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诗’

俑:致张发财

Saturday, May 9th, 2009

color-resteraunt-7081

发财,谁能一辈子走在光影之中。

hutong-painting-cat-7150

不被墙上的黑猫迷惑?

light-two-girls-blur-7102

谁的嘴唇吻过你的嘴唇?长发枕过你的手臂?

three-girls-fear-light-7091

谁被正午的欲念刺伤?

man-walking-in-light-7088

你本应该踏浪而来,随风而去。

girl-frown-light-7086

在惊鸿一瞥中,完成一次越狱。

light-darkness-market-woman-7103

然而,一切都无法逃开,审视的目光。

girl-peering-7157

是谁在生命的缝隙里呼喊我们的名字?

shadow-old-woman-7067

是谁让心变成一支融化的蜡烛?

hutong-children-7147

黄昏没有给出答案。

hutong-two-boys-closing-mouth-7128

我们从童年中悄悄溜出来。

tw-in-sunset-7153

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只掉队的俑。

76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寻聂鲁达一首诗

Sunday, April 5th, 2009

多年以前读过,但再也没见过。大意是:

我想把心给你
但你用肮脏的高跟鞋跟
狠狠地踩到脚下
……
但我依然追求解放人类的事业

有提供线索者,赠送和菜头亲笔签名新书《爱情打不过我》

44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寻人启事

Thursday, February 26th, 2009

转自莫非的博客

【絮语】我的朋友莫非拍了一张照片,是一张寻人启事,最后一句话是:“你赶快回家,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在深夜里,没有比这句话更有洞穿力。故有所思,写下以下分行散文。

寻人启事

从你离开的那一刻起,
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
因为那些问题根本不算什么,
跟你现在制造的新问题相比。

是谁让我们由爱生恨?
是谁使我们心硬似铁?
难道非要刀劈斧砍,
才能把我们的肺腑融化?

天气预报说来寒潮了,
再没人强迫你穿臃肿的毛裤。
也不会有人管你几点上床,
因为立交桥下根本无床可上。

在陌生人中你放松吗?
没有人打扰你自由吗?
等红绿灯的时候你有方向吗?
天亮的时候你慌张吗?

你为什么不说话?
难道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债,
这一辈子当牛做马也还不起。
能不能请你宽限几日?
日子还很长,
不用催逼得太急。

现在屋子里暖气很热,
可我为什么手脚冰凉?
真想一把拉住你的小手,
把你紧紧抱在怀中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
一想到这三个字懊悔就侵占了我的呼吸。
我不能低下头来求你,
因为一开头就会有下一次。
但是你应该知道,
这点固执不过是稍微体面点的认输罢了。

你快回家
我命令你
以父亲的名义
以母亲的名义
以孩子的名义
以人非草木的名义

你不能在外面一辈子
你不能有一天回来了
却看到空空的家室
那样对你不公平,孩子

你快回家
我向你保证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大家忘记
即便你自己提起
我们都会哈哈一笑
转向别的话题

回来吧
别闹了
这不是个游戏
你快回家
再一次
请允许我
命令你

2009年2月26日凌晨

95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