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ooks’

夜读寒山

Wednesday, January 5th, 2011

新年读新书。昨夜我用了一个小时抄写寒山的诗。寒山,是一个在美国被高估,在中国被低估的诗人。他的诗歌被加里-施耐德翻译成英文后,影响了一代人。“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这句诗就印在描写南北战争的小说「Cold Mountain」扉页上。所以那部同名电影应翻译成《寒山》,而不是《冷山》。

“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这首诗在1950年代被Gary Snyder翻译成英文:

Men ask the way to Cold Mountain
Cold Mountain: there’s no through trail.

我相信,很多美国人一下子被这几句诗给惊着了。到了六十年代,寒山的诗在大麻、酒精、摇滚乐的共同催化下,成了美国反叛青年们的精神鸦片。

其实,李商隐的“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比这首诗,无论从意境,从诗艺,从整体上,至少好5倍,但因为用典太多,老外看不懂,所以没有成为在美国脍炙人口的佳句。否则,获奥斯卡的就不是《Cold Mountain》,而是“Elf Mountain”了。

胡适在《国语文学史》中,把寒山、拾得归于晚唐,并认为他们的诗应该是无名诗人的创作。胡适是提倡白话文的,对寒山的白话诗也拿来为我所用。从中国文学的传统视角看,寒山的诗用词不工,说理太直白,格调也不高,不符合“风雅颂”的传统,被归为唐代的末流诗人。

然而,寒山与西方相遇,藉着Gary Snyder的翻译走红,成为西方视野里的中国文学图景。这一点很有意思,值得以后研究。

也许中国文学史应当改写,循着胡适白话文的路线,找一条“平易汉语文学”(Plain Chinese)的线路。而在这条线路上,乐府,民歌,王维,白乐天,寒山,冯梦龙等人,无意要占据盟主地位。

Gary Snyder一共翻译了24首寒山的诗,译文在此 http://www.hermetica.info/hanshan.htm

街衢为何喧闹,万民为何纷争?群山不一直矗立在那儿吗?松涛不一直回荡在哪儿吗?你们谁能让大海里的波浪平息?你们又有谁能让大树的根系不再蔓延?在滚烫的红尘中,你们不过是尘土和水汽。塞绝的是穿过寒山通向家园的路。

这也是夜读寒山的意义。

1,1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买书记

Wednesday, December 22nd, 2010

年末,网络书店疯狂打折,但对于我没有丝毫吸引力。我始终保持了到实体书店徜徉买书的习惯,漫步于书籍的密林中,心灵能得到片刻放松,与陌生书籍相遇的那一刻的快乐,是网络购书无法替代的。

今日在杭州书林书店,购得图书如下:

《文选六百篇》:一本先秦到六朝的古文新选本,非常厚重,买来作为案头闲书解闷用。

《思想的盛宴》也是一本大书,原书名叫Great Books ,作者是英国的汉默顿。一口气读完100部西方思想经典。翻了一下,是一本不错的浅显读物。到了我这个年龄,读书务求实效,读原著要有挑选,而一些漏掉的功课,需要快速补上。

《咬文嚼字》2009年合订本。我收齐了它所有的合订本。这是枕边书,常读常新。

《红楼梦汉英习语词典》桂廷芳编著,我要多学习一些汉语的词汇,红楼梦是一本不错的教材。另外学习其中的英语表达方式,对于以后英语写作也有裨益。

《天津的方言俚语》,买这本书,是因为我隐约有一个惊奇的发现,暂时按下不表,等我研究细致了再公布。

《寒山诗注》寒山在西方的名气,盖过任何一个中国诗人,皆因为1960年代,Gary Snyder等人翻译(剽窃)了大量寒山的作品,好莱坞电影《冷山》COLD MOUNTAIN,其实应该翻译成“寒山”,因为这本小说原著的封面上印的就是寒山的诗“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

买书无章法,不亦乐乎?

1,3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36 37 38 39 40 41 42 ... 57 58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