),这本辞典是只此一手的选择。这本辞典原名是《朗文英语语言和文化辞典》,顾名思义,以解说英语的文化为己任,面向英文中高级用户,融会贯通,例句丰富,共收词8万。这是我的常备辞典。

购买这本辞典要注意,你有三种选择,正常本缩印本大字本。千万不要买缩印本,尽管它便宜轻便,但字体小得难以辨认。我们知道同样的小字号,英文还可忍受,中文根本无法辨识。除非你视力特别好,否则需要一起买一个放大镜,或者同时买一把二胡(老了之后当阿炳)。

二、紧跟时代的选择:上海译文《英汉大词典》(第二版) 陆谷孙 编纂

如果你从事翻译工作,如果你想把握时代的脉搏,如果你预算有限,就买一本陆谷孙的《英汉大词典》吧。这本辞典,荣获过N个奖项,问世之后替代了梁实秋编的《远东英汉大词典》,成为联合国编译人员使用的主要英汉工具书。买这本辞典,最大的好处就是,陆老不但最懂中文,而且最跟时代,他经常自己一个人翻译新词,而这本第二版的出版时间是2007年。这么新鲜的辞典,还有什么词能漏下呢?

三、此生足矣的选择:牛津兄弟

牛津,有多少烂辞典假汝名以行?牛津在辞典界的地位,就如同中国在特色社会主义界的地位一样,是高山仰止的标准。但牛津,也分等级。

牛津老大:最高级的牛津辞典,就是《牛津英语大辞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OED,这是牛津兄弟的老大,也是英语辞典界的圣经。它一共有20卷,目前在亚马逊的售价是$877,国内书商动辄索价万元。这么贵的辞典谁会买呢?问得好。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读完这本辞典,它的存在更具有象征意义,象征这人类对知识无限的追求。

然而人类的这点成就这一切,在电子时代失去了骇人的体量和质感。OED的光盘版,只需要两张CD-ROM,在亚马逊卖$235。但凡买过这套电子版的人,无不怨声载道,因为它的界面设计实在太差了。查完一个词之后,居然没有一个后退键。只能用鼠标浏览,但又不支持鼠标右键的COPY和粘贴。总之,如果花钱买来的话,大概会非常痛苦。

顺便说一句,《牛津英语大辞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有个缩印版,The Compact Edition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内容跟OED一样,价格只要320,但字体非常恐怖,是把OED四页的内容印到一页上,如果你不想写一部失乐园续集的话,最好还是打消买它的念头。

牛津老二:《牛津简编英语大辞典》(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可能是牛津也觉得自己浪费森林太不像话,于是出了一个简编版。不要以为看到shorter,就真shorter,其实,这是牛津家族中第二大的辞典。两大本3888页的厚度,也够意思了。况且这个在牛津大辞典的基础上,做了人性化的处理,只用2500个单词来释词。这本国内没有引进。

牛津老三: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国内已经出版了,名为《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 》(上海外语出版),售价不菲,在网上也要卖315元左右。如果或OED和SOED侧重词源学,引经据典太多,太学术的话,那么这一本就是给人类预备的。不过这本辞典的中文翻译挺讨厌,因为把每个例句都翻译了,包括:“Yes, I will.” 这样的。如果你想拥有一本英英的原版,先不要急着去亚马逊下单,下面有一个终极解决办法。

牛津老四:《牛津现代英汉双解词典》, 英文版叫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即牛津简明,大学级别的辞典,中高级用用也足够了。

老五是谁,我也分不清楚,有人说是《牛津高阶》,有人说是《DK牛津》,我个人更喜欢后者,它的全称是:《DK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插图版)》,插图丰富,印刷精美,放在案头,让人常坐红袖添香之遐想。网人介绍,DK与朗文现代结合在一起,最为顺手。我觉得,两者都属于,中量级的辞典,也都侧重文化,反而觉得有些重复。反倒是,陆谷孙《英汉大词典》与之配合,比较得到。

四、一网打尽的选择:Casio电子辞典 EV-SP2900

谁不曾有过电子辞典,就像谁不曾有过初恋?然而,初恋与初恋是不一样的,秦观有诗:“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这是一种什么境界,薛蟠吟道:“女儿愁,闺房里蹲着个大马猴”,这又是什么话。

在上网本只要2000出头的今天,你愿意掏差不多同样的价钱,买一个黑白屏幕的电子辞典吗?

但是,如果你真的有一笔预算,我建议咱们一起买Casio电子辞典 EV-SP2900吧。

因为它包含了上面所说的陆谷孙《英汉大辞典》、牛津排行老三的《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还有汉英大辞典,还有现代汉语大辞典。以及一些纯粹凑数的辞典。

它还带着真人发音,手写输入。如果你遇到不认识的汉字,比如:“龖”,只要你花一个上午把这个字输入辞典,它就会告诉你“请换电池”。

五、电脑上的电子辞典

太多了,多的不可胜数。可意志薄弱如我者,无福消受,因为只要电脑一打开,我就没有任何学习的心思,更不用说查单词了。

让我们一起拉动一点内需,至少买一本《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好吗?

如果商务印书馆请我在东四十条吃个爆肚,那这篇博客该是一篇多么NB的软文啊!

3,23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皈依词典

Tuesday, January 13th, 2009

学英语这么多年,我没有用过一本像样的词典。遇到不认识的单词,我一般都跳过,实在跳不过的,就用类似金山词霸的软件解决。只要在线,查单词更是离不开网络,一般去dict.cn,或在GOOGLE输入框里敲入“define:”,就地解决。

如此,竟也游走江湖多年。直到有一天,也就是最近,我发现我的英语到了该突破音障的时候了。

光靠猜单词过日子肯定不是个办法。猜词最大的问题是望文生义,家乡有句谚语“山东秀才念半边”。例如,最近各国政府纷纷救市,新闻中最常看到的一个词是bail out,我不认识bail,把它看成了bait(鱼饵)。于是,我理解为,政府给困难企业注入资金,就像给投放诱饵一样,吸引更多的钱进入企业,于是一个倒闭的破落户就这么就活了。倒也解释得圆通,所以更不想查字典了。

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越发感觉到自己单词储备不足。决心一改过去不查字典的毛病,从此爱上字典。

读了一篇网上达人的文章,深受启发,就把文章打印下来,按图索骥进了书店。买回来好评如潮的《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英英· 英汉双解)》,还有更大部头的《DK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插图版)》

一查果然比我猜的准多了,原来bail是保释的意思。bailout,就是政府注入困难一笔资金,帮助它们走出困境。这跟破财消灾的保释是一个道理。

虽然有这两本字典已经够用,但我还是禁不住朋友的劝说,又买了一本陆谷孙编纂的英汉大词典(第二版)。像我这样横跨两门语言的人,怎能只有英汉,没有汉英,于是我又买了一本外研社出的《新世纪汉英大词典》。当然所有这些辞典都是大字本,我无法忍受微雕一样的缩印本。

原来看字典会上瘾,会不会有一天,我会断言,其实不需要看任何书,只看字典就够了。

我对朋友说,我梦想有这样的字典,把莎士比亚全集中每个单词都收入,一个字也不多,一个字也不少。

查了一下亚马逊,果然有这样的辞典。即:

Shakespeare Lexicon, Vol. 1 (Paperback)
Shakespeare Lexicon, Vol. 2 (Paperback)

我很想拥有这样一套辞典,但是马上转念一想,有了又怎么样,我哪有时间读莎翁全集?

1,79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