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读书’

我的读书生活

Thursday, August 4th, 2011

绝不矫情地说,我真怀念没有互联网、只有四通打字机的时代,我这辈子的大部头,都是那个年代读的。

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我读了四卷本《战争与和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大部分作品,英文版Godfather,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罗素《西哲史》,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自打有了互联网,我只读过《数字化生存》和《王小山选集》。

我写作最无功利、最勤奋的时代,也是没有网络的时代,那时,我经常在稿纸上写字到天明,次日,像一个精尽人衰的新郎官一样,摇摇晃晃到公司去上班。

那个求知是一种饥渴,阅读是一种荣誉的时代,一去不返了。我记得,为了看《写在人生的边上的边上》,我挤在室友的边上的边上,软磨硬蹭,终于使他同意借给我一个晚上。熄灯后,我借着盥洗室的灯光把它读完。

我年轻时候,是靠四本《约翰-克里斯多夫》读过青春期的黑暗的。那时,我落魄还乡,在一件3平米的斗室里,让精神遨游在塞纳河畔。

我不怕得罪人,对于我来说,金庸、王小波都是垃圾,至于吹灯拔蜡,三体四国,都是无福消受的毒药。我可以不读书,可以每天只翻一本《木工手册》,但也绝不允许自己看这些降格以求的作品。

少时家贫,除了一套《列宁选集》,无书可读。你肯定不知道列宁是怎么用唯物主义观点论述颜色的。颜色没有厚度,颜色是客观的,又是主观的。列宁还说,无产阶级没有祖国(他没说不要签证)。在亲戚家看到一本没有封面的《林海雪原》,风卷残云地读完。感谢我的小姨,在我初中时,让我看了《红楼梦》第一册。

感谢我在12岁的时候,获得了一本《野草》,让我爱上了鲁迅这个老家伙。不过不幸的是,我在13岁的暑假看了《茹志娟创作谈》彻底把我给误导了。

在高一课堂的桌洞里,偷偷读完了网格本的《简爱》《汤姆大伯的小屋》,还有左拉的黄书《娜娜》,其中《红与黑》对我震撼很大,那时,才发现,原来做坏人这么有前途。跟着当年的同桌、现在是博导的郭大侠读了一堆三毛,这对我影响很坏,完全抵消了司汤达的正面教化。

我读过的最坏的书,都是中国人写的,最主要的是那些80年代的精英们写的,现在想想,真是一堆又一堆的SHIT。好,我现在点名了。张洁,丛维熙,刘心武,王蒙,张贤亮,沉重的翅膀,花园街五号,还有柯云路……这个名单还可以延长,还有马原,贾平凸。。。

我读过的最垃圾的非虚构和学术书,也是中国人写的。包括,李泽厚,刘晓枫,金观涛,严家齐,戴厚英,陈祖芬(这大婶现在傍上了杭州市政府)刘再复,都是食洋不化,东扯葫芦西扯瓢的书。

最无耻的是什么吗?就是80年代的这群文学骗子,骗了一代人之后,还想骗另一代人。就拿装神弄鬼的马原来说,现在还出除了《小说密码》《电影密码》。

80年代,还有太子党报告文学和太子党小说,有一本书叫《两代风流》有人看过吗?是太子党讲太子公主们怎么谈恋爱,以及落实政策的,写得挺真诚,现在瓜瓜们肯定不敢写。所谓伤痕文学,就是尼玛全国人民都欠了这帮高干子弟的,尼玛是共产党欠了你们好不好?为什么找老百姓索债。

太子党报告文学集大成者是李先念女婿刘亚洲了。他把科幻和纪实文学融为一体,创作了很多军事神魔小说,《攻击攻击再攻击》,《这就是马尔维纳斯》,《海水下面是泥土》,这一恶劣的不讲evidence的文风,直接影响到了余世存的语录创作。贻害无穷啊。

我对一位写历史八卦的朋友提过建议,请他给每一段历史小故事标明出处,他没有接纳。没有经过基础学术训练的人,不知道出处的重要,不明白为什么外国人写一本书,1/3是参考文献。出处,作用之一是告诉读着我没撒谎,之二是便于读着延伸阅读。这个在国内被通俗史学作家们直接给忽略了。

从事跟文字相关的职业,学养最重要。否则,可能写出畅销书,编出热门电视剧,但思想和修养的洼地始终在那儿,并且制约了作者飞行的高远。

比如,现在奇幻小说流行,但是中国那些魔幻穿越作家,可能到死都不明白,托尔金的《魔戒》为什么传世,C.S.路易斯的《纳尼亚》为什么风行,因为托尔金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路易斯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并且是理论家),魔幻是壳,拯救是核。你们整天盗墓,刺秦,大战巨大沉默体,最后不是为了财死,就是瞎忙活。

魔戒之所以成功,更多原因是它的语言,托尔金是中古语言学教授,他的语言,来自史诗与圣经,并且为仙族和魔道创造了两门语言,国内的魔幻小说,有哪一个语句通顺过,更不用说创造汉语了。

