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语文不动’

旅途上写的纸博客

Wednesday, February 6th, 2008

我最后决定坐火车回家过年,深夜出发前,我向几个好友发出了豪迈短信:“我的人民在路上跋涉,我怎能让他们独自受苦。”

原以为是天路历程,不成想是软卧专列,一节车皮只装36人,车厢里宽阔得足以容下江南四大才子并排走秀。

我没能与我的人民一起受苦。

可笑的是,我带了登山杖,原本准备雪地搜救用的。当第一缕阳光找到我的眼皮,我绝了望。

我知道为什么雪能成灾了。都在墨守陈规,都在惯性运动,都不想担当,都是戳一下才动弹。要不,为什么春运车皮这么紧张,为何还开通软卧专列?

哈佛商学院不培养摩西。

温说:我向大家道歉。19年前,赵说:我来晚了。

都不是炎黄与摩西。要知道,前后大海,后有追兵。摩西可没有那么多解释。那杖往水里一指,海水墙壁一样竖立,露出一片陆地。

指挥许三多扫雪的,与造成许三观卖血的,莫非都是同一伙人?

城市不能有冰雪–这是汽车在呐喊。

车窗外,电线与铁塔,破坏了优美的风景线。但是雪灾让我们明白,若没有这些丑陋的线杆,将会有更丑陋的灾难。

所以,谁也别装孙子。

58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伦敦街道

Sunday, February 3rd, 2008

再过5个小时,我要把自己汇入中国的迁徙洪流。此刻万千哀乐,不能尽述。放一首我喜欢的《伦敦街道》吧,给你,还有你,还有你们。让我们手牵着手,走过清洁的中国街道,走过丰饶的荒凉大地。

Streets of London
伦敦街道
(歌词乱译:王佩)

MP3下载

Have you seen the old man
In the closed-down market
Kicking up the paper,
with his worn out shoes?
In his eyes you see no pride
And held loosely at his side
Yesterday’s paper telling yesterday’s news

你是否看到那个老人
当集市都已经关张
他穿破的鞋子
踏在零落的废纸上
在他眼里你看不到尊严
也看不到人类的高尚
颤巍巍他的手里捏着一张
昨天的报纸登着昨天的文章

So how can you tell me you’re lonely,
And say for you that the sun don’t shine?
Let me take you by the hand and lead you through the streets of London
I’ll show you something to make you change your mind

所以,你怎能说你孤单忧伤
还说,看不到自己的太阳
让我拉着你的手
走在伦敦街道上
你会改变你的颠倒梦想
只要跟我看看刚才的景象。

Have you seen the old girl
Who walks the streets of London
Dirt in her hair and her clothes in rags?
She’s no time for talking,
She just keeps right on walking
Carrying her home in two carrier bags.

你可曾看见那个老姑娘
走在伦敦街道上
尘土满头,褴褛衣裳
她没时间说话
她只能匆匆忙忙
两只手提袋里
是她全部的家当

所以,你怎能说你孤单忧伤
还说,看不到自己的太阳
让我拉着你的手
走在伦敦街道上
你会改变你的颠倒梦想
只要跟我看看刚才的景象。

In the all night cafe
At a quarter past eleven,
Same old man is sitting there on his own
Looking at the world
Over the rim of his tea-cup,
Each tea last an hour
Then he wanders home alone

通宵的咖啡店里灯火微亮
时钟已接近午夜时光
同一个老人坐在自己身旁
透过杯子上的雾气
向着世界眺望
这杯茶喝了一个小时
然后他独自走在回家路上

所以,你怎能说你孤单忧伤
还说,看不到自己的太阳
让我拉着你的手
走在伦敦街道上
你会改变你的颠倒梦想
只要跟我看看刚才的景象。

1,059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雪山下的第二封信

Saturday, February 2nd, 2008

我承认,大雪使我喜欢上了写信。

首先,我要写给你,那位开上路灯杆的越野车车主。四轮驱动,果然不同凡响,你爬上了花坛,又撞上了电线杆,路灯一下子笑弯了腰。幸运的是,你没事,走下车来,认真地查看撞弯的电线杆。你想走,但又不敢走,你在犹豫,因为你知道在5米开外有一个目击者,那就是我。但是我决定赦免你的债,如同别人免了我的债。今夜,你永远会记得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对你说:“哥们,车没事就快跑吧!”

我承认那一刻我没有社会责任感,我关注个体胜过集体。我的信条是,一人未脱地狱,决不成佛;一人未曾解套,断不割肉。

其次,我要赞美你,急诊值夜班的护士小妹妹。昨夜回家中途,我去了一个绿色的医院,假装上厕所,实则体察民情。你接待了我,很热情地用纤纤兰花指,为我指引了方便之门,门口的灌木丛。在盖满积雪的树冠上,我饱含热情、一气呵成,写下了这个城市老大哥的名字,假如我混沌汤多喝一碗的话,还可以写上老二哥的名字,但是,SORRY,我肚子里没有那么多水,所以,只写了一套班子。

再次,我还要说,亲人哪,给我一把铁锹吧!我把携程的脑袋铲下来,上面绣上红亮的中国二字,献给国际足联和奥组委。本来雪灾当前,国难当头,出门已经相当不易,在携程购买的联程机票,一站不能飞,转程和回程也都变得毫无意义,而携程居然还要收5%退票费,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灾难面前,一些弊端都在放大。

最后,我要对发了年终奖的同志们说,怀揣巨款,路上小心啊。不若到小老儿的店里稍事休息一下,二两老白干,半斤猪头肉,滚开的热水可以洗脚,火红的木炭可以点烟,COME ON,BABY,别犹豫了。

我煮的皮带快熟了,先写这么多。

致以冰冷的敬礼

王瓦拉

1,469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