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转贴’

老蒋一年博文精选

Monday, March 16th, 2009

老蒋靠画画为生,写字对于他,就好比大富豪在空中露台里栽了一片茄子,闲了就摘一两个,让菲佣们尝尝鲜,吃完哪儿凉快到哪儿呆着去,别整天没事净琢磨我们的南沙群岛。即使这样,老蒋也奉献了高质量无公害无农药无残留的茄子,自2008年3月15日到今天,一年之间他写了11篇博客。得,再加快点进度,就可以PK世界上最厉害的动物了。

以下是他一年博文精选,其实也没啥好选的,篇篇都呻吟到点子上。


河蟹杯
瞎写 2009-3-2 11:45

河蟹杯

非常喜欢这个小巧的杯子,可以用爱不释手形容。
杯子一圈画了四只河蟹,两只向上,两只朝下。
古代的图案题材都有讲究,这是什么意思呢?
巨蟹座?和谐社会?

资料:二甲传胪
两蟹喻二甲。芦草中“芦”与“胪”同音。旧时科考一甲为状元,二甲第一为传胪。
又金殿唱名亦谓之传胪。寓科举中第之吉兆。

二甲传胪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着都可以VS三聚氰胺了。

伍迪·艾伦
瞎写 2009-1-27 10:31

除夕夜打开电视,伍迪·艾伦正在侃,采访的起因是老头08年又拍了部好电影。他说的大意是,年轻的时候,他写电视剧,每周都要出一个故事,所以他从来不需要灵感,也不缺故事。这几句话耐琢磨。
一,老头很勤奋,NB不是吹的。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恐怕不是假话。
二,压力不是坏事。就像老头说的,灵感这玩意不玄乎,“双规”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三,创作不因创作枯竭,写过了N多,还会有N多。

2个小意外
动画 2008-10-30 18:1

1.广州 。
一个朋友看《功夫熊猫》,感动到热泪盈眶,这哥们也30多了。

2.上海。
朋友的小孩,天天要看《自行车》,就是著名的短片《父与女father and daughter》。可这孩子才2岁多。

我们经常被告知,做片子要给特定的观众群。
现在看来这很可能是平庸作品指南。
也可能,我们对作品的准备远远不够充分。

好作品是给全世界的礼物

《功夫熊猫》《花木兰》其它
动画 2008-7-2 22:28

《功夫熊猫》很好看。

李连杰,成龙,甄子丹这些好把式都不好使了,他们近年卖力气玩命,换来了一堆烂片,推进了功夫片江河日下。倒是周星驰这家伙的《功夫》是近年最好的功夫片,具有开创性。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氓会武术,谁也拦不住。

谁是流氓?周星驰不流氓,CG是也。
可熊猫会了武术,周星星也拦不住。

《功夫熊猫》让我感觉到一个问题,在娱乐层面,对老外来说,中国没什么压箱子底的宝贝能震住他们了,他们都会玩了。尔等只好傻眼了。不仅是中国 ,包括日本人在动画上琢磨滴那点东西恐怕统统滴难不住他们滴了。

看《熊猫》的时候,开心之外,我看到这帮动画人的才华,NB的敬业精神和海绵波波一样的吸收能力。我又要老生长谈,谈谈谈谈心(空城计诸葛状)……说说中国的动画了。

先说《花木兰》吧,这么多年过去,我还能在电视上不时听到《花木兰》的电影音乐。《百家讲坛》讲历史,不管汉唐明清还是三国,常能听到《花木兰》熟悉的音乐。不知道CCTV是否获得了使用音乐的许可?还是不说版权吧,CCTV对这事比较免疫。至少节目制作人在那个时候挑了《花木兰》,这个音乐用的也靠谱。用音乐渲染中国波澜壮阔的古代史,没有比花木兰更好的作品吗?咱们拍的古装片可有一大票啊。不幸的是,这些作品只管对得起古装片这仨字,没别的了。中国的文艺创作,不是唯有动画烂,但要PK谁最烂,动画确实像国足一样,具有一定优势。

前些日子,一位在韩国读设计的老朋友在MSN上跟我聊起动画说:“韩国人团结,这是个非团队力量不可的产业”。一语中的,确是高人。就像足球运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动画也是个集体项目。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自从做了动画,把写出师表的劲头都拿出来了。大家都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啸聚山林,坐看云起时,必要行至水穷处了。团结,团队仅仅是一个问题。国足之所以烂,其中有多少原因,动画就有多少,无论技术战术,竞技精神。唯一的不同是动画业资金匮乏。