由于这几年物价飞涨,造成了书店里的一些滞销书,价格便宜得不可想象,即使原价买,也都赚翻了。昨天全价买了四本商务印书馆的世界学术名著丛书4本,花了不到60元。现在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年代,水泥盒子那么贵,而精神家园又那么便宜。

由于精良的精神食粮便宜得不可想象,甚至免费(如海量音乐和电影),如果一对物欲不那么旺盛、有精神追求的男女青年生活在一起,每天读书、作画、弹琴、看片,会过得非常惬意,变成神仙眷侣。当然,前提是暂时不要孩子。

所以,那种高房价摧毁了年轻人的梦想的说法,真的站不住脚。

我的建议,多读书,读少书,尤其少读畅销书和时新书。真正的好书,要读许多遍。我宁愿反复读十遍《诗学》《卡布斯教诲录》,也不会去读一遍马云、李开复。

好了,总结一下我的观点:中国作家写的书都是垃圾,不是垃圾的书我还没写出来。

2,99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读书札记

Sunday, January 30th, 2011

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证自明的,迄今为止,一切人类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从造物主那里获得了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归根结底一句话:造反有理。

每一个史莱克心里都藏着一个公主,每一个公主心里,都藏着一个王子,每一个王子心里都藏着一个母后,每一个母后心里都藏着一个小叔子。叔叔杀死了父王,王子杀死了叔叔,王后陷害公主,把她关押到龙洞,史莱克救出公主,但公主误服了睡药,史莱克以为公主已死,拔剑自杀,公主醒来,双双殉情。最后他们化成两只蝴蝶。

终于找到了一套最靠谱的Vim教程,纯键盘操作让人回到复古的手工时代,效率太高了。http://yyq123.blogspot.com/search/label/Vim

感谢财新网赠送的《新世纪周刊》,我认认真真读了几篇重头文章。封面文章揭开了红顶车商奇瑞的另一面,巨额政府补贴,“多生孩子好打架”的盲目扩张战略,不怎么靠谱的研发,打着振兴民族工业的旗帜,玩的是让钱生钱的资本游戏。看完之后真想说:珍惜生命,远离国货。

认真读了本期《新世纪周刊》齐鲁银行票据案的报道,没怎么看懂,如果换成《经济学人》的记者,肯定能用浅显的话和图表讲明白。通俗并不会让你丧失老读者,而高深一定会让你吓跑新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全集》收到,重重的一箱,铁路件,绿皮火车一样的封面,带有风沙的粗糙感,捧在手中,两行老泪几乎要流下来。那个捧着《罪与罚》流泪的少年,那个为《卡拉马佐夫兄弟》触目惊心的青年,终于等到了这位作为人间苦难化身的作家全集中文版出版的这一天。

很多人都忙着升级CPU,内存,其实只要不跑视频,不做设计,电脑快了没用。倒是键盘和触摸板,是关键的关键。这一点苹果做得真让人心服口服。我的苹果败家之路是从一个苹果有线键盘开始的。

作为电脑设备,我认为最值得投入的是显示器,这事关眼睛健康和视觉愉悦,花多少钱都不过分,其次是鼠标键盘触摸板,最后才是CPU内存。

后悔刚才在开会前10分钟在苹果店匆匆下了订单,从而丧失了慢慢购物的乐趣。话说,花钱的乐趣就在钞票划过掌心的一瞬间,在信用卡划过POS机的一瞬间,跟所购商品无关。很多东西买来,连拆开包装的兴趣也没有了。我是异化的人,单向度的人,有着太多虚假需求的人。

女人未嫁时说得频率最高的词是「我妈」,已婚后频率最高的是「我老公」,生娃后频率最高的是「我儿子/女儿」。

女人一旦出嫁,最明显的变化是视野收窄:视线范围以双脚为圆心、以鞋子的尺码+1公分为半径。只有当孩子长到10岁左右的时候,她的世界才重新宽广起来。

有些问题,深入思考会让人发疯。我们知道,清代纪晓岚修四库全书,把所有的书都抽检了一遍,所以,极有可能,我们现在看到的古籍都是清代编的,至少都是被消毒过滤过的。十三经本来是什么样子,22史本来什么样子。我们谁也不知道。从文化上讲,我们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最近在Kindle上买了Richard Pevear和Larissa Volokhonsky新译的《日瓦格医生》,刚读序言就被带入进去。而平常我是十分厌恶读小说的。现在我明白愿意了,我讨厌的不是小说,而是烂小说。

我家白菜头把一只签字笔叼到嘴里,它是要跟我签署一份永久和平条约吗?

