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语文不动’

近期烂书过眼录

Monday, June 1st, 2009

1、史蒂夫*米勒著,郭国玺译《扭转乾坤–我如何拯救美国深陷危机的企业》雷人指数 5星

这本书的中译本将形象地向大家演示,一本靠谱的经管书是怎样被翻译成天书的。本书硬伤累累,笑话百出,皆因为译者缺乏最起码的经济和商业上的常识。比如第23页:”他被公认为是马斯顿公司(mustang)的创建者。”mustang是福特公司推出的一种跑车,应翻译为”野马”,但本书中翻成了马斯特顿公司。第45页,把大名鼎鼎的《金融时报》翻译成了《伦敦财经时报》。最搞笑的翻译出现在第59页,书中书”这就是汤姆*彼得斯和罗伯特*沃特曼发起的’寻找精品’活动”。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寻找精品”不是什么活动,而是一本商业畅销书,它公认的译名叫《追求卓越》。

2、诺曼-梅勒著、金绍禹译《林中城堡》 雷人指数:2星

诺曼·梅勒(1923-2007)是我最喜欢的美国作家之一,他是当代美国文坛的一位风格独特的作家,“新新闻写作”的创始人之一和主力干将。他擅长把真实与虚构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真实小说”的新文体。《林中城堡》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描写了希特勒家族300年的历史,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婚姻和乱伦事件的造就下,终于迎来小阿道夫的出生。

我对这部作品充满期待,在书店里看到它的中文版时,还小小地激动了一下。但当我随便翻了几页之后,立即胃口大倒。里面的翻译充满了硬译的痕迹,句子别扭,叠床架屋,罗里罗嗦。我本来想买回来抄几个句子,后来一想,我家里的书柜好书都放不下,哪能容这种雷人翻译,于是作罢。

3、中国书籍出版社《天边外(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 雷人指数 3.5星

我是美国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粉丝,进了书店逢他的新译本必买。看到这本中英文对照的《天边外》,我也毫不犹豫地捧回来。回家翻开书,发现还赠送一张光盘,放进电脑里,才知道是MP3。也不知道出版商从哪里找来这样接个美国胡同串子,用油腔滑调的声音毫无感情地朗读奥尼尔。本来,《天边外》讲了一个悲剧故事,一心想航海的弟弟,病死在家乡;一心恋家的哥哥,失意在天边外。然而,听朗诵者的声音,好像这是一个很滑稽的故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这本书的印刷也很令人无语,英文印成蓝色,看起来很别扭。考虑到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中的一本,我决定不再买其中任何一册了。

4、蔡维藩著《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 雷人指数:5星

如果这个世界被一群语言原教旨主义分子所统治,我们的日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这本《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你就知道了。按照作者的观点,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说法,都是不规范的汉语。比如:“剖腹产”的说法不对,应该叫“剖宫产”,“心肌梗塞”也不能说,应该叫“心肌梗死”,不管患者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有,作者认为,不能说“10个百分点”,要说“10%”,也不能说“德国进口”,要说“从德国进口”。更有甚者,作者认为不应该说“贡献税收”,因为纳税是义务,不能说是贡献。如此迂腐、僵化的语言观,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了。如果你不怕生气,就买一本慢慢欣赏吧。

5、显克维支著、李斯译《你去什么地方》 雷人指数4星

“你去什么地方”,看到这句比五四时期蹩脚的白话文更别扭的语句,你不要以为惊奇,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你往何处去》的新译。《你往何处去》是侍衍翻译的,影响深远,而新翻基本沿用侍衍版本,却没有把原译者的名字标出,还欲盖弥彰地改了书名。南方出版社也出了这本书的新译本,译名《君往何方》,听上去像个言情小说。而了解这本巨著的人都知道,书中描写的是公元一世纪基督徒殉道的故事。这些年新译频出,一方面是出版社为了规避老译文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也因为很多读者对译者往往不很在意,能忽悠一个算一个。

6、托尔金著,李尧译《精灵宝钻:魔戒起源》 雷人指数 5星

托尔金是我最敬佩的英语文学语言大师之一,他的原文古朴典雅,通俗晓畅。然而不幸的是,托老命犯中土,他的作品翻译成中文之后,不但韵味尽失,而且舛误众多,翻译者完全没有欧美魔幻文学的背景知识,甚至连魔戒原文都没看懂,就大胆翻译,就拿《精灵宝钻:魔戒起源》这本书来说,至少存在两个问题:一,翻译者缺乏胜任该行业的基本素质,屡屡出现字面理解错误,和大量漏译;二、翻译者间缺乏合作,校对者没尽到责任。同一页中同一个名词竟然会出现不同的翻译方法,相似的名词往往被搞错,校对人员形同虚设。

这个问题绝非这本前传所仅有。豆瓣网上有位爱好者曾经给《魔戒再现》,《王者无敌》做过勘误表,两卷书中翻译错误至少也有800余处!而《精灵宝钻》更加离谱,仅仅是书后的索引就可以找出179处硬伤!所以给5星际绝不夸张。

