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读书’

为手机而生的PDF版《二十四史全译》

Tuesday, August 25th, 2009

我曾经在博客上介绍过民营企业家投资5000万、老历史学家奋斗7年编写的《二十四史全译》的故事。最近,我忽然发现这套PDF版的图书有一个妙用。

因为它的排版是一页两栏,特别适合在手机上阅读。

我用iPhone做了一个测试,用Good Reader这个PDF阅读软件,把《二十四史全译》导入手机。

整页显示的效果是这样的(截屏效果,屏幕尺寸略小于图片,但清晰度比电脑上要高。)

PDF

看上去字体还是太小,不要紧,因为这本书的排版特殊,我们可以选择只看古文。

PDF

也可以选择看另一半译文,效果也不错。

PDF

请注意这个PDF版本的清晰度。

因为这是出版社自己出的PDF配套版,清晰度不是中华书局那些破铅字漫漶、山寨扫描的PDF所同日而语的。

《二十四史全译》原文有4000万字,译文有6000万字,相加1亿字,装进手机的话,够看一辈子了。

我请教牟森读史的办法,他说,24史只能当成史料,不必也不可能通读,根据需要有选择地读就够了。

单从读书的角度讲,我们真是生在一个最好的时代。

1,5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回到诵读

Monday, August 24th, 2009

昨天去书店不为别事,专程采购可以诵读的古文。一套中华书局竖排版的《古文观止》是不可少的,我还一狠心买下了《中國文學作品選注》(袁行霈主編),同样是中华书局荣誉出品。

我怀念我在中学的那些暑假。有一年,在我们村一位读师范的大哥的新屋里,我狼吞虎咽地读了《刘白羽散文选》、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环》、张承志《北方的河》、梁晓声《今夜有暴风雪》、祖慰的怪味小说、还有某个高干子弟写的《两代风流》。那是我过得最愉快的一个夏天。新落成的瓦房里,凉风习习,真像陶渊明《读山海经》中所说的那样: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高二的暑假,我记得我得到一本大字版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从此朱东润这个名字就深深印在我心里。我读的是先秦两汉那一册,差不多把江淹《别赋》都背了下来。当时,我给千岛妃子(也就是现在的经济学者郭艳茹)写信,通篇用的都是骈文体。开头就是一句:“偶尔一枕新梦,时常两本旧书”。

进了大学,我经常到山上读书。后来,在我的不成熟的小说《歌》中,描写了当时读书的场景:

整整一个下午,小旭捧着一本《复活》坐在小山丘上。风轻轻地吹着,矮小的马尾松在太阳照射下散发着清香,蜜蜂嗡嗡地盘旋在身边不知名的小花上。他有时放下书本,抬头看看堆着白云的蓝天,远处大海泛着一层白光,可以听到隐隐的海潮声。直到书本上的字迹渐渐模糊起来。他收起书本,揉揉眼睛,看到山下的灯火渐次亮起来,远处的海被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汽里。“该回家了。”他自言自语道。心里蓦地生起一种朦胧的、夹杂着欲望的温暖和欣喜。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下山去,带着这淡淡的喜悦,溶进越来越浓的夜色里。

到了大二,我读的书变成了《圣经》,还是在山脚下,我读着苦难的《诗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没有找到青草地和可安息的水边,却一直带着焦灼的心灵,带着郁躁的症候,在世上独行,有时穿过死荫的幽谷,有时登上获救的山巅。然而,书成了我身体和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它们,我在这世上定然孤苦伶仃,有了它们,再黑的黑夜也能对付。

我要回到诵读,找回汉语的语感。而这套《中國文學作品選注》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使用繁体大字印刷,很适合我对诵读本的要求。另外所选的篇什很多也是我曾熟悉的,重温它们就像找回了旧日的情人,并且她还带来了活蹦乱跳的儿子。

2,41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