ZF不是一直在支持动画产业发展吗?是的。
十七大说:增加人民的财产性收入。君不见A股价格跌下来,奔流到底不复回。十七大是广东十三姨的远亲,练的是迷踪拳,如果把他的功夫搬上新闻联播,弄些个JET李,JACKY成,再加上好莱坞的CG,拿下KONGFU PANDA是没问题的。

谷雨
照片 2008-4-22 1:48

谷雨

谷雨

69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转:听齐泽克讲黄色笑话

Tuesday, February 12th, 2008

听齐泽克讲黄色笑话

原作者: 洛之秋

下午三点是齐泽克在南京大学的第三场公开演讲。我震慑于他的斯拉夫英语,故意错过了他第二场关于“资本主义的界限”的报告。这次的题目是“论作为意识形态范畴的礼貌”,估计是他在南大的最后一场发言了,所以决定过来捧场。因为有课,拖到四点才进高研院的报告厅。里面大约坐了一百多人,没有第一场的火爆,但走了那些纯粹看热闹的主,坚持下来的估计都是想听内容的。

果然这次换了吴冠军做翻译(就是上次在场下点头最欢实的那个,头衔是“旅澳学者,莫纳什大学博士候选人,某风险投资加盟的网站CEO”等等),进去的时候就听他用十分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就是…这个…他的…那个…他的小弟弟。”这时我发现旁边坐的一个女生头把脑袋埋得很低,把弄着衣襟,双颊绯红地做局促不安状。我正心下诧异时,就听吴翻译深吸一口气,似乎终于鼓足了勇气,决定用汉语再翻译一下刚才的汉语:“呃,这个,嗯,也就是他的阴茎。”他怪异地将第二个字发成第四声,似乎要引导大家把注意力往植物学上的“根茎”概念靠拢。

幸亏当时没喝水,不然我一定喷全场听众一后脑勺的深海鱼油。接下来更带劲了,“然后那个医生就说他的龟头有问题,需要把包皮翻过来。士兵很为难,当时阴茎硬度不够啊。医生就说,你勃起吧。士兵说,这么多人呢,我勃起不了啊。医生说,那你现在自己手淫吧。”这时,冠军兄已经将在讲台上将右手弯成环状,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假想的阳具开始上下其手。大概是紧张兴奋之故,后来几分钟他都无意识地重复着这个不雅的动作,虽然所翻译的内容已经转入到对意识形态的抽象讨论。穿着一件白T恤的齐泽克坐在他旁边,偏着脑袋,得意洋洋地看翻译的表现。

会场的女生头埋得更低了,场下的老年长者开始干咳起来,似乎在提醒着什么。但齐泽克已经渐入佳境了,终于将头两场隐忍不发的坏劲使出来,继续讲他的斯拉夫荤笑话。他说自己在部队里时,一个阿族军官对他开始很不友好,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早上好”,而是“我想干你老母”。那时齐泽克不慌不忙地回答:“哦,好啊,很欢迎啊,不过等我操完你老妹再说。”然后,齐泽克得意洋洋地说,“然后我们就成为好朋友了,每次见面都用老母和老妹来问候对方。”他说,自己通过对礼貌原则的运用,加入了对方的语言社区。

我开始后悔自己来晚了。然后他的文化分析假另一个荤笑话向前推进。齐泽克说,在前南斯拉夫,因为阿族不是斯拉夫民族,所以国内有很多笑话都是针对阿族的民族劣根性。“比如一个笑话说,阿族人一贯很懒,男人想手淫时都懒得自己胬。于是怎么办呢,他们就在地上挖一个洞,然后躺下,将阴茎塞进去,等着地震的发生。”当吴冠军把这个令在场真伪知识分子们大不自在的黄色笑话翻译出来时,大家多少笑得有点勉强。然后吴又举起自己的空心拳,开始习惯性地做示范。齐泽克在大家笑完后,说这些黄色笑话的存在说明前南斯拉夫各民族并不存在不可调谐的种族仇恨。一旦这种仇恨真的演变成种族屠杀,类似的笑话也就无影无踪了。