7、满拦江《帝国的敌人:宋高宗与岳飞的双人舞》 雷人指数:3星

雾满拦江不是一个写作班子的话,也不是一个可以用四只手打字的连体人,他只是精力特别旺盛,特别有创作冲动而已。近年来,他出版的书有:《推背图中的历史》《偷禅:豁然开窍的最方便法门》《蓝海中国战略》《企业红宝书》《总裁韦小宝:有趣的管理书》《像青蛙一样思考》《黑金道》《职场动物进化手册》《大商圈·资本巨鳄》《黄泉客》《兽兵》《兵变玄武门》《杀人的宠猫》《黑色的毒焰》《梦游杀手症候群》还有刚出版的《烧饼歌》。

这些书我如果都买来读完,估计不但烧饼,连炊饼都吃不上了。所以我走了一条捷径,找到了网友“衣冠情兽”的书评。他说买了《帝国的敌人》,还没来得及细看全书,翻了一下书最后部分关于蒙古崛起的描写,立马感觉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里面错误百出,令人发指。例如,书中提到金国想讨好蒙古,于是提议封一个某某贝勒为蒙古国王,遭到拒绝。这完全是瞎编,因为贝勒是满语,蒙古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称呼?

前些日子有个国际组织为了环保,呼吁地球熄灯一小时。怎么没有人管管这些雷人书,它们每年糟蹋多少珍贵的森林啊!

648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扫地乎斯文

Friday, May 22nd, 2009

自从白话文干掉了文言文,伊妹儿干掉了信件,短信又干掉了伊妹儿,传统书面语的交流方式已被送进坟墓,只剩下口水乱飞的口语表达。然而,口语有一个大毛病,过于直接,过于单一,面对中国人崎岖蜿蜒的思想错综复杂的关系时,立即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

就拿借钱催债来说吧,本来是世上最难启齿的几件事之一。如果写短信,大概会这么说:

“哥们,有一事相烦,我最近刚买了房车,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借给我XXXX元,三个月内奉还。”

可是,在以前,中国人互相借钱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人们一般会写一封信,去掉寒暄,信的主干往往这么写:

弟株守经年,迫于生计,订于三月下旬买舟过武林。是役也,一以希遇合于新交,一以呼将伯于旧雨。其如空囊羞涩,资斧缺如,真令设措无地。恃叨爱末,迳遣小价,敬叩台处,贷银百两,半为家用,半载行縢。如荷俯俞,年余奉偿,决无或爽。

看“迫于生计”、“空囊羞涩,资斧缺如”说得多么实在和真切。如今已几乎没有人承认因穷告贷,而是把自己包装得跟巴菲特一样,只是资金周转不灵,而不是生计陷于窘迫。另外,“决无或爽”这样的保证也已罕见,有的是轻如鸿毛的承诺。

万一到期之后,钱还不上怎么办呢?按照现在的方式,一般会发短信:

“不好意思,最近钱不凑手,如果你不急用的话,借你的钱能不能两个月以后再还?如果你急用,我就再别处筹款,以不耽误你使用为原则。”

而在郁郁斯文的时代,人们通常都会这样写信:

前蒙移挪,感戴奚穷。刻已及期,自应践诺,惟因某事出于意外,所费不赀,以致现状拮据,不能如约归赵。私哀焦悚,莫名可言。夙荷云情,可否请赐展两月,届时收得租款,即当子母请还。

别小看“私哀焦悚,莫名可言”这几个字,它表达了一种不便诉诸口语、但在内心确实存在的情感。如果翻译成现代口语,恐怕没几个人能说出口,谁会这么说:“我心中难过焦急恐惧,难以用语言表述。”这是叨请展期,还是要挟对方。

遇到欠钱不还的怎么办?我个人的经验是,债主顶多就是找个用钱的理由催促一下,很少有人责欠。因为那样很容易人财两空,债要不回来,朋友也没得做了。可是过去,人们会毫不客气地发一封委婉但不失严厉的催讨信。

弟与阁下交好有年,甚不欲以此区区者致生恶感,然屡次诱约,实已迹类迁延,岂不令人气短!兹特与君约再缓一月,以观后效。倘届时仍不践言,则是阁下有意愚弄故人,弟亦不任受矣。

即便是措辞如此严厉,末尾仍少不了“顺颂 台祉”几个字。

现代中国人失去的不仅仅是什么传统文化,一套语言系统,而是彻底失去了这种慷慨与优雅。白话文,让人们变得刀枪不入,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因为再没有一种语言可以击中要害,让人们知道世上有四个字叫礼仪廉耻。

1,25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行权

Thursday, April 2nd, 2009

昨晚跟冯一刀月小刀聚了一次,先吃了农家菜,又到冯的新家喝茶,看电视。

说道一个朋友在公司里的股票,冯一刀说,股票是有的,但是他还不能“行权”。

行权这个词,引起了我跟月小刀的兴趣。我们说,这个词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行房”啊。

碰巧我用遥控器按到一个频道,没有画面,只有一行字:“未经授权。”

于是,当日最佳造句(或者说最佳对联)产生了。

你还不能行房
因为未经授权
简称行权

8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