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诗’

米蕾诗二首

Monday, July 27th, 2009

On Hearing a Symphony of Beethoven

By Edna St. Vincent Millay

Sweet sounds, oh, beautiful music, do not cease!
Reject me not into the world again.
With you alone is excellence and peace,
Mankind made plausible, his purpose plain.
Enchanted in your air benign and shrewd,
With limbs a-sprawl and empty faces pale,
The spiteful and the stingy and the rude
Sleep like the scullions in the fairy-tale.
This moment is the best the world can give:
The tranquil blossom on the tortured stem.
Reject me not, sweet sounds; oh, let me live,
Till Doom espy my towers and scatter them,
A city spell-bound under the aging sun.
Music my rampart, and my only one.

听一支贝多芬的交响曲

甜蜜美妙的音乐呀,请你别停!
请别把我再一次推回那世界。
只有同你一起,才有美和安宁,
人间才可信,人的目标才明确。
你这迷人的曲调机灵又慈祥,
已经使怨恨、吝啬和粗暴睡着,
像童话中那些厨师的下手一样--
脸变得苍白木然,摊开着手脚。
这是世界上最最美好的时刻,
是苦难之树开出的宁静之花。
乐音哪,别抛弃我,让我活着,
活到我这城堡遇上末日而崩塌--
让它在摧人老的太阳下被迷住。
我呀,我唯有音乐这城墙防护。
(译者不详)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By Edna St. Vincent Millay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and where, and why,
I have forgotten, and what arms have lain
Under my head till morning; but the rain
Is full of ghosts tonight, that tap and sigh
Upon the glass and listen for reply,
And in my heart there stirs a quiet pain
For unremembered lads that not again
Will turn to me at midnight with a cry.
Thus in the winter stands the lonely tree,
Nor knows what birds have vanished one by one,
Yet knows its boughs more silent than before:
I cannot say what loves have come and gone,
I only know that summer sang in me
A little while, that in me sings no more.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
为什么,我已忘记,谁的手臂
我枕着直到天明;但今夜雨水
满是鬼魂,敲打着窗子玻璃,
 
唉声叹气,倾听着我的回音,
我心中翻滚着安祥的痛苦
因为早已忘却的少年再也不
午夜里转身朝着我,喊我一声。

孤独的树站立在寒冬之中,
它不知是什么鸟一只只消失,
只知树枝比以前更加冷清:
 
我说不出什么爱情来了又去;
只知道夏季在我心中唱过
一阵子,现在只剩下一片寂静。
(赵毅衡 译)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何處,為何,
我已經忘記,而誰的手臂又曾經
讓我的頭安枕到天明;今夜
雨中鬼影幢幢,拍打復嘆息於
窗玻璃上,並且側耳等候回答,
一股隱隱的疼痛在我心中湧起
為那些已忘卻的少年,他們再不會
一聲吶喊,向我奔來,在午夜時分。
孤寂的樹,如是,兀立在冬日,
不知道一一消失的是什麼鳥兒,
只知道它的枝頭比以前淒清:
我說不出什麼愛情來了又去,
只知道夏天曾經在我的身上
短暫歌唱過,而後不再歌唱。
(陈黎 译)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儿,为什么,
我都已忘记,也忘了谁的胳膊
我曾经枕到天明;只是今夜
雨中充满了幽灵,轻敲玻璃,
叹息,并且等待回音。
我的心中突然隐隐地刺痛:
这些想不起来的男儿们都将不再
午夜时随一声惊叫来到我的身边。
仿佛那棵树孤零零独立冬天,
不知道哪些鸟儿接连地消失,
只知道枝头的凄清更甚从前:
我说不上哪些爱情来了又去,
只记得那个夏季我曾欢唱了片刻,
而今我的歌唱再无声息。

(译者不详)

50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这首歌献给我不分种族的同胞们

Tuesday, July 7th, 2009

约翰·列农《想象》

[audio:http://202.114.88.54/music/song/Imagine.mp3]

     (王佩/译)

  想象一个世界,
  没有地狱天国,
  人民幕天席地,
  只为现在而活。

  想象一个世界,
  没有所谓国家,
  没有杀戮牺牲,
  宗教也靠边歇歇,
  人民诗意安居,
  只为和平而活。

  想象一个世界,
  没有私产剥削,
  无人饿死撑死,
  兄弟和谐快乐。
  人民不再分家,
  只为爱情而活。

  你说我痴人说梦,
  可痴人不光我一个。
  你也加入进来吧,
  由我们构造这世界。

John Lennon–Imagine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Imagine no posse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 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45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原来你也是诗人

Thursday, May 28th, 2009

报社突发奇想,闪电般地组织了一次赛诗会。一辆大巴,载着我们20多个诗人,向北,向北,再向北,来到了海盐南北湖。此地有青山绿水茂林修竹,我看到一块石头上刻着“北京大画幅摄影协会创作基地”,看来这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在会议室坐定,每个人面前发了一个小碗,碗中盛着樱桃一枚,这是选票。每个人朗诵完自己的诗之后,可以把这一票投给支持的诗人,谁获得的樱桃最多,谁就是今天的桂冠诗人。

桂冠非孙昌建老师莫属,不但因为他一直栖身诗坛,而且因为他朗诵的新作《卢武铉》,声情并茂、举重若轻,听者无不慷慨动容。

不过诗会最大的黑马还是阿吴。谁也想不到,温文尔雅,横跨采编与经营,整天与商人打交道的他,年轻时竟也是一个诗人。这次,他从家中翻出压箱底的旧作。他先自己用带着紫砂风情的宜兴普通话朗诵了一遍,又被一位美女字正腔圆地朗诵了一遍。满座重闻皆掩泣呀。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稻草人》

我在为你扎着稻草人
并为它编一顶金黄的草帽
你却要走了

村口的小河
你微低着头默默流泪
走上结彩迎亲的小木船
滑动的小河呵
将把送到一个很远的村子

一个少年避开人群
独自躲在杨树丛中
用小镰刀在树干上刻你的名字
那名字会慢慢长大的

少年还不是一个宽肩膀的男人
还没有黝黑的河堤般舒展的胳臂
身坯还不是一座黑铁塔
挑不起两百斤重的麦捆担

他还只是个孩子
你一直把他当作弟弟
小时候割草或放鹅归来
总是要你背
你的两根小辫在他眼前
晃呀晃……

一晃晃去了好几年
你终于要走了
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等不及他长大

天黑以后
少年会沿着小河
走二十里夜路摸到你新到的村子

天明
你将会发现
有一个忠实笨拙的稻草人
帮你守卫着菜园

393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