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语文不动’

组织

Wednesday, December 26th, 2007

在AW博上看到一句话影评:

《色,戒》——女人是靠不住的!
《投名状》——兄弟也是靠不住的!
《集结号》——组织更是靠不住的!

今早看新闻,针对国企安全事故高发,一官员讲:

谁让生命不安全,组织上就让他不安全;
谁把群众的生命不当回事,组织上就要把他的职位不当回事。

领导讲话很市井,很江湖,同时也说明组织是多么强大的系统。

9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鲁迅啊

Monday, December 10th, 2007

鲁迅 [编辑文章]
王佩 @ 2007-12-10 14:31:46 阅读(1074)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鲁迅,跟林语堂躺着相比,形象总是那么高大。

15年前,我指着这人雕像说,彼可取而代也。一腔豪气,喷泉一样四射。

15年后,我不敢再说这话。我写不出一套鲁迅全集,并且不记日记。

1914年11月26日,“下午得妇来书,二十二日从丁家弄朱宅发,颇谬。”

妇,就是朱安,鲁迅千万行文字中,唯一一句提到她,而且“颇谬”。朱安有一张照片,斯皮尔伯格若看到,会叫她去演E.T.,而不用花那么多钱做电脑动画。

后来有了许广平,一个进步女文青。两人互取昵称,有几百个,比笔名还多–嫩弟弟,小白象……

鲁迅日记里有二字颇可疑:“濯足”。有人说是做爱,有人说是自摸。还有人指控,鲁迅偷看日本弟媳洗澡,从此,兄弟交恶。

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所以,睡觉之前,我都要看看新版《鲁迅传》–又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把圣人赶下神坛,再简单不过。当代偶像,只要他死后,有谁公布一份聊天记录,就会身败名裂。

但我们太需要知道伟人轶事和八卦,以便酒酣耳热,讲给另一个许广平听。

至于“妇”,既然颇谬,至多跟她,一起捉刀儿子作业,争论《藤野先生》全名叫什么?

48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遭小儿

Thursday, December 6th, 2007

天,说黑也不黑,说亮也不亮。睡到半夜坐起来,贼心不退。

前村砌了厂房,后村在捡煤渣,东洼架起炼油土锅,西坡还没有动静,趁早别转弯弯肠子,迟早也归人家。

腌咸菜,卤豆腐,盐水里捞个钱儿容易么,总不是个长法。

老李家,墙光狗肥不用问,肯定是个富户。狗尿槐树,人敬财主,红旗轿子横过来走,你独轮车推个面口袋,就敢不让路?

要不老黄家?说起来还有点家底儿,打老辈儿开始就勤上坡、懒赶集、走亲戚还背个粪篓子。这二年,好白菜也让他拱了不少,火葬场都能承包。到时候灰是灰,火是火,一头扎进大炉里,倒也不用排号。放过他。

赵老大常年不在家,他家里那口子不错,毛病是人品太端,性子太烈。话说回来,不受磨炼不成佛,狐之狗溜去串个门,也指不定是谁家耙子上草儿。可是,馋狗肥不了,人生一世,也不能阎王弄小鬼,舒服一会算一会。还是要有个盘算。

弄个变压器,太危险,牛都装了防盗器,世道远不如从前。生产队那会儿,还能偷一筐地瓜解解馋,现在地瓜也不值钱。抢银行没胆儿没同伙。听说房价在涨,要不去抢个两室一厅先住着?

寻思来,寻思去,仰儿翻天,一夜被单子拧成绳儿,一头挂房梁,一头拴脖子,炕沿上一呲溜,三十年就差一块好木头。尿盆里照照自己孙头鲁脑,这辈子也就这熊样儿了。

轱辘一下翻起身,敲起梆子卖豆腐。

48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