在中国动荡莫测的社会里,有一辆车就多一样保护家人的武器。参看 @tihu 老师的末日预言「雨霖铃」

本周举行一个了“一书一卡一故事”小聚会,参加者每人准备一本书、读自己喜欢的一个段落。自己写张卡片,送给新认识的朋友。再讲个画面感强烈的小故事。参加人数限定为12人之内。

在花园西村西咖啡馆,十几个人围坐,读自己带来的书。刚才有人读了《月牙儿》,《闲情偶寄》、《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要看到墙上的奇珍异宝,也要照顾好自己勺里的油。

美女画家在读《2011年考研大纲》,“中国革命之所以走向胜利是因为有了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流川枫 作为本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为大家读的书是《读库》,其实里面的文章比独唱团要激进,但是书的外表淳朴。她今天读的是:重建视觉记忆。美国有一支照相部队,有军衔,专门负责影像记录。

我和 @流川枫 声情并茂朗诵了一则社会新闻,宋山木提起上诉。宋山木还称“男女双方发生性关系,只要事后女方不高兴,说强奸,那男人就被判刑,这是践踏法律。

读书会结束,感谢分享知识,智慧与艺术的朋友。你们的朗读,让马云的成功学轻飘飘如冬夜街道的废彩票。

现在的门户网站,怎么个个都一副逼良为娼的架势。网易娱乐视频采访《子弹飞》里客串民女的赵铭,问人家:“你从小就这样一副身材吗?”这这这也太过分了。我觉得,网易编辑恨不能说:“你能脱了给大家看看吗?

想不到宋丹丹说出这么忧伤彻骨的话,我看得眼睛红了。“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不小心多了一个吻,然后你发现需要一张床,一套房,一个证。。。离婚的时候才想起:你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

最近读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的评论文章,收获最大的不是获取了观点和信息,而是学到了他们活泼生动、虎虎生风的行文方式,反观中国评论界,满眼八股,瘴气朦胧。

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把酒精归为最毒的药品,在英国酒类危害分值高达72 ,其次是海洛因(55)、高纯度的可卡因(54)、脱氧麻黄碱、可卡因、烟草。所以说,酒精才是最毒的毒品,中国其实是个毒品生产消费大国。资料来源:http://tinyurl.com/23eeqdn from

当我看到“《独唱团》视觉总监”这个头衔,我实在忍不住笑了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中国只是阶层中流行一种虚张声势的艰涩文风,像为开塞露写的软文。“是一个形象新颖的人道主义者在发出着自由的波长。”“自我实现是现象级的”、“每个自信到令人喜欢与自信到惹人厌烦的边际”。够了,我怀疑跟这些人说的不是同一种汉语。

冬至那一天《纽约时报》的评论《天体佳节》,本身就是一篇优美的散文。 “今天是一年中最短的一日,最长的一夜,从美东时间下午6:38分开始,冬天,不会比今天更加黑暗。”http://tinyurl.com/29rukuh

华国锋曾准备进口轻型航母,但由于英国开价过高,计划作罢。
邓小平就任最高领导人之后,削减了国防预算,以集中力量发展经济。
江泽民否决了航母计划,认为这将刺激美国和中国邻国。
江的继任者胡锦涛对航母计划给予支持。
http://tinyurl.com/3xcrk3m

向打开潘多拉盒子的人致敬!向揭开生命第七封印的人致敬!向真相致敬!向冰冷致敬!向赤裸裸、血淋淋、硬帮帮的现实主义者致敬!

最漫长的等待,不是流浪汉在旷野老树下等待戈多,也不是空降兵在炮火包围下等待救援,而是中年人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待电子叫号

人生又揭开一道封印,没有宣判,只有虚惊。我还可以拍比子弹飞更好的电影。

说站着赚钱是可能的人应该去开半年重型卡车,看看不超载赚钱是否有可能。

在我们村只有《少年木工》这本书流传,因为据说有《少年电工》的那个城里孩子,他电死了。

我觉得最2的招聘广告语就是「给自己一个挑战高薪的机会」。薪水给高给低,是你们老板的事,让应聘者挑战干嘛?

尊敬的法官,利用开车人的好心、顺手牵包的行为,所盗抢的不仅仅是钱物,还抢夺了一个人的善心,抢夺了下一个真正遇到急难获得帮助的机会,一句话,他们抢夺了社会的正义与良心。所以,请给予法律所能允许的最大限度的严惩。

每个城市都有离奇案件,杭州也不例外。苏堤上曾有一女子月下郁闷独饮,来了个拾荒男青年搭讪。月下,女子欧米伽手表闪了一下,男顿生歹意。乘其不备,用废铁击其后脑,抢表后逃。女不治身亡。半年后,联防队巡逻看见一拾荒男,弯腰时
腰间有明晃晃手表一块,带回盘问,遂破案。

冬雨之夜,莫问前路,千忧百虑,寒冷入骨。

“我看见了光,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一束假的光。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哪怕它是假的,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它也是光,要为真理而斗争。”——张广天,武玮,李小璐杭州蜜桃咖啡几头猛犸唱谈会。

70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8 1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