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语文不动’

冰山下的来信

Saturday, February 2nd, 2008

朋友,请原谅我没有说“亲爱的朋友”,第一,我不想假意客套;第二,我不想浪费宝贵的电源。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好像很多很多遗书都是这么写的,陈词滥调,了无新意。那我改个说法。

这封信来自冰层以下二十米,北纬30度15分,东京120度10分。我不知道现在人类怎么称呼这个地方,就像世贸双塔,被摧毁后叫Ground Zero。自从这片地方被雪覆盖之后,是不是叫Underground Zero?

这儿以前叫临安,后来叫杭州,还有很多诨名,什么“人间天堂”、“品质之城”。它是全国房价最贵的城市,据说是因为有一个叫“西湖”的大水池子。

请记住这个日子,西元2008年2月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笼罩在城市上空。起初,大家还很兴奋,堆雪人、打雪仗、小心翼翼地溜车,迈开大步踏雪。夜深人静,还有一对对情侣走在深雪中,留下长长的影子给空旷的街道,给路灯……对不起,我又抒情了。

次日早晨,人们拉开窗帘一看,天哪,那雪还在密密匝匝,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路面积雪已经达到了20公分。机场、公路已经关闭,人们被困在这座城市里。不过大家依然乐观,觉得雪迟早会停,市政部门迟早会把冰雪扫清。

市政的确尽力了,尽管倡议的百万市民大扫雪,因为大家没有工具而无果,但是随后几项强力措施,例如给雪地滴蜡、潮吹,还是收到了立竿见影效果,公路上被清理出两道车辙,所有的汽车都如出一辙,变成了有轨电车。斯巴鲁车主对此啧啧称赞,但斯巴克车主们却愤愤不平,因为后者轮距窄嘛。

为此,市民们的脑袋纷纷点火发动起来,想出很多除雪的办法。最有创意的是,空调法。市民们纷纷把家里的空调拆下来,抱在怀中,对着马路吹热风。如果不是因为耗电量太大,造成拉闸,我也不会在冰雪下写这封信了。

当一切喧嚣归于平静,一切努力冻成坚冰的时候,残酷的第三天来临了,雪毫无停息的意思。此时,路上积雪已经有半米厚,为了节省体力,很多胖子开始学习企鹅的办法,把肚子贴到雪上,用双手滑行。我承认,在滑向高架的车道上,我功亏一篑,又退回到最初的出发点。

大雪面前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为之改观。尽管各种好车弃得满地都是,人们却路不拾遗。而且由于大雪封门,大家开始夜不闭户。大雪第三天,监狱宣布对所有无期徒刑以上的犯人给予人道主义照顾,允许他们回家过年。但是早晨放出去,中午犯人们就自己都回来啦。自从传说中贞观之治以来,从没有看到过这般和谐的景象。

粮食,狗日的粮食开始短缺,其实也不是短缺,是在库房里运不出来。这时候,天上飞来一架架黑豹直升机,连续不断地向城区空投紧缺食品,这些食品都是有良知的餐饮企业赞助的,主要有:知味观散装猫耳朵、KFC家庭装芙蓉蔬菜汤、大长今韩国料理石锅拌饭(考虑到石锅可能会砸伤人,只投饭)、富士山冰冻三文鱼片……我的眼睛!奶奶的,谁空投了散装芥末!

报纸,什么报纸?为了节电,这时候全城只印刷一份报纸,一式两份,送到一二把手,手里。尽管如此,报社还依然会接到通知:受大雪影响,大闸蟹断货,严禁报道,以免引起市民恐慌……

电视,电视节目依然丰富多彩,由于大家困在家里没事干,广电总局临时加恩,允许市有线夜间放映三级片。一时间,每到夜晚,就听到家家户户传来一阵“啊伊吾爱奥”的声音,真真假假混迹其中,那些平常不敢放声的夫妻,这下也加入到全民大合唱中。日本间谍卫星秘密录下后,上报自卫军部,称大雪导致人心思变,中国悄然掀起日语潮……

卫生部门警告市民,按照中国古老的《素女真经》,极端气候下,尽量不要做爱做的事,以免获罪于天,作践身子。但是,人啊真奇怪,越是禁止,越有人干。我终于知道罗马是怎么灭亡的了。

我不知道现在是下雪第几天了,电已停,我只能用手摇发电机为笔记本充电。对不起,现在我们头说开会了,我只能暂时写到这里。今天开会的主题是:评选抗雪防冻先进个人。大家请记得投我一票。

此致 敬礼

王瓦拉

2,265 total views, 15 views today

为什么写字

Thursday, January 24th, 2008

我听过很多关于写作动机的美丽描述,什么记录历史,什么表达冲动,什么慰藉良心,什么彪炳千秋。我觉得都没有一句话最实在:卖钱。

写字为了卖钱,而钱可以用来做好多事,比如糊口、养家。靠写字能做到这两点,是很了不起的。糊口,就可以避免麻烦别人;养家,则可以照顾自己的亲眷。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吗?

卖钱的文字可能是快餐,可能会速朽,但它超越了廉价的感伤主义和滥情主义,更值得欣赏和敬佩。

2,838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 22 23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