这些话说出来,大家似乎都陷入了长达数秒钟的沉思。就这样,齐泽克先生在翻译的帮助(兼演示)下,每一个论点都小心翼翼地打着黄色笑话的幌子,然后步步深入,直到结束。首先提问的是一个小女生,先讲了一个熊猫打劫的笑话让齐泽克做分析,然后提到了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问题本身很含混,但齐泽克对于《一九八四》的回答却让我耳目一新,让我此行得到了最大的收获。

齐泽克说,“奥威尔在小说中描述了斯大林主义下的反乌托邦社会,里面讲的是政治高压和意识控制。这些书在不少前共产主义国家被封杀,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奥威尔对斯大林的理解很幼稚,他本人对集权社会的分析根本不得要领。他天真地以为前苏联真的有那么严密的国家机器来控制人们的思想,有条不紊地进行书报审查和洗脑运动。其实情况完全不是这样,从莫斯科的很多解密文件中,我发现当时的国家机器对于很多事情是完全没有准备的,他们只是仓促地在进行监控,他们也在害怕和恐惧,并不存在奥威尔描述的毫无反抗的统治。”

齐泽克对《一九八四》的这番分析让我深感震撼,原本我是相当推崇奥威尔的政治洞察力的,这下竟然也产生了怀疑。另外,应该说,吴冠军的翻译虽然还有些紧张,但大体表现相当不错。尤其是问答环节,齐泽克常常说得得意忘形,一骑绝尘地讲十几分钟。可吴冠军不仅能很好的理解他怪异的发音,还能几乎一字不差地将全部内容翻译过来,可见英文造诣和记忆力的确相当不错。

另外提一句的是,这次会场还有两个牛人来捧场。一个是正好在英文系访学的布里斯托大学教授Bennet,他给我们研究生开了两个星期的传记文学选修课。另一个则是外院的传奇人物Bob,他是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和牛津大学的文学博士,因为信仰马克思主义遂抛弃美国国籍,在南大蛰伏据说有二十多年了。满头银发,一身傲骨。上次他在汤亭亭的讲座上将人家弄得相当难堪,说人家的街头政治是一种作秀式虚伪。这次不知道Bob后来有没有向齐泽克发飙(因为我赶着去四楼听博士班同学讲“沃顿和詹姆斯”),但估计两人会很投契,因为彼此都是西马的坚定战士嘛。

—————–偷懒到底的分割线—————–

齐泽克是谁?

斯拉沃热·齐泽克先生于6月6日抵达南京大学,开始为期一周左右的讲学、访谈活动。这位今日西方学术界炙手可热的领军人物,集思想家,黑格尔、拉康理论阐释者,通俗文化分析家,政治批评家,马克思主义捍卫者,学术明星,阿根廷美艳名模的丈夫等诸多身份于一身,堪称当代西方学术界的传奇人物。

—————–讲段子的分割线——————-

齐泽克南京讲“泰坦尼克号”

《泰坦尼克号》在所有人看来都似乎仅仅只是一部爱情或者灾难大片,但在齐泽克看来却不尽然,他从中看到了传统保守派们看不到的意识形态。在船上的水手发现冰山的前一刻,影片展现的是两个刚刚经过激情的年轻人,Rose对Jack说要离开未婚夫,跟随他,随后便是可怕冰山的出现。传统的影评家会认为,这是典型的好莱坞桥段:两人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一个是拥有未婚夫的年轻女子的出轨,一个是两个不同阶级的结合,这两点都是不允许的,因此出现了自然的灾难。但齐泽克却“执拗”地看到:灾难破坏了永恒的爱情,但如果没有沉船、没有冰山,船抵达纽约,两个月后这对恋人会被世俗的生活拆散,悲剧注定不可避免。爱情是脆弱的,自然灾难的到来却让爱情永恒。

  影片最后,躺在木板上的Rose因为答应Jack要好好活下去,在救援队抵达时,Rose放开了已没有知觉的Jack,看着他沉向大海———齐泽克表示,Rose在对救援队说“comeback”,实际上是在对Jack说“goaway”。作为一个富家女孩,Rose在那一时刻深层次里已经感受到了危机,那一刻她已经不再需要Jack。“Rose在遇到Jack的时候,Jack带给她的是一种对她身份的认同,在三等舱内穷人们的自我娱乐让Rose恢复了活力。这是一种上层阶级从下层阶级那里吸取活力的表现,一旦不需要了,便放开了手。”齐泽克说,Jack在离开前,对Rose说你要生活下去———这是牧师对子民的说教,而不是对爱人要说的话。

69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中国,都别哭了!

