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诗歌’

购书中心

Monday, March 9th, 2009

要签约多少垃圾制造者
才能让跑马场一样的购书中心
不再亮出舌苔或空空荡荡

历史的架子前
堆满明朝那些事儿
已经出到了第6季
尽管我是孙中山的FANS
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呐喊
还TM有完没完
努尔哈赤呀你在哪里

二楼文学馆人头攒动
最热闹的是青春文学
鬼在这里吹灯
妖精在这里打架
孩子们坐在地上组成人肉盾牌
把怪蜀黍们挡在青春之外

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归宿
那要发票报销的秃顶中年
手里抚摸着《党校同学》
腋下还夹着3个《驻京办主任》
那个穿纳粹式样皮靴的女子
在搜索张爱玲
我该不该告诉她
大陆还没有《小团圆》
这里只有小团员
还有从了良的小时代

在一排独立的书架上
我惊喜地看到我的朋友慕容雪村
所有的作品重新包装
排成一排好像南池子一带的红砖墙
为了这一天
他特意成立一个图书出版公司

当一个作家像老舍一样塞满一面墙的书架
我就知道他已离我们而去了
但是也不尽然
柯云路占据的空间也不亚于老舍
而且活得很健硕
唯一可惜的是少了他的代表作《大气功师》

外国文学争夺更加白热化
去年获诺奖的英国老太婆
跟今年获奖的法国老头子
比赛谁更滞销一些
村上春树的位置也岌岌可危
竞争不但来自电车之狼
还有更厚重的德川家康
照这样下去
紫式部
只能穿过时光隧道
去负责一个专管紫色式样服饰的部门
而川端康成
只配给
德川家康
端一碗中成药
这还算幸运
看看小林多喜二
连做陪衬的资格都没有
只因为名字里有个二

就这样我在书海中徜徉
把稍微能看的几本书的名字记在手机上
我要把拉动GDP的工作交给卓越和当当
而永不打折的购书中心
只能成为我偶尔散步和抒情的地方

1,953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柏桦《夏天还很远》

Wednesday, August 20th, 2008

我的中学时代属于诗歌,当时风华郭艳茹,祝子还有我四个死党看到好诗就彼此分享,高二那年,柏桦这首《夏天还很远》在我们之间传诵,今天读到它,那种语感携带着秋天的况味就浮上心头。我不是普鲁斯特,无法将心中细微的波澜写出来。So ZT it.

柏桦《夏天还很远》

一日逝去又一日
某种东西暗中接近你
坐一坐,走一走
看树叶落了
看小雨下了
看一个人沿街而过
夏天还很远

真快呀,一出生就消失
所有的善在十月的夜晚进来
太美,全不察觉
巨大的宁静如你干净的布鞋
在床边,往事依稀、温婉
如一只旧盒子
一只褪色的书签
夏天还很远

偶然遇见,可能想不起
外面有一点冷
左手也疲倦
暗地里一直往左边
偏僻又深入
那唯一痴痴的挂念
夏天还很远

再不了,动辄发脾气,动辄热爱
拾起从前的坏习惯
灰心年复一年
小竹楼、白衬衫
你是不是正当年?
难得下一次决心
夏天还很远

1,54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不,我们面对的

Friday, April 18th, 2008

不,我们面对的不是死亡,而是秋天最小的雨滴。

今天从张广天的博上看到他引用了希腊诗人埃利蒂斯的这句诗。以下是诗的全文:

《海伦》

作者:Odysseus Elytis
翻译:李野光

第一滴雨淹死了夏季,
那些诞生过星光的言语全被淋湿
所有那些以你为唯一对象的言语。
我们的手还伸向哪里,既然气候已不再对我们重视?
我们的眼睛还瞧着哪里,既然阴云已遮住遥远的天际?
既然你已闭眼不看我们的风景
我们被遗弃了,完全遗弃了,为你那死寂的意象所围困?

我们把前额贴在窗玻璃上,提防着新的杀机
只要你还在,死亡就无法把我们打翻在地
只要别处还有风在充分欣赏你
从身边将你掩护,有如我们的希望从远方当你的风衣
只要别处还存在一片绿原,越过你的笑声直到太阳身边
悄悄地告诉太阳我们要再次相逢在一起
不,我们面对的不是死亡
而是秋天最小的雨滴

一个模糊的感觉
在相隔更远处我们那继续生长的灵魂中的湿土气息。

而且如果你的手不是握在我们的手中
如果我们的血液不是在你梦的脉管中流动,
洁净的碧空中的光明
和我们体内从未见过的音乐
仍然把我们这些悲哀的行旅者和世界捆紧
那是潮湿的风,秋天的时刻,分离,
肘部搁在记忆上的酸痛的支撑
它在黑夜中把我们从光明割开时苏醒
在面对悲伤的方窗背后
什么也不泄露
因为它已经变成看不见的音乐,壁炉里的火苗,
墙上巨钟的嘀嗒声
因为它已经变为
一首诗,一行接一行合拍地应和着雨滴、泪珠和言语——
那不象别的而只象这些也有着唯一目的的言语:你。

1,35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