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ooks’

偷奸耍滑

Saturday, July 30th, 2005

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布置回家把课文抄多少遍。为了省出时间,多玩会儿,我经常故意漏掉一段或几行字。第二天老师问起,我就说自己粗心大意,看错行了。

昨天看那本厚厚的《为学术的一生》,看到任继愈老先生写的《我与中华大藏经》,发现偷奸耍滑的事自辽代就有了。

任继愈在校勘“辽藏”《房山云居寺石经》的时候,发现--

刻工贪图省工,出现许多上下文不相连属的“一”字,从一般校勘原理看,与字形、字音、字义或上下文的错简毫无关系。只是由于刻工按版计酬,为了省力,又能占满版面,才出现了许多不应出现的“一”字。汉字中只有“一”字笔划最少,刻起来又省力,用来充字数最方便。

好玩,看来吾道不孤啊!

479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四个人的力量

Friday, June 17th, 2005

汤姆-汉克斯最近在大学里的一次演讲证明,一个好演员,必然是一个智慧的人。
汤姆说--

有人研究,如何把一条交通瘫痪的道路变得畅通无阻:只需要从100辆汽车中,去掉四辆,就够了。

对,只要有四个人不开车,道路就会通畅。

这就是四个人的力量。

如果你想在英格兰北方萧条的港口城市,组建一个乐队,你只需要 John, Paul, George,Ringo四个人,你就是BEATLES。

如果你想开一家软件公司,你有100个程序员,你只需要留下其中四个,保罗-艾伦,比尔盖茨……,其余的96个打发掉,你就是Microsoft.

54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玉有三忌四畏一戒

Saturday, July 24th, 2004

古玉有三忌:

一忌油:旧玉地涨未足,常粘油腻,则清光不能透出。故佩玉者.把玩日久,恐被油沁、脑油、鼻油则尤甚。必须用滚水洗之.方能退油。盘者俏用鼻油摩擦,是爱之反不如毁之之为愈也。一忌腥:玉与腥物相接,即含腥味,且伤玉质。就海滨出土之玉观之,无一完壁,即可知矣。一忌污浊之气:倘有妇女污手盘弄,则土门闭塞,玉理之灰土不能退出,纵加盘功亦无益也。故妇女欲盘出土旧玉,非先净手不可。

玉有四畏:

一畏火:常与火近,色浆即退。一畏冰:常水冰近,色沁不活。一畏惊气:佩者不慎,往往坠地,如落砖石之上,重则损伤,轻则肌理含有裂纹,其微纫如发,骤视之而不得见。一畏[羌+厶]水;如与[羌+厶]水相触,色沁之处,即黯淡无光,重则浑身麻点,虽盘之亦难生效。

戒奢

三代帝王,每以用玉过奢,以致亡国。就夏桀玉床,殷纣玉杯,即可知矣。纣之自焚时,犹佩玉五千之多。武王得纣之宝玉万四千,佩八万,足征过奢者国必亡。余于庚子乱后,在俄使馆,见西后所用白玉浴盆,长约七尺,阔约三尺余,高约二尺六寸,厚约六寸。白玉花瓶十对,高约尺余。白玉花篮十六对,高约二尺。质地刀工,无一不精巧入妙。在英、法、德使馆,见珠花、翠花无算、均系白玉花盆、其余玉器尤多,笔不胜记。据外人云,均属西后御用之品。余退语人曰:西后奢华,不减桀纣,国必亡矣。诚以古之君子,必佩玉者,为比德也。非为嗜好也。吾愿嗜古玉者、常存比德之心,斯善矣。如必欲穷其所好,则又失之奢矣。当如关雎之诗,乐而不淫,方为达人。

77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