Monday, January 14th, 2008

白板报按:

辛弃疾说:十分好月,不照人圆。在大家强颜欢笑过春节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人脸上挂着擦不干的泪水。他们就是黑窑工的亲人。

黑窑工?黑窑工不是都解救出来了吗?

没有!

请大家各尽所能都为他们做一点事,包括参加这个《2008和谐春节黑窑母亲网络交流会》。

白板报吁请各位博友共同关注,同是案板上的肉,莫忘天下苦人多!

原帖:中国请为我哭泣(转)

烦请各位师友转贴转发和参加。最好能以真实姓名或网友熟悉的ID参加交流会声援,知名人士的参加哪怕只是说一句“我来了”,都是对黑窑母亲群体以及关注此事网友的莫大鼓舞。国内媒体人士最好也能在跟帖里说明自己所在媒体名称。基于大家都了解的理由,境外媒体人士就不要说明了。

中国请为我哭泣
――《2008和谐春节黑窑母亲网络交流会》邀请函

黑窑工

南方周末记者王轶庶摄

请接收一封特殊的邀请函。

2008和谐春节黑窑母亲网络交流会举办地址:

南方周末论坛
凯迪猫眼看人论坛
天涯关天茶舍

2007年过去了,黑窑母亲的痛苦没有结束。

苦难没有结束在应该截止的时间。

2007年5月31日,河南少年张龙(化名)和其他黑窑工共同被解救,他背部大面积烧伤的照片在网路广泛流传。作为去年黑窑事件的最具代表性的受害者,事隔大半年,他依然停留在黑窑对他造成的精神创伤里,他的家人进行的民事赔偿诉讼被无限期搁置,毫无下文。

2007年8月13日,劳动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工作组在太原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山西黑砖窑事件的集中调查处理工作基本结束的时间。同一天,多家媒体报道,湖北少年魏文林刚刚从山西逃回家里,他是8月1日凌晨被劫往那里的一个黑煤窑。

2007年11月3日,一位姓陈的工人向新疆都市消费晨报热线中心拨打电话:乌县安宁渠镇祥泰砖厂“从外地弄来40多个农民工为砖厂干活,其中包括未成年人(13岁左右)和残疾人,每天强迫农民工干20多个小时的活(从早晨五点一直干到次日凌晨两点),不好好干活就要打。”

2008年1月11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根据群众来信前往河北临西搭救四名窑奴,可是他们把窑奴交到当地政府之后,竟然又被镇政府送还黑窑主,其中两名窑奴再度失踪。
……

这仅仅是见诸媒体的部分消息。黑窑风暴刮过已半年,黑窑母亲依然前行,依然无力,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媒体要去关注新的热点,网友难免审恶疲劳,而孩子,依然失踪在无边的黑暗里,只是,现在,更寒冷了。

我知道,有振奋人心的事情发生了,恭喜厦门人,这是里程碑式的进步。

中国,在为厦门人欢呼;在欢呼之后,我请求:中国,请为我哭泣。

请从审恶疲劳中醒过神来,请为一个个母亲无望地寻找哭泣,请为一个个孩子无助地陷落哭泣,请为一个国家大面积的人性沦亡而得不到救赎哭泣。

请让泪水继续洗刷我们和黑窑母亲共同感受到的屈辱。

为了让这场特别的网络交流会能够持续,发起人在此请求各位网友理性提问,建设性发言。我们需要怀着热爱而不是愤怒共同商议,怎样让孩子回家,怎样让回家的孩子复原,怎样让一个国家一点点地恢复人性。

敬请参加2008和谐春节黑窑母亲网络交流会。

欢迎转贴,欢迎顶帖。

辛艳华&IamV敬邀

【邀请者声明】© 我只是这个接力的发起者,但如果您不伸出手来,他和他的父母就有可能一直迷失在人生的苦海之中不得解脱。请帮助完成这个接力寻找活动,您可以:1、在你的 BLOG或你经常去的论坛转贴这份特别的寻人启事;2、链接这个寻人博客;3、通过你的任何通信工具转发这份寻人启事;4、印刷这份寻人启事并尽可能广泛地张贴;5、在当地媒体刊登这份寻人启事;……通过任何手段传播他们的头像,传播越广泛,找到山西黑窑失踪者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您有任何与他们相关的信息,请与本博联系。

43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