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诗’

原来你也是诗人

Thursday, May 28th, 2009

报社突发奇想,闪电般地组织了一次赛诗会。一辆大巴,载着我们20多个诗人,向北,向北,再向北,来到了海盐南北湖。此地有青山绿水茂林修竹,我看到一块石头上刻着“北京大画幅摄影协会创作基地”,看来这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在会议室坐定,每个人面前发了一个小碗,碗中盛着樱桃一枚,这是选票。每个人朗诵完自己的诗之后,可以把这一票投给支持的诗人,谁获得的樱桃最多,谁就是今天的桂冠诗人。

桂冠非孙昌建老师莫属,不但因为他一直栖身诗坛,而且因为他朗诵的新作《卢武铉》,声情并茂、举重若轻,听者无不慷慨动容。

不过诗会最大的黑马还是阿吴。谁也想不到,温文尔雅,横跨采编与经营,整天与商人打交道的他,年轻时竟也是一个诗人。这次,他从家中翻出压箱底的旧作。他先自己用带着紫砂风情的宜兴普通话朗诵了一遍,又被一位美女字正腔圆地朗诵了一遍。满座重闻皆掩泣呀。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稻草人》

我在为你扎着稻草人
并为它编一顶金黄的草帽
你却要走了

村口的小河
你微低着头默默流泪
走上结彩迎亲的小木船
滑动的小河呵
将把送到一个很远的村子

一个少年避开人群
独自躲在杨树丛中
用小镰刀在树干上刻你的名字
那名字会慢慢长大的

少年还不是一个宽肩膀的男人
还没有黝黑的河堤般舒展的胳臂
身坯还不是一座黑铁塔
挑不起两百斤重的麦捆担

他还只是个孩子
你一直把他当作弟弟
小时候割草或放鹅归来
总是要你背
你的两根小辫在他眼前
晃呀晃……

一晃晃去了好几年
你终于要走了
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等不及他长大

天黑以后
少年会沿着小河
走二十里夜路摸到你新到的村子

天明
你将会发现
有一个忠实笨拙的稻草人
帮你守卫着菜园

1,0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俑:致张发财

Saturday, May 9th, 2009

color-resteraunt-7081

发财,谁能一辈子走在光影之中。

hutong-painting-cat-7150

不被墙上的黑猫迷惑?

light-two-girls-blur-7102

谁的嘴唇吻过你的嘴唇?长发枕过你的手臂?

three-girls-fear-light-7091

谁被正午的欲念刺伤?

man-walking-in-light-7088

你本应该踏浪而来,随风而去。

girl-frown-light-7086

在惊鸿一瞥中,完成一次越狱。

light-darkness-market-woman-7103

然而,一切都无法逃开,审视的目光。

girl-peering-7157

是谁在生命的缝隙里呼喊我们的名字?

shadow-old-woman-7067

是谁让心变成一支融化的蜡烛?

hutong-children-7147

黄昏没有给出答案。

hutong-two-boys-closing-mouth-7128

我们从童年中悄悄溜出来。

tw-in-sunset-7153

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只掉队的俑